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71章: 诡诈清尘步步逼底线 正直刺竹声声劝情戒(下)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71章 诡诈清尘步步逼底线 正直刺竹声声劝情戒(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前舱里安静下来,清尘默默地坐着,不知在想什么。

初尘推开小舱的门,探头出来看,刚要说话,身后的刺竹说:“请公主回避一下。”

怎么老是要我回避?!初尘一听,火了,眉毛竖起来,愠道:“回避你个头!”

刺竹呵呵地笑道:“你不回避也可以,但是,只能听,不能发表意见。”

初尘不语,似是认可。

刺竹便走到清尘身边,坐下,轻声问道:“你知道秦阶绝对不会肯来向你低头,何必提出来呢?你一定是有什么想法的,是不是?”

听着这话,清尘心底忽地一动。这语气,这话意,好像父亲啊,不是指责,而是理解,还有鼓励在里头。他默默地抬头,看了刺竹一眼,回答:“沐家军损失这么大,我不甘心!秦阶自然不肯赔礼,淮王向着他,就定然要拿出别的东西来跟我做交换。”

“现在主动权在我手上。”清尘绝然道:“我岂能让他轻松过关!”

“你还想讹点银子给我们,用钱了了人情?”刺竹细细的声音,一下就说中了清尘的心事。

清尘忽地笑道:“你又灵光乍现了?”

刺竹轻轻地摇摇头,低声道:“吴大人不是说,过五天就端午节了,淮王会去常州城外看赛龙舟,我在想,百洲城里,凌霄河不也有龙舟,他为何非要来常州?估计,是想来抚慰你。你这时候提出要秦阶赔礼,所不定,他会用补偿你一个身份来做交换……”

清尘微微地笑了一下,说:“郡马……我不稀罕……”

“你不是喜欢依琳郡主么?”刺竹缓缓地吐出这句话,眼睛看着清尘,眼角余光却留意着初尘。

初尘面色如常,眼睛四处溜着,似乎没有听见刺竹的话。

清尘俯身,徐徐地靠了过来,附在刺竹的耳边,低声道:“你故意的!”

呵呵,刺竹不否认,憨笑道:“难道不是么?每年依琳郡主过生日,你都去归真寺见她,准备好礼物……”

想在初尘面前戳穿我?清尘波澜不惊地回答:“讨好郡主是为了淮王跟前好说话,你大惊小怪了。”

“你就是讨女孩喜欢,我真是羡慕。”刺竹缓声道:“娶了依琳也不错,你娶依琳,跟肃淳娶公主,性质是一样的。”

这小子,其实脑袋灵光着呢,平时就知道装疯卖傻。清尘心里当然明白,刺竹就是在暗示初尘,依琳喜欢自己,而且自己也很有可能娶依琳,初尘已经有了肃淳,不要再对自己动心。此刻,清尘心里忍不住好笑,面上却平静道:“喜欢我的女人多了,但是我要娶的,必须是我喜欢的。”心道,好你个赵刺竹,我让你彻底抓瞎。

果然,刺竹的表情就有些晕菜了,他搔了搔脑袋,半天才挤出来一句:“淮王要把依琳许配给你,你怎么拒绝?”

“那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操心。”清尘拼命地忍住笑,去看初尘,却发现她看着自己脸色有些微变。清尘忽地笑不出来了,他低下头去,心忖,还是隔远些的好。

夜风习习,带着水汽和凉意拂过来,清尘坐在渡口的大平石上,远眺着对岸。通州城墙上的灯火不甚分明,但是,仍然透着淡淡的黄晕,似乎有丝丝的暖意渗过江来。

身边一个人影,轻轻地在身侧坐下,随即,轻柔悦耳的声音响起来:“不用记挂你爹,他一定会没事的。”

清尘依旧注视着远方,幽声道:“你在别人跟前,和在我跟前,为什么会这么不一样?”

嘻嘻,初尘轻笑一声,说:“你在别人跟前,和在我跟前,也很不一样。”她想了想,又说:“你在赵刺竹面前,也是很不一样的……我觉得,你大概是在熟人跟前,表现就不一样了。”

“正确。”清尘嘴里蹦出两个字。

“为什么?”初尘好奇地问。

清尘顿了顿,回答:“避免别人问我为什么。”

似乎是在指自己的问话,初尘一怔,随即咯咯地笑道:“我最喜欢问别人为什么,别人还必须回答。”

“别人必须回答公主。”清尘斜过头来,看着初尘,眼光中有一丝寒意:“但是你记住,你不是我的公主。”

初尘眨眨眼睛,毫不介意地说:“我才不管呢,我就是要老问老问,总有一次,你是要回答的……”

清尘默默地转过头来,盯着初尘,凛声道:“你听着,比起现在这个伶俐的你,我更喜欢那个傻的冒泡的姑娘。”

呵呵,初尘傻笑着,冲口而出:“为什么?”

清尘眉头一皱,满脸的冷凛,愠道:“你留下来的身份是婢女,谁给你准许,可以问主人为什么的?!”

