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7章: 旁敲侧击细说府中事 未雨绸缪设想拒婚逃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7章 旁敲侧击细说府中事 未雨绸缪设想拒婚逃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祉莲陪着安王妃在荷香垸游了一个时辰,两人除了赏莲,说说景致,谈谈诗词,丝毫没有提及其他。祉莲的戒备也渐渐地松弛了下来,看上去,神色自然了许多。

小舟已经回程,祉莲将采来的莲花放在船板上,问道:“娘娘累吗?”

“不累,”美云望着她,淡淡地说:“这可比我平日里在府里舒服多了……”她盯着祉莲的脸,低声道:“我下面有两个妹妹,她们多不管府里的事,而我自己,原本就不是个能干的人,所以,事情都问过来,就很头疼,我一心巴望着,能有个人,帮我分担一些……”

祉莲垂下头去,望着船边往后退去的荷叶和莲花。

“王爷是个很体贴的丈夫,身份高却没什么架子,虽然是行伍出身,为人也还细心,对我们这些内眷,都还是能一碗水端平的……”美云的声音渐渐地低下去:“说句掏心的话,处在王爷这样的位置,他的妻室,多是政治联姻,对我们这些个老婆,王爷也是责任多过爱……”

她目光有些飘忽,幽幽道:“就说我吧,比王爷还大一岁,当年太子选正妃,在丞相之女和我之间,皇后将丞相之女指给了太子,是为了防备皇上废储,因为丞相掌控着朝堂大部分实权。而同时,为了让我父亲心里舒服,也是为了握住兵权,牵制丞相,就把我指给了安王,因为我爹是兵部尚书……”

“我若是有个妹妹,那妹妹就是安王妃,我就得去给太子做侧妃……”美云苦笑了一下:“偏偏,我只有一个哥哥……所以,皇后权衡许久,还是把我许给了王爷,说什么女大一抱金砖,都是明里的说法……”

她轻轻地叹口气,轻声道:“我知道自己相貌平常,年龄还比王爷大,因此深恐王爷嫌弃,平时也就谦恭谨慎,反正也知道他对我,是爱不起来的,那就图个贤惠的名声,也让他敬重几分吧……”美云笑了笑:“王爷真是个很不错的丈夫,既不嫌弃我,也没有苛责什么,不管新来几个妹妹,从来也不会独宠谁、冷落谁,有什么事,规矩总是对事不对人的,所以,府里一直都很平和,一大家子,也都还和睦……”

祉莲缓缓地抬起头来,低声问:“娘娘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呢?”

“气氛这么轻松,权当拉拉家常。”美云笑笑。

祉莲沉默片刻,忽然问道:“你快乐吗?”

“快乐?”美云有些愕然,她似乎,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幽幽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哪个女子不是这样过一生的?”她轻声道:“出生在什么家庭,由不得自己,嫁个什么样的丈夫,也只能听命运的安排……象我这样,生在官宦之家,命运就注定,是要为政治联姻的。是赵家的小姐,就为赵家活着,是王妃,就为王爷活着。”

“娘娘这样的生活,也许,并不是所有女人想要的……”祉莲低下头去:“娘娘是娘娘,我是我。对于我来说,不能拥有丈夫的爱,是不可想象的……”

美云定定地望着她,说:“我要是有你这么美,嫁个什么样的丈夫,都会爱我的……”

“娘娘是个平和大度的人,能娶到你这样的妻子,是男人的服气。”祉莲细声道:“男人爱的妻子,不一定非得漂亮,贤德更重于貌……再说了,我认为,敬重也是一种爱。”

呵呵,真会说话。美云笑笑,柔声道:“有时候,我也觉得王爷可怜,也替他不值,他该要娶个自己爱的女人才是,而不是,什么都为政治牺牲……”她说:“只要是他喜欢的女人,我愿意接纳,并且一定会好好待她……”

“他不是还有两个夫人吗,”祉莲笑着岔开话题:“如果他愿意,娶多少个都可以,总有一个是会是他喜欢的……”

美云看着祉莲,轻声道:“可惜呀,世事没有这么完美,喜欢他的,他不一定喜欢,他喜欢的呢,也未必喜欢他……”

“这种事情,不能强求,”祉莲淡淡地回道:“强人所难,只怕索爱不成反生恨,何必呢?”

