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尘镜迷缘 [目录] > 第17章: 牛刀小试

《尘镜迷缘》

第17章 牛刀小试

陈怿徽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些蛮兽就是如此,为了生存它们没有选择,在风雨飘摇的进化历程中,在弱肉强食的森林世界里,它们唯有变强,唯有六亲不认才不至于被残酷的角逐所淘汰。它们懂得自己的生存之道,凶蛮并不是它们的最终追求。

每一种生物都有进化的潜能,都有修炼的资质。大到山川溪泽,小到草木精华。在修炼界中依靠畜形修炼得道的也不胜枚举,譬如大宋朝之白素质,她以蛇形修成真身,为报许仙千年前的救命之恩,在西子湖畔寻寻觅觅,“只羡鸳鸯不羡仙”;居善地,处善渊,心怀仁,纵是草木也能功德圆满。紫蕴龙王参,道行深至两千年,不解世事不济人,终因一朝行善,便得仙踪赴九州……

邵贤对眼前的蛮兽颇有同情之心,但道不同不相为谋。短兵相接是在所难免的,况且蛮兽并不是可以理论的一方。对敌人仁慈就是为自己种下祸根。眼下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血战到底。

魔狼第三只眼睛竖在额头正对着眉心,竖眼紧闭着,只可以看见一道“S”的曲线。余下的两只眼睛深邃无比,整个站在二人前方,大有“问道苍生,谁敢撄其锋”的阵势,二人在它的面前小如蝼蚁,也可以说是它在二人面前高大如山。

魔狼通过不断进化已然能够直立行走了。只见它向天连号三声,掌中托出一团紫色的火焰,覆掌便向着二人罩去,二人岂是易于之辈,瞬间将家传玄功提到极致,一金一绿两道光华顿时闪在十丈之外。并非他们已经练到能将肉tǐ光化,而是速度太快让人不经意间产生了幻觉。

“劈天掌”,邵贤一声冷喝,一道绿光向着魔狼拦腰截去,魔狼半偏身躯,绿光擦着他的腹部经过,瞬间天空中出现一湾血浪。

“神狼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狗”,魔狼很想说出这一句,但它刚刚学会口语还不能将之完美的表达出来,只听得它唧唧歪歪的在那里叫嚷,它的额头突然一阵发黑,第三只眼睛渐渐的睁开,一个黑洞就这样呈现在二人的眼前。

枯叶,树的残枝一股脑儿的被吸入里面,随着时间的推移,罡风越来越劲,连大树都连根拔起,二人被无尽的黑洞笼罩着,身体开始不听使唤,向着魔狼额头的黑洞飞去。正在这时,邵贤摘下背上的太乙剑,七个孔中吞吐着绿色的光芒,像极了一条条缠绕在剑身的火蛇。

宝剑一出,顿时天地失色电闪交加,草木精华无休无止的朝着剑身上的孔中涌去,邵贤的身体也像是与宝剑合二为一了,一人一剑被包裹在茫茫的绿茧中。这是邵贤第一次使用宝剑,父亲的教诲至今还在耳边回响,【太乙剑出,群魔胆裂,不入血肉,誓不回还,非万不得已不能请出宝剑,否则将遗恨收场。】

邵贤今日见有生命之忧,不得已摘下宝剑,头一遭知道宝剑的威力,当真有闭月羞光之势,料想既使与上古奇兵‘金丝大环刀’和‘闭月羞光剑’相比也能争上一争了。邵贤心中顿时有了几分取胜的把握。

“裂妖斩”,邵贤不待魔狼来攻,径直取向魔狼的腹心。魔狼一阵哀嚎,胸部被开了一个大洞,就连心脏也被震碎了。它深知事情的严重性,如果不尽快离开这里,恐怕即使有内丹相护也回天无力了。

情急之下,它张开血盆大口,一颗珠子透着乌黑的光气袭向邵贤,正待邵贤挥剑想将之斩碎时,金光一闪,长庚接住了珠子立在空中。魔狼一见如此,便急的再次张开竖眼,妄想作奋力一击取回珠子。说时迟,那时快。

伴随着应琴低喝出“冰火两重封”的瞬间,魔狼便被冻在了空中,四周火焰翻滚,但冰没有一丝融化的迹象。

都说“冰火不同炉”,但眼前所见似乎打破了以往的认知,邵贤眼睛瞪得大大的,就连长庚也露出来不可思议的神色,都在为应家玄功的霸道咂舌。

“你可真是暴殄天物啊,这么好的东西你竟然要挥剑斩碎,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宝贝才入得了你的法眼。”长庚一遍擦拭着那颗珠子一遍数落着邵贤,活像一个经验丰富的探宝行家。

“好东西,那不是魔狼的暗器吗?”应琴觉得邵贤受到了冤枉,当先分辨道。

“暗器,喔,你们真是不谙世事啊,这可是魔狼的内丹。对于修炼者来说,它的意义是非常可观的。

人类中的修炼者修炼如果达到一定的境界就会在丹田中凝聚出丹田珠,兽类则会修炼出内丹;草木精华就更为奇特,通过修炼能凝练精气,最终化成理想中的形态,直到那时新生的自我会将原来自我的精气完全吸纳,成就独一无二的本我,这就是所谓的返璞归真。”长庚一副鄙视的神态显露无疑。

(未完待续,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将之放入你的收藏架继续关注,求票票和点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回到故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