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尘镜迷缘 [目录] > 第37章: 孟婆汤

《尘镜迷缘》

第37章 孟婆汤

陈怿徽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苦海汹涌,遮天蔽日,落魂荒原正上空,一颗血色的明珠约有人头般大小高悬在中央,将这片大地照耀得更加邪异,三个小时的奔突,三鬼隐隐有些体力不继,茫茫苦海,更是惹得邵贤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看海听涛增度量,寻梅赏竹养精神”。若是在往常,若是对上寻常的大海,邵贤非得发挥出文人特有的气质,大加讽咏。可是如今,他哪里还提得上这样的兴致,死了的人还有情趣吟诗作词,邵贤自认为达不到那样的高度。

三鬼来到一座桥的前端,旁边的大字显得分外清晰——“奈何桥”,字体苍劲有力,也不知道被烙上去多少年岁了,承载字体的石碑显得古朴而沧桑。

碑体算不得工整,几大凹槽投上鲜红的印记,更是显得诡异万端。

“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头可奈何”,凡人皆有一死,新生的轮回在召唤,每个人都不得不踏上此桥。

说是桥或许显得有些牵强,几根粗大的铁链横在苦海上方,这些铁链因长久被血气熏隆,呈现出锈迹斑驳的景象,走在上面嘎嘎作响,然则谁也不会为它的牢固程度而担心。

上千万年的迎来送往,铁索桥吞噬了无尽生魂,到了最后走入轮回的不过十之一二,其余的都被湮没了。

“来者止步,长路漫漫,还是先喝一碗汤再走吧”。前方,一个佝偻的身躯自无形中显化出来,手托着一只银色的小碗,碗内热气腾腾,白色的羹汤像是龙眼烹成的,小木匙倚在一侧,让人馋涎欲滴。

邵贤有走过去接下一饮的冲动,然而关于这碗汤的传说着实令他挪不动脚步。

“相传过了鬼门关便可登上一条叫黄泉的路,路上盛开着只见花不见叶的彼岸花。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路尽头有一条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

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亭子叫孟婆亭,有个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里,给每个经过的路人递上一碗孟婆汤。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喝下孟婆汤让人忘了一切。”

“奈何桥上有孟婆,要过奈何桥,必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过不得奈何桥,就不得投生转世。凡是喝过孟婆汤的人就会忘却今生今世所有的牵绊,了无牵挂地进入轮回道开始下一世的轮回。”

“孟婆汤又称忘情水或忘忧散,一喝便能让人忘记前世今生。一生爱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随这碗孟婆汤遗忘得干干净净。”

“今生牵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来生都形同陌路,纵使相逢应不识。阳间的每个人在这里都有自己的一只碗,碗里的孟婆汤,其实就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

人生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离合悲欢,又在天缘命理的控制下周而复始。人活在世间的时候难免会堕泪,即便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一旦到了伤心的境地也少不了几回扑簌。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落泪: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爱。

孟婆将他们一滴一滴的泪收集起来,煎熬成汤,在他们离开人间,走上奈何桥头的时候,让他们喝下去,忘却活着时的爱恨情愁,干干净净,重新进入六道,或为仙,或为人,或为畜。三六九等,各任其演变。

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喝下这碗孟婆汤,前世今生,如果将所有的爱恋叠加,那么这个世界就少了很多悲剧的发生。可这样的情况触犯的不仅仅是天纪,还有怨灵在幕后奋力操纵。

对一个‘生前心已碎’的人来说,‘死后性空灵’无疑是一种很大的超脱,纵然前世今生顿为虚无,他也会欣然接受。

岁月无情,谁也难得完美。纵你万法超脱,也将化为一抔尘土,纵你艳冠天下,也将沦作红粉骷髅。

“小伙子,累了就歇会,这么急匆匆的离去,让我这个老婆子好生过意不去。”

“不了,荒村雨露,不宜迟留,他朝若得再相见,定要讨教一二。”对于孟婆的盛情,邵贤也只得毕恭毕敬的回应。

“哪能就这样走了,还是喝下这碗汤罢,算是让我老婆子尽了地主之宜”。孟婆见邵贤无心逗留有些着了慌。

“多谢”!邵贤接过汤咕咚咕咚的喝完了,孟婆子这才将他三位放过,临走前还客套的说了几句告别的话语。

滚热的汤自喉咙流了进去,邵贤一整头大,双眼立时变得闪烁起来,这不是感动,而是因为心中突然不见了依托。

“奈何桥头可奈何”,邵贤迷茫的跟着两位鬼差行进在血气浇注的铁链上。苦海一次次幻化,给几位行者施加威压。

这些都是千百年来未能道化的怨灵,他们大多有着凄惨的经历,面对了望三生的孟婆汤,他们宁可选择千百年经受摧折,也不愿喝下一口。

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受五百年日晒,再受五百年雨淋,只盼你能从桥上经过。

在血色翻滚的苦海里,他们经受的是非凡的待遇,肉身水腐,灵魂备受煎熬。

有的是为了等到千年之后携带两生记忆再与意中人兰桥稀会;有的受不了惨死的打击,毅然等着仇人从桥上经过的那天,沉冤得雪,而本身也永远自天地间除名。

邵贤选择了轮回,对于前世今生,他没有丝毫的留恋。

不能打破旧我的格局,安能步入新生的轮回。故去一切皆成空,我自逍遥自然外。徒留桎梏,修成道果为谁忙。

邵贤不愿背负那沉重的负担,决定获得一个新的开始。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道。道,可道,非常道。

渐行渐远,铁索桥愈发的虚无起来,竟然光质化了。前方究竟是光明的世界,或是黑暗的渊源?除了那些时而出入于人世间的鬼差之外,几乎再无人可以知晓。

邵贤看到了父亲,高大伟岸的身躯,清澈深邃的眸子,总是不喜不怒;再行下去,一个可爱的女孩,活泼天真,秀发披肩,总是爱将双手缠上草蔓,呼溜溜的朝着他招摇。

一道道影迹在他的眼前一闪而过,随之又黯淡了下去。最后,他变得更加的迷茫了,似乎自此失去了主魂的引导,每一次迈步都显得不受约控。

(未完待续,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将之放入你的收藏架继续关注,求票票和点击)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道力伤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