美云怔了一下,说:“我家王爷,喜欢他的女人很多,可是他喜欢的……”

“娘娘小心,要靠岸了。”正好船顶着岸,稍稍地回了一下,祉莲一抬手,扶住了美云的胳膊,美云轻轻地摇摆了一下,一个趔趄,正好被祉莲带住重心,也就稳了步子,可是刚起头的话,却说不下去了。

“还是有人帮扶的好,”美云借势转话:“我们家那两个妹妹,虽然不管事,却也省心,都是讲道理的人……”

祉莲已经上了岸,美云还在絮絮叨叨:“二夫人是吏部侍郎妾生的女儿,平日里循规蹈矩;三夫人是刘贵妃的妹妹,贪玩,没什么心机。她们的出身,加上家庭教化,也都是识趣懂味的人,从不过份……”

“真好,王爷的家眷,都是门当户对的官宦人家,这也符合王府的身份……”祉莲微笑着说:“象我们这样的乡野村姑,就难登大雅之堂了。”

美云一怔,有些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她讪讪地说道:“借助丈夫改变命运,也是无可厚非的,何况还有家族的利益……做人,总是要承担一些责任的……”

“佛说,欲念太盛,则心无清静,”祉莲微笑道:“我不想那么多,我爹觉得做个衣食无忧的老百姓就好,我呢,就想嫁个厚道专情的丈夫,夫妻相亲相爱,这样过一辈子,就很知足了……”

“哪个男人没有三妻四妾呢?”美云轻轻地拉住了祉莲的手:“这很正常。”

“娘娘能习惯,是因为娘娘大气。我心小,适应不了,别说我过不了娘娘这样的生活,就是我家这样只有一个妾室,要我象二娘一样地生活,也挺没意思的,”祉莲低声道:“我从来没想过要过这样的生活。”

“习惯了就好了……”美云柔声道。

祉莲摇摇头:“娘娘,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您的,不可能是我的,我的,也不想做什么改变……”

美云顿了顿:“是不是,有爱就够了?那……”

“不是有爱就够了,而是必须是唯一的爱……”祉莲轻声纠正:“娘娘大度可以跟别人分享丈夫,我做不到……”她笑着,说:“我跟广驰从小青梅竹马,他家有家训,不许纳妾,这样很好啊……以后,他管着家业,我相夫教子,和和美美地过日子……”

幻想着未来,祉莲的脸上容光焕发,满是幸福,美云在心底沉沉地叹了口气,细声问:“你真心喜欢他?”

祉莲点点头,笑容里更添了甜蜜。

“他一定对你很好吧?”美云又问。

祉莲更加用力地点头:“他从小都让着我,照顾我,由着我……”她脸一红,小声说:“他们都说他,将来一定是个怕老婆的……”

正说着,忽然听见那头一声大喊:“祉莲!”

祉莲欣喜地望过去,使劲挥手:“我在这里!”她笑吟吟地对美云说:“看,他来了!”

美云探头一看,那边,一个高大魁梧的小伙子,正跑过来,身板结实,孔武有力。美云再侧头看看祉莲,不由轻叹,多般配的一对,可惜,王爷不会放手……

广驰在祉莲跟前停住,微微地喘着气,说:“我正要去找你,才到村口,就听说你带王妃娘娘来荷香垸了,所以赶紧跟过来……”

祉莲拿出帕子,轻轻地帮他拭着额头的汗,嗔怪道:“那也用不着这么跑啊。”

呵呵,广驰憨憨地笑着,不说话。

“来见过王妃娘娘……”祉莲拉了拉他,广驰赶紧过来,鞠躬。

“你这么高啊?!”美云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小伙子,有些愕然,他不但高大魁梧,而且面目英俊,阳光帅气,虽然比起读书人少了些飘逸,但是作为武夫并不粗鲁,举手投足间仍是有些儒秀之气,那眼神之中,精光外泄,并不似乍一眼的憨钝。

“他就是个傻大个。”祉莲掩嘴,轻轻地取笑。

呵呵,他看着祉莲,再次咧开嘴,傻笑,不置可否。

一切尽收眼底,美云怅然无言。美丽的祉莲,也许不属于王爷,眼前的俊男美女,才是真正的相爱之人。

马车等了许久,美云还没有上车的意思,只拉着祉莲,说:“我真是觉得跟你合得来,这样吧,你也别叫我娘娘了,我们以姐妹相称,你就叫我姐姐,如何?”

“那不好呢,”祉莲委婉道:“身份悬殊,不可僭越。”

“没事的,”美云说:“这样才好,随意些,才好常来常往。”

祉莲没有应承,话头一转,轻声提醒:“娘娘,天色不早,路上还要三、四个时辰,您这就该回去了吧?”