初尘紧了一下嘴巴,讪讪道:“对不起,我忘记了。”

“回去睡觉。”清尘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背过身去,依旧朝向对岸。

“你上次对我可不是这样的,”初尘闷闷道:“你还答应了带我去莲花的……”

“谁说答应了就一定要兑现?!”清尘冷淡地说:“此一时彼一时。”

“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初尘有些气恼,顿了顿,不甘心地问:“你真的要娶依琳郡主?你喜欢她?”

白天就装傻,原来都听进去了,清尘瓮声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嫁你的世子,我娶我的老婆。”

“我不喜欢世子。”初尘嘟起嘴巴:“我会要叫母后退婚的……”她迟疑了一下,鼓足了勇气说:“如果碰到自己喜欢的人,我也会尽全力争取的。”

“你不喜欢就不喜欢,要退婚就退婚,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清尘忽地提高了声音,厉声道:“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再不走,我叫士兵拖你走。”

初尘一刺,嘴巴瘪了瘪,倏地哭了起来,抽抽噎噎道:“我这是何苦呢?要乐颠颠地跑来给你做人质,放着好好的公主不做,来当婢女……你又不理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没想到初尘会哭,清尘也似乎没碰到过这样的阵势,他愣了一会,踌躇着,说道:“哎呀,我心情不好,你还来烦我。”

他想了想,说:“我喜欢那个傻的冒泡的姑娘,是因为我的生活已经够沉重了,她能给我带来一些快乐,可是你忽然变成这么精明世故的样子,我还接受不了呢……”

初尘听完,不禁破涕为笑,咧开嘴道:“早说嘛……”

“你去睡吧。”清尘默默地转过身,说:“我一个人想些事情。”

“你们男人,哪那么多事好想的?”初尘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一屁股也坐了下来,说:“别想了,告诉你个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清尘斜过头来,狐疑地望着她。

初尘扬起眉毛,摆摆脑袋,十足地故弄玄虚一阵,这才嘻嘻一笑:“车到山前必有路。”

清尘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摇摇脑袋,不理她了。

“今天晚上,我是不是又睡你的床?”初尘巴巴地靠了过来。

清尘“恩”一声。

“那你睡哪里?”初尘又问。

清尘回答:“中军帐内。”刚才的歉意过了,随后话里漫上的,又是跟夜色一般的凉意。

初尘忽然说:“其实你人挺好的。”

清尘不语。

“你讨厌我吗?”初尘低声问道。

清尘依旧不搭理她。

初尘迟疑了一下,说:“如果你不喜欢依琳郡主,那么你其实可以考虑归降……象你这么有才华的将领,加上安王叔的推荐,父皇和母后一定会另眼相看,你可以照自己的心意娶妻……”她一字一顿地说:“你可以请求父皇赐婚,娶你想娶的人……”

清尘缓缓地转了一下身子,把脊背留给了初尘。

初尘低头想了想,说:“我回营帐去,不打扰你了。”

清尘什么也没有说,过了许久,他才慢慢地回过头来,正好看见初尘孤单的背影,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晃荡着,步子很碎,又走得极慢,仿佛被满腹的心事扯住了脚跟一般。清尘的眼光一直追随着她,直到她走进营帐,他才回过头来,重新将眼光投向黑沉的江面,望着那江面上星星倒映的碎荧光出神。

他是喜欢初尘,可是,这种喜欢不是爱,他也不可能在初尘在一起,个中原因太复杂,而他又不能与人言。

刺竹的话语,又轻轻地响在耳边,“玩弄人家的感情总是不好的,身为男人,应该有担待,不要去做伤害女人的事情……初尘和依琳,她们或者是你不喜欢的,或者是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还是离远些吧……”刺竹有一种通常的男人没有的柔和,既不同于父亲的宠溺,也不同于宣恕的深玄,他的话语始终平和舒缓,虽然是说教,却不让人反感,此刻回想起刺竹的话,清尘觉得他似乎在教导自己的弟弟,是忠告,却带着一些无法名状的亲昵。

“身为男人……”清尘忍不住嘟嚷了一句:“我就娶了郡主做老婆,娶了公主做妾又怎的?!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么?!”

清尘忽地笑了起来,赵刺竹,其实一点都不傻呢。你看他说的那些话,东一榔头西一锤子的,就是为了打散自己和初尘……装傻的男人,清尘不是没见过,他们一般都是嘻嘻哈哈,如同初尘那活宝的一面,但是象刺竹这样正形着装傻的,实在少有。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初尘,清尘的心头有些沉重。这个公主,这个丫头,再见已经没有了傻的冒泡的踪迹,可是她那暗示性颇强的话语,还是让清尘感到忧虑,他真的不想伤害她,真的,他就希望她傻的冒泡,并且,一直傻下去……

各位读者,11月23日更新两次,本周日就不更新了,谢谢大家的理解。

……本章完结,下一章“ 打算盘借端午邀龙舟 说左右言其他点虚实(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