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尘镜迷缘 [目录] > 第3章: 辱后觉醒

《尘镜迷缘》

第3章 辱后觉醒

陈怿徽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呲”,一道宝光自她的天灵盖激射而出,穿透雨幕直上云霄,瞬时将一束束雨点化成雾气消失殆尽,那一道道雾气宛如仙霭,将她映衬的更加出尘。再加上他白衣如雪,自然别有一番美感。“仿佛兮若青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如芙蕖出渌波。”极尽天下词句,也难以形容分毫。

“《混元真经》真不愧是天功宝典,才仅仅练到第一重就有如此的表现,若是全部练成,那还不得飞龙上天了”,邵父在一旁观看良久,不禁发出赞叹。

“伯父,哥哥怎么样了,可曾醒来?”琴丫头见是邵父,急忙上前询问。

“哦,只是昏獗,并无大碍,这孩子成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多吃点苦头对他也算是一种磨砺嘛!”

“伯父是想让哥哥弃文从武,光扬武道,追寻武之极尽?”

“是啊,贤儿天资聪颖悟性极深,可是他天生背离武道,去钻研那些脂粉味浓重的辞赋。或许真是天要绝我邵氏一脉。”

“其实您也不必如此忧心忡忡,哥哥因为对武道认识尚浅,才不能聚身心于武学,等他心智大开,自然就会一日千里,飞奔向前。”

“哎,但愿能够如你所说,要真是那样,我纵然是现在死去,也心无怨悔了。”

“伯父何出此言呢?想您神功盖世,威震八方。如今正是日行中天,怎地偏偏说出这般话语?”

“我近来有一种不良的预感,似乎有大事将要发生,只希望他能得到上天的垂顾,顺利的度过灾劫。”

“父亲!母亲”!

“贤儿,你终于醒了,可把我们吓坏了。”邵贤刚刚醒过来,见屋子里空无一人,便开始发出微弱的呼喊,邵母此时忧心儿子的伤情并未走远,听到呼声忙不迭地走了进来。

“母亲,我没事,已经好了,父亲呢?我有话要对他说。”

“傻孩子,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虽然好了些,但也要好好调养才能像以前一样生龙活虎。”看到儿子醒来,脸上有了几分血色,邵母高兴极了,但她还是有些担心。

“贤儿,你醒了!”

“父亲,我全好了,有件事想求您。”

“傻孩子,父子之间无嫌隙,有话就直说,什么求不求的,多见外啊!”

“是的,父亲,您可以教我研习武道吗?”

“什么,你……,你想习武?”邵父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那是他心中热切希望的,久而久之看到儿子对武道越发弥远,他心中的期盼就逐日减少了。不想今日邵贤会有这样的请求,着实令他有些诧异。

“是啊,经历了这么多,我觉得自己一味的只会吟诗诵词,完全成了一个废人,看到云川兄身姿矫健,能擒飞鸟,能猎狐兔,孩儿真是万分欣羡。”

“擒鸟捕兔,若婴孩之爬路,修行之劣迹耳,算不得是武道,甚至连入门都称不上,为人切莫做井底之蛙——坐井观天,若是志存高远,修成武之极尽,到时候上天入地,斩仙降魔,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谓无所不通无所不能。但这是一条充满坎坷的路途,其巅峰境界非一般人到达得了,你最好还是考虑清楚,有点思想准备比较妥当。”

“不,父亲,我心意已决,是不会再动摇的,请父亲成全孩儿。”

“好吧,等过几天你身体好些再做具体安排。”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有了着落,应琴见邵贤如此恳求习武,便对前番的戏谑释怀了不少,如今她已经修成《混元真经》第一重,渐渐的领悟到了一些修行的奥义,万事开头难,如今这关键的一步已经迈出,便等于开启了自身的修行之门。“洪水决堤,一泻千里”形容的就是这种修炼进程。

只见她的房中华光流转,璀璨夺目,天地元气似乎像是受到了牵引,如潮水一般涌向她的房中。屋外枝桠间的鸟巢发生了些微的动荡,几个羽毛不全的小家伙刚一探头便如秋风落叶一般飘摇着向地面跌去。

一阵紫光涌动包住了即将落地的小家伙,并顺利的将之送入巢中。远处,邵父捻着一缕长须满意的笑了笑,随即悠然的走入房中。

“两个孩子日渐长大,贤儿明年就十六岁了,琴儿也踏入豆蔻年华,是时候让他们知道某些真相的时候了。”邵父边喝茶边将眼睛瞄向房中那个不起眼的书柜。

“真的必须告诉他们吗?可是两个孩子那么娇弱,如此沉重的担子我真怕他们承受不住。”邵母秀眉紧蹙,饱含着几分忧虑,几分惆怅。

“艰难困苦塑俊杰,忧怨愤激出人才,就算是对他们的考验和磨砺吧,退一步讲这也能暂时保护他们避过大劫,到时候你带着他们离开,这样我便没有了后顾之忧。近些日子以来,那种压郁的感觉是越来越浓重了。”

“那怎么行,就让孩子们离开,他们是邵家的命脉,【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我是不会自己飞的】,我要留下。”邵母意志坚决,言辞铿锵。人中豪杰,巾帼丈夫的姿态尽显无遗,一腔问道苍生,舍我其谁的豪气更是将其衬托的分外清明。

邵父也不多说,夫妻之间本也用不着什么推诿遮拦的词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仿佛这一切早已是彼此之间达成的默契。两位老人相携着踏入门槛,出神的望着那个不起眼的书柜。

书柜并不特别,油漆斑驳的红木架上早已经雕刻上岁月的沧桑,深深浅浅的细纹,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它吹倒似的,书柜上排满了书籍,旧的发黄,有些早已经连书皮都剥落了,任谁步入室内都不会将它作为一件重宝端详。

这或许就是其特别之处。比起那些招摇过世的宝物来说,这样质朴无华的陈设似乎只能成为衬托娇红的绿叶。

(未完待续,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将之放入你的收藏架继续关注,求票票和点击)

……本章完结,下一章“ 阴云之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