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尘镜迷缘 [目录] > 第36章: 苦海

《尘镜迷缘》

第36章 苦海

陈怿徽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什么,我皮肤没光泽,怎么会呢,做鬼几万年了,还从来没有人这么评价我呢,呜呜,后来被评价的那个很落寞,直接掏出一块铜镜,想要一睹自己的真实容颜。

“你……,你没事吧?”其中一个很关切的问。

“死鬼,不准你看我,呜呜,怎么会没有光泽了。”

邵贤实在无语,妖精也敢照镜子,就不怕现出原形吗?他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道:“兄弟,看你这副潇洒的模样及飞扬的神采,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牛头吧”,说完他又将脸转向另一边说道:“爱美是你的天性,脸长而妩媚吓人,如果所料不错,你一定是马面无疑了”。二人没有听完,刚听到前面的夸辞就喜得手舞足蹈,根本不知道邵贤有意打击他们。邵贤见状,简直快要呕吐了,这是什么动作啊,堪称群魔乱舞也不足为过。

“牛头马面,你这两个混蛋还不将那个狂妄的小鬼带来,再不回来小心你们的手脚被剁。”那个高高在上的存在似乎显得很不耐烦。

“走吧,带你去见一个大人物,到时候准保你笑不出来。他的手段厉害着呢。”牛头说着做了一个‘请’得姿势。

“好吧,但我得首先弄懂一件事情,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来到了这里?”邵贤此话一出,顿时产生了两大效果,表面上说是请求,实则直接是告诉他们二人,如果今天不能得到圆满的答案,绝不会跟着去见所谓的大人物。

“哎,年轻人还发懵啊,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光听我们二人的大名都应该觉察出一二。”马面一声长叹,似有无限的惋惜深杂其间。

“难道我真的已进了死地,你口中的大人物是谁,怎样才能离开这里。”邵贤无比震惊。

“地狱有主号阎罗,世人呼为阎君,我们是他的左右手,牛头马面是也。你本高寿之人,前途自然无可限量,谁叫你得罪于那些超世德存在,死的如此狼狈,来到落魂荒原就别想要离开。

前方三百里外就是苦海,奈何桥飞临其上,更有孟老婆子的忘情汤,管教你感觉到宾至如归,一碗过后,往事成风不复记忆;徜徉于彼岸,鲜花绽放,赏心悦目,其实你大可不必恼心,做鬼也一样自在。”牛头毫不避讳,也不管会不会吓傻听者,津津有味的介绍后,似乎还显得意犹未尽。

“哎!果然是天妒英才,想我花样少年,竟然就这样无声的殒落了,真是可悲,可叹啊!”邵贤感觉不像在鼎天炉中那般压郁。

死都死了,既没有亲人送葬,也没有朋友悼唁,他实在忍不住为自己感慨几句。

“喂,你们老大都有些什么爱好啊?还请二位给些指点,免得到时候一个不小心触犯到他的禁忌就不好玩了,要是再让我死一次,那就连你们这样的朋友都失去了。”邵贤满嘴流油,滑到了极点。

“他啊,他其实也不是很难相处……,总而言之,比起送你来这里的几人来说,他算是很平易近人了。”

三鬼有说有笑,径直向着落魂荒原的边缘走去,三百里的路程换做平常时候,定须得邵贤走上两天,但化成鬼后身体轻盈,速度瞬时快了十几倍,仅用了三小时的时间就来到了边缘地带。

前方是血色的苦海,弥漫的雾气如一道道天虹凌驾其上,波涛漫天,无风而动,苦海的边缘,一块碣石碑被大力镌刻上了八个字“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这块碑不知道已经存在过多少岁月,棱角都渐渐地被侵蚀变得有几分圆滑;

展眼望去,随着苦海水的翻滚,一些未明凶煞湛湛地现出了头颅,个个都是狰狞的面孔,直欲撕碎这一方天地,然而岂能让他们如愿以偿,血色苦海像是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每当他们挣出一点,下面似乎就有一只大手将他们向下拽去。无论他们怎样努力,都无法脱离苦海的约束。

邵贤凝神看了一小会,顿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越往下看越感到触目惊心。先前挣脱上苦海海平面的还仅仅只是一些灵魂幻化出的虚物,他们即使出来也只能存在很有限的一段时间。

如今的苦海大不一样,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具具枯骨架在汹涌的波涛中挣扎,有的完整,有的仅剩下半颗头颅,无尽的煞气将苦海彻底的湮没了,隐隐有断的兵刃脱离了苦海的禁制,向着三鬼袭来,邵贤心中大骇,急忙摘下太乙剑一阵乱舞,没有星辰之力注入,太乙剑发挥不出应有的威能,绿色的光波就似苦海翻起的浪花,怒吼着直逼前方。

“那是什么?”马面神情一滞,立即将一杆钢叉横在胸前。这一反应很快引起了邵贤的注意。

只见一副骷髅骨慢慢地画着难名的纹络,虽然身在苦海,但它的头顶上方却渐渐地有另外的一具骷髅显化出来,起初影迹模糊不清,但随着它动作的加快,空中的那具越发显得真实了,仿佛就是它自己冲了出来。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三鬼心中都有这样的猜测。其它的骷髅像是受到了指点,也慢慢地在虚空中摇划,已经有十来具初具雏形了。

目标好像都指向邵贤,更确切地说是觊觎他身上的某样东西,一个鬼被一幅幅枯骨看上,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一场腥风血雨弹指即发。

此时邵贤的肝脏处一片温热,大片绿光穿过他的胆囊后顿时变成了一道道凌厉的剑气,苦海上空的骷髅不断被粉碎,邵贤还蒙在鼓里,反倒问牛头马面其中的原因。

这两个老古董级的存在真的很无语了,没想到邵贤这小子竟然这么滑,将什么事情都隐瞒了,明明问题出在他自己的身上,反倒向别人要答案。

“你不会做了什么缺德的事情吧?连这些死了几千年的人都想要针对你,可见你不是什么善茬”。马面很干脆,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以问治问。

冤枉啊,我确实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邵贤一副毫不关己,受尽冤屈的表情,让两个老古董近乎有骂娘的冲动了。

“我们还能过去吗”?邵贤看向牛头马面。眼见‘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立在苦海的边缘,邵贤回头,看到的却只是茫茫的红土,像被鲜血浸过一般。

(未完待续,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将之放入你的收藏架继续关注,求票票和点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孟婆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