美云也没有继续留下的理由,只得点头。祉莲告辞,拉住广驰正要离开,美云忽然想起了什么,喊道:“祉莲……”

“您还有什么吩咐?”祉莲问道。

“今天我去你家,正好看见桌上有卷长寿干面,一问,原来你明天过生日啊,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可惜我又没带什么礼物……”美云想了想,从腰上解下一块红色的佩玉来,递到祉莲手上:“这个血玉,是皇后娘娘赏赐的,我把它送给你,一呢,是感谢你带我赏莲,二呢,也是给你祝贺生日……”

“谢谢娘娘,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东西我可不能收,”祉莲连忙推辞:“再说了,我也没做什么……万万不可……”

“满十六也是个大生日,你就别跟我客气了,难得如此投缘,明年我若还来赏莲,一定还要叫你作陪的,”美云将佩玉重重地往她手里一塞:“对你是个贵重东西,对我就是个小物件,你看,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就只是个腰上的佩玉,你接着就算了,不接我还认为是你嫌我拿不出手呢……”

“接着吧,”几番推辞,最后还是广驰说话了:“既然是个小礼物,就不要矫情了,等合适的时候,祉莲你也回个礼物给王妃娘娘,礼尚往来嘛……不就结了?!”

祉莲终还是接了,美云这才长吁一口气,上了马车回程。

马车缓缓地走着,美云一肚子心事,想了想,掀开车帘,朝后望去,那一对幸福的小人儿远远地跟在后面,有说有笑。美云只觉得心里堵得慌,梗了半天,才叹出一口长气来:唉——

“祉莲,安王妃为什么突然来找你?”广驰望着远去的马车,踢着脚下的石子,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还不是那天的事……”祉莲心事重重地说:“尽管我爹回了他们两次,可是我觉得,安王爷还是没有死心,今天王妃来,是试探……”

“你怕吗?”广驰静静地望着她。

祉莲摇摇头:“大庭广众之下,难道他还敢强娶?!王法何在?!”

广驰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幽幽道:“你真是太单纯了,他可是王爷,那些手段,你都还没见识过的……”

“我干嘛要去给他做妾?!”祉莲不高兴地说:“今天王妃说话,旁敲侧击,无非是说王府如何和睦如何好,我才不稀罕呢!我不缺吃不缺穿,也不想什么富贵,就是想过过小日子,招谁惹谁了?!”

“我都跟她说了,我不愿意。”祉莲忽一下,转向广驰:“我们早点成亲吧!”

广驰摇摇头:“现在安王爷如此相逼,我们提早婚期,他会狗急跳墙的……不妥……”

“他已经来送过两次礼了,今天又叫了王妃过来,下次不知道还要整些什么花招出来……”祉莲说着,忽然生气了,怨声道:“都怪你,让我接下那血玉,我就不想要的!”

“莫生气了,”广驰轻声道:“你不接,王妃变脸怎么办?你信我吧,我看那王妃,倒是个善心人,或许她这一回去,会劝劝王爷的……你想啊,她是做妻子的,真的会愿意丈夫纳妾?!我们还是笼络她的好……”

祉莲苦闷地扯起一根草,绕着指头转起来,烦恼地说:“广驰,我心里好乱,总觉得,会出什么事……”

“能出什么事,有我呢。”广驰呵呵地笑道:“明天你过生日呢,开心点!”

祉莲定定地看着他,轻轻一笑:“是啊,有你在,我想那么多干什么?!”

广驰拉住她的手,走了一段,低声道:“有件事,我想还是告诉你……”

祉莲停住脚步,抬起头来。

“今天李捕头上我们家来了,劝我爹退亲,说是刺史打过招呼,提任何条件都没问题。”广驰说的很慢。

祉莲一震,失声道:“你爹答应了?”

“没有,我爹一口就回绝了。”广驰说:“他差我去给淮王送了封信,请淮王从中斡旋一下……”他微笑道:“淮王满口答应下来,我告诉你这些,就是不希望你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你就安安心心,等着做我的新娘子吧。”

“真的?!”祉莲喜不自禁。刚才还经历的大恐,瞬间变成了大喜,安王是王,淮王也是王,总是会要给几分面子的。心里一下美滋滋的,步伐也跟着轻快起来。

广驰点点头:“我爹曾给淮王府做团练教头,跟淮王交情不错,淮王不会不管的。”

祉莲长吁一口气,好像心事也跟着一起吐了出来:“阿弥陀佛。”

“是了,多念几句阿弥陀佛,菩萨就会保佑你的。”广驰轻轻地笑起来,然后站定,正色,双手合十,恭声道:“南无阿弥陀佛。”

祉莲微笑地看着他:“你多久没去归真寺了?”

“这段时间忙,是没去,但是我给净空大师去信了,说好成亲后带你一块去,”广驰答:“上个月去捐功德的时候,净空大师还问起你,我说你明天生日,他送了个礼物……”想着,赶紧从怀里掏出个小玉佩来。

祉莲接过来是一看,是一朵白玉雕刻的莲,润润的白色,非常精致,喜不自禁地挂在了脖子上,说:“这可是我最喜欢的生日礼物了!”

“我的还没送呢,就有了最喜欢的了?那我就不送了……”广驰笑着打趣。

祉莲好奇地问:“你准备送我什么?”

