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尘镜迷缘 [目录] > 第34章: 横剑自刎

《尘镜迷缘》

第34章 横剑自刎

陈怿徽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玉极穿云掌”带着和悦的天音直取向火骷髅,似管箫合作,又似流水淙淙洗心润目,邵贤实在觉得心中憋屈,便将前几天刚学会的杀招施展出来,因为功力不足的缘故,每当他施展这一招时总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根本无法体现出它应有的杀伤力。

如今可谓是黔驴技穷了,此时不试更待何时。

火骷髅咆哮着,一缕缕火光连续不断地袭向邵贤,逼的邵贤无所遁形。邵贤抄起太乙剑就是一阵狂劈,不管什么招式,也不管动作是否雅观。

最有效的解除敌方的攻击才是首要选择,任何花哨的招式都有可能使自己走上灭亡的道路,这种情况下动作当然是越简洁越好。

天道无终结,人力有尽时。尽管邵贤不时的将火骷髅劈的火星四溅,鬼叫连连,但还是在力量的补给上落了下风,手中的太乙剑全然成了一把普通的兵刃,完全没有发挥出它实有的凌厉。

火骷髅一而二,二而三,一时间幻化出无穷无尽的影像,邵贤彻底的迷茫了,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的。

四散的火星将邵贤紧紧地困在了鼎天炉中央,邵贤看了看手中的太乙剑,又看了看无穷无尽的骷髅幻想,一下子瘫倒在地,这根本就没有可抗性,一对一力量尚嫌欠缺,更何况是一对上无穷。邵贤只觉得天旋地转,满目慧星横飞。

“累了,很想睡一觉,很想在一片绿草如茵的田野上半躺着听潺潺的流水声”。

邵贤心中充满了对自由的渴望,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果父母,琴丫头还在,这个愿望真能实现,可是现在的处境不容乐观,连鼎天炉这样的死物都抵挡不过,更别说有机会走出这片禁区。

“来生再见吧!”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忧伤,所有被珍藏于心灵深处的美好记忆,一切都将随风而散,淡如烟,淡如雾,飘飘渺渺,最后连骨骸也剩不下,经过鼎天炉幽冥真火的摧残,死亡并不会有多遥远,‘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对于邵贤他自己来说,不是他不想带,而是确实不具备这种能力和机遇。

美妙的梵音抚慰着邵贤破碎的心境,使得他完全陷入了对以往的回忆。

鼎天炉里,火骷髅露出奸邪阴险的笑容,掩盖不住情绪上的的波池。梵音是专门用来麻痹被炼化者心神的,邵贤在这种音波的作用下,原本疲累的身体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放松,不知不觉便陷入了超脱自我的状态之中。

九幽真火肆意的侵蚀着他的肉tǐ,一撮撮长发在火的烤炙下发出令人恶心欲呕的气味,随之便化成了飞灰‘永逝’于空气中。邵贤并无丝毫痛苦的表情,只见他时而抿嘴轻笑,时而哈哈大笑,时而又沉默不语摇头晃脑。

“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应琴的身影在他的眼前来回变换,他伸出一只大手,想要拉住这个丽人,但无论他怎样伸长自己的双臂都无法触及到应琴分毫,看到她靠近,又看到她渐渐地远去,邵贤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簌簌的往下落个不停。

“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突然之间他的内心痛苦到了极点,就像有一件最完美的艺术品在眼前被毁坏,此时‘怜香惜玉’也只配做词穷时的替代。他的心中有无尽的凄凉,孤独,落寞。

“啊”!如梦初醒的邵贤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某个部位被烧焦了,他巡视全身,发现自己的一条小腿竟然变得干瘪了,正如秋天的黄叶失去了水分的滋润,显得褶皱不堪。火骷髅在上面用火舌舔着他的血液,小腿早已经变成了黑色,那不是烟雾在缭绕,而是被烧得焦黑。邵贤的心已是凉到了沟子底。

“炼化也就罢了,还不忘汲取我身上的血液,这是惨无人道的压榨啊”。问苍茫大地,义理何在,公道又何在?

他用力收回了自己的小腿,托起一旁的太乙剑向着火骷髅刺去,他宁可现在就死也不愿受如此大的凌辱。

火骷髅一下子飞窜而去,邵贤的鲜血沿着几个血洞汩汩流出,将鼎天炉的底部染得鲜红,邵贤看着太乙剑沉思了半晌,蓦然抬起头将剑横在了自己的喉咙前面,一滴晶莹的泪珠落到了剑身上,接着又一下子滑落在地。

瞬时邵贤眼神一泛,太乙剑割开了他的喉咙,一道血浪划出优雅的轨迹后便被鼎天炉攫去,只剩下一具肉tǐ在慢慢的变得僵化。

(未完待续,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将之放入你的收藏架继续关注,求票票和点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落魂荒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