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目录] > 第73章: 打算盘借端午邀龙舟 说左右言其他点虚实(下)

《花语系列之五:苍灵渡》

第73章 打算盘借端午邀龙舟 说左右言其他点虚实(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尘冷笑一声道:“说得过了,就容易让人觉得虚伪……你不过,是安王的翻版罢了。”

“你错了,也许安王不算一个好丈夫,有那么多妻妾那是世俗之风,可是他的为人心性,却颇为大气,你并不了解他。”刺竹低声道:“当年匈奴进犯,掳去简王世子,也就是当今太子,他千里穷追,硬是在边境将太子救回,那也是一段广为流传的英雄传奇。”

清尘蔑笑一声:“如今,不也打不过苍灵渡?!”

“你又错了,”刺竹轻声道:“他若强攻,未必会输,就好比秦阶用人多对抗你们兵精,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只是,他不愿意看到我们两败俱伤。安王爱才,尤其喜欢沐家军……是人都知道的,不是什么秘密。”

清尘静静地看了刺竹一眼,冷声道:“对有利用价值的另眼相开,淮王也是这样做的。”

“淮王焉能跟安王相提并论?”刺竹笑道:“我且告诉你,你不可与淮王交心,却可尽信安王。”

“是吗?”清尘大笑起来:“五十步与百步,自诩高超耳。”

刺竹呵呵地笑着,顺手就把胳膊搭到了清尘的肩膀上,悠然道:“诶,此言也不差,我们两个,也是五十步与百步耳……”

清尘比刺竹矮了一个头,刺竹此番说话,满脸的居高临下,又离得近,清晰地看见清尘的脸上淡淡的绒毛,刺竹眼光一转,落在清尘的唇上,忽地笑道:“你没有胡茬?!”

他的脸近在咫尺,清尘莫名地有些慌乱,就在刺竹取笑的这刻,清尘一摆肩膀,刺竹的胳膊落空,一下便塌了下来,趁着他身子一措,清尘转过头去,说:“没胡子不奇怪啊,我发育得晚,还是个孩子呢……”

“你都十六了!”刺竹见清尘想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拧过来,捏住了他的下巴就仔细地看起来,只端详着那干净的人中处,一边伸手去摸,一边嘀咕道:“让御医看看,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总该有些胡茬的,不会这么干净,而且你也没变声……”

“行了,行了!”清尘把手一摆,不耐烦地说:“我就是有病,也跟你没关系!”

刺竹开始不依不饶:“有病就治病,你家就你一个呢,还指望你传宗接代……”

“你怎么这么喜欢操空心啊?”清尘乜了他一眼,气咻咻地说:“你都二十多了,不也没成亲,凭啥对我指手画脚?!”

“我这可是好心啊,”刺竹叫道:“安王说,只要你肯归顺,就去跟皇上说,把初尘公主该许了你,你要是有病……那不是害了公主?”话一出口,忽地觉得不对,似乎说漏嘴了,赶紧闭上嘴巴,瞪着两个大大的虎眼,一眨不眨地望着清尘。

清尘显然也因为他的话有些吃惊,他皱着眉头,深深地看了刺竹一眼,却没有再说话,默立片刻,便又转而朝向宽阔的江面,一动不动地站着,不知再想些什么。

身后想起了轻轻的脚步声,清尘没有回头,他拿不准刺竹这番话到底是故意透露信息,还是真的说漏了嘴,但是他猜想,接下来,走近的刺竹一定会继续劝降工作。可是刺竹在他身后轻轻地停住,说出来的,竟然完全不是他的预想。

“你爹好些了,虽然还是昏迷不醒,但是脸色好些了,而且伤口也在好转,接了血痂,只要好好照顾,我估摸着,大概个把月,他就能醒来……”刺竹的声音好像此刻脚边的流水,缓缓柔柔:“你不用担心,安王派了六个人轮番照顾他,擦身、喂药、翻身,换药,你不会后悔把他留在那里的……”

清尘的眼睛,落在暗绿清澈的江水上,他默然片刻,低声道:“说说你爹。”

啊,刺竹怔了一下。

“别老是说我爹,也说说你自己的爹。”清尘淡淡地说:“你那一路上,对我的家事刨根问底的,也换我来了解了解你了,说吧。”

到底是少主了,说话口气就是大。沐清尘,就如他自己所说,从来不做无意义的事情。刺竹笑着说:“你每次跟我做交换,都不议价的哦……”

“那有什么好商量的,你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清尘斜眼看着他,一脸傲然:“难道你还有什么筹码,可以跟我议价?”