广驰摇头晃脑卖弄一番,凑近跟前,嘻嘻一笑:“就送我给你,如何?”

祉莲佯装不高兴:“你本来就是我的嘛,还假意送什么送,没点诚心给我过生日,我生气了!”一甩袖子,走了。

广驰巴巴地跟在后边,嚷道:“这算什么呀,一生气就走?!”

祉莲猛一下止步,回头,招手:“你过来。”

广驰傻傻地靠上去,恬着脸道:“不生气了?”

“啪”的一声,一掌就照脑门上拍了下来,祉莲偷笑:“吃我一掌,我就消气了。”

哦,广驰瞪着眼睛,随即笑了,呵呵。他说:“你看,我老是惹你生气,不如你还是嫁给安王爷算了……”

“沐广驰!”祉莲登时变了脸色,大吼一声。

“哎哟,河东狮吼啊。”广驰吓了一跳,顿时矮了半截:“我说错话了——”

“以后不许你说要我嫁给安王爷这种混账话!”祉莲跺脚喊道,气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广驰耷拉着脑袋,沮丧道:“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说了。”

呜呜,祉莲却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祉莲……”广驰瑟缩着,拉了拉她的衣袖,祉莲一扭身,不理他。

广驰默然片刻,轻声问:“你是真的不愿意嫁给安王爷吗?”

祉莲一忽儿转过身来,愠道:“你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可是……”广驰顿了顿,低声道:“如果,如果一切都避免不了,你愿意,跟着我走吗?”

祉莲纳闷地望着他,不明白。

“我是说,什么都不要了,我们两个人,逃……”广驰的声音微微地发颤。

祉莲眨眨眼睛,神情严肃起来。

“算了,”广驰低下头去:“你从来都没离开过家,又这么柔弱,吃不了苦,也受不了那样颠沛流离的生活,算了……”

“我跟你一起!”他话还没说完,祉莲就说话了,她郑重地说:“只要你不丢下我,我就一定会跟你在一起。”

广驰轻轻地笑了一下,柔声道:“别这么认真,事情也许,没这么糟呢……”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祉莲水意盈盈的眼睛看过来,沉声道:“你一定不能丢下我,因为,除了你,我已经什么都没要了……”

广驰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安王正在书房里看书,王妃轻轻地走了进来。安王没有抬头,低声问:“你给我带来的是好消息么?”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美云低声道:“王爷想先听哪个?”

安王放下书,沉声道:“血玉祉莲收下了,但是沐家不肯退亲是吧。”

美云点点头:“王爷,我今天去,碰到沐家公子了,”她轻声道:“看样子,他们常常在一起的,很随意,也很和谐,还……很般配……”

安王的眼神,犀利地刺过来:“你想说,我跟她不般配?”

美云吞吞吐吐地说:“王爷,你已经二十四了,她只有十六岁……”

“年龄是问题吗?”安王不屑道:“纳妾比自己小上十岁,甚至更多的,比比皆是。”

“可是,她有夫家,而且,现在不管是江家还是沐家,都不肯退亲。”美云犹豫着,还是鼓起勇气开了口:“王爷,沐公子因为等她成年,捱到二十了,他们年纪相仿,青梅竹马,感情很好,那沐公子一往情深,而祉莲,心里也别无他念……我今天跟她好好谈过,对生活,她没有那么高的期望,她不图什么荣华富贵,只想有个爱自己的丈夫,专情专心地过小日子……王爷,这些,你都给不了她,你能给的,她也不需要……还是,算了吧……”

“你是想成全他们,还是嫉妒我喜欢祉莲?”安王深深地望过来,语气低沉:“我说我要得到她,你来劝我放手?!”

美云脸色一变,赶紧跪下,低声道:“我明白王爷的心思,我也在照王爷的想法在做。祉莲是个好姑娘,单纯,善良,温柔,美丽,可是王爷,她心里已经有人了,当她跟我勾勒未来的生活时,只有沐公子,没有其他,她觉得那样就是幸福……王爷,她是不会爱上你的……要不,我再去找一个,一定找一个比她更漂亮的,给王爷……”

安王默默地望着美云,许久之后,才说:“美云,你以为我喜欢她,仅仅只是因为她长得漂亮?”

美云低下头去。

“我喜欢她不爱慕虚荣,喜欢她柔弱里的刚烈,我还喜欢她为爱而爱,不牵涉其他……这些,都是王府里没有的……”安王轻声道:“我是比她大了八岁,但是沐公子,怎见得就比我更般配?我会让她爱上我的,我要让她心甘情愿地嫁给我。”

美云静静地望着王爷,脸上掠过一丝不忍和凄凉。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冲动之下一怒刺王爷 情势不妙绝然起逃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