“主动权永远都在你手里。”刺竹无奈道:“好吧,我老实交代。我爹是安王的副将,也是安王妃的亲哥哥,他一直跟在安王身边,四处征战。他是个老实人,话特别少,就跟你差不多……”刺竹看着清尘,轻轻地笑了一下。

清尘冷冷地斜一眼过去,刺竹便正了脸色,又说:“我爹戎马一生,只是跟在安王左右,也没什么大的功绩。攻取广良城的时候,跟你爹单挑,被你爹刺伤了脚筋,当时没有好好治疗,后来成了旧疾,每到春天就发作,疼痛难忍。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只得离开军营,回家休养,这几年越见不好,一到变天就无法下床,一年时间里,约莫有八个月是躺在床上的。”

“这么说,你其实跟我还有仇呢。”清尘盯着刺竹的脸,仿佛阳光从崖壁反射过来,有些刺眼,他轻轻地皱了皱眉头。

“打仗么,总是难免要受伤的,”刺竹的笑容很豁达:“阵前之伤,岂能为仇?从前是各为其主,今后若是变成了同道中人,难道还要私下里砍回来不成?!”

不知为何,听了他这句话,清尘的耳边,飘过来的是父亲的那句轻幽的“打仗么,哪里会没有伤亡……”也许是刺竹有些象父亲,也许是父亲此刻让他是从未有过的挂心,所以,面对刺竹,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父亲。

刺竹见他出神起来,便凑近了跟前,低喝一声:“嘿!”

清尘一惊,回过神来,不满道:“咋咋呼呼干嘛?!”

“你在想什么?”刺竹笑眯眯地问。

“我在想你这人,怎么这么粘巴,令人讨厌……”清尘哼了一声,把心事遮掩起来。

“不对!”刺竹呵呵地笑道:“我觉得你喜欢粘巴的人。”

切!清尘又从鼻子里哼一声出来。

“秦骏比我还粘巴呢!”刺竹哈哈大笑。

清尘的脸色倏地变了,眉毛一条,那漂亮的眼睛里顿时寒意满满。

刺竹只当没看见,嬉皮笑脸地问:“你跟他交情似乎很深啊,说说你们俩的事情给我听听……你想知道我什么,我就一五一十地说,作为交换……”

“你少给我提他!”清尘眉毛一竖,刺竹才觉不妙,已经感到眼前黑影一闪,在定神下来,清尘剑尖的寒意已经迫到了喉间。

这么快的速度啊,刺竹只好一边后退,一边讪笑:“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清尘那寒霜满布的脸忽地就缓和了,他手一抖,剑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形,发出“嗖”的一声风响,已经入鞘。他淡然道:“刚才指向你的剑,就是他送给我的。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

“哎呀,有话就说嘛,非要动手演示什么罗,”刺竹摸着胸口,仿佛被吓得不轻,带着埋怨和后怕,又开始笑:“他干嘛送剑给你?”

“你怎么对我们这么好奇?”清尘的眼睛里飞快地滑过一丝精光。

刺竹笑道:“你好像不喜欢男人,可是,他好像却很喜欢你,而且,你似乎不反感……我就是好奇……”

“赵刺竹。”清尘坦然道:“你不要装傻,你要笑意盎然地唬唬别人,我不管,在我跟前,收起你阴阴阳阳那一套……”

“你对没有意义的事情,根本不会产生好奇心,哪怕是人都看出了不对头,你也不会有兴趣。”清尘漠然道:“我说对了吗?”

“呵呵,呵呵,”刺竹偏着脑袋笑,再次把话题引回来:“我不就是担心初尘公主今后的幸福,才关心你……”

“赵刺竹!”清尘猛地大吼一声道:“刚才难道是说漏嘴了?!”

刺竹怔怔地,眨了眨眼,少顷,又扯着嘴巴笑起来:“就算故意说的,也是实话,又没骗你……”

“赵刺竹!”清尘怒道:“你绕那么大圈子,不就是为了劝降?!你在磨叽,信不信我一剑刺死你!”说话间,手就放到了剑柄上,似乎真要拔剑。

“诶……稍安勿躁……”刺竹赶紧抬手,示意他不要气躁,然后陪着笑脸道:“我真就是关心你……你说我们同路的交情,你救过我,我把你当兄弟……”他见清尘依旧一脸铁青,赶紧把笑容堆得更加灿烂,提醒道:“你不记得了,当时你去借兵的时候,我不是冲你笑来着,你这么聪明,当是知道,安王希望给你个人情的……别说我没帮过你……”

清尘眼珠子转了一下,手从剑柄上放下来,依旧瞪着刺竹。

“嘿嘿,”刺竹见他脸色缓和了,又笑容可掬道:“我就是担心秦骏对你动歪脑筋……”

“你担心公主别往我身上扯。”清尘瓮声瓮气地说。

“担心公主是尽责,担心你那是兄弟情分……”刺竹话还没说完,清尘忽一下抬起头来,直视着他,冷声道:“你直说了吧,就是怀疑我是个女的,对不对?”

刺竹嘻嘻地笑,拖长了声音:“你是个女的么?”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清尘的脸上,高深莫测的微笑,转瞬之间变成了凛冽的阴森。

刺竹还在笑,眼睛却盯着清尘一动不动:“你是个女的。”

各位读者,前两天比较忙,所以没更,近两天会尽快补上。为了保证每日更新,也为了不影响年底繁忙的工作,从12月1日起,每日更新将保持在1000字,请大家谅解,日后有时间了,会恢复至3000字每更,谢谢大家。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对公主爱止步又不忍 面刺竹增认识还似父(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