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尘镜迷缘 [目录] > 第5章: 暗道惊魂

《尘镜迷缘》

第5章 暗道惊魂

陈怿徽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终于还是到了分别得日子,天空中愁云惨淡,飞鸟为之徘徊,壮士见而下泪。此情此景正合此刻众人的心情。还是那个不起眼的书柜,还是那间熟悉透顶的房屋,往后的一切都将从这里翻开崭新的一页,一时间真叫人难以接受。

“贤儿,琴儿,快进去吧,外面的动荡已经开始了,很快会波及到这里,再晚就来不及了。”

“父亲,母亲,那你们呢?”

“贤儿,你带着琴儿先离开,我们还有些事情,处理完自会去找你。前路漫漫,你们要谨慎应对,切不可任性使气。”

“不,父亲……,未容他说完,邵父将他们二人推进了书柜后的暗阁,并很快将之封印得严严实实。

不见了父母的踪影,邵贤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惆怅,相依相爱十六年的父母,怎么说分开就分开了,暗无天日的生活,难道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吗?

暗阁封闭的刹那,他依稀看见了母亲眼中的晶莹,如一颗珍珠滚滚而落,仿佛那不是要滴在地上,而是结结实实的滴在了他的心中。树欲静而风不止,肠欲枯而心无泪。一切是那么有分量,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漆黑的暗阁,不知会通向何方。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领域里,任谁都会有一丝毛骨悚然的感觉,那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战栗。里面空旷无比,摸索着走了很久都碰不到它的边缘。

“嘀嗒,嘀嗒!”

一声声响动渐渐地传入耳朵,但此刻他们二人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虽然可以确定是液体流动的声音,但还不能肯定是不是水在滴落,也指不定是什么血腥巨兽嗅到生人气息所分泌出的涎液。

每走一步,前方都隐藏着无尽的变数。想到这里,邵贤凭直觉紧紧的握住了琴儿的玉手。这样的举动若是发生在往常,保不定双方都将羞得面红耳赤,但特殊情况特殊手段,暂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所以双方并未意识到丝毫的逾越,。

“何方神圣竟敢闯入我方绝域,再往前一步,杀无赦!”

如洪钟般的声音瞬息打破了宁静,震得人头皮发麻,就连鼓膜都差点被震破,邵贤与琴儿直接软到在地,以他们如今的修为来说,简直就是羊入虎口,刚才的声音纯粹是主人在发威守护自己的领域。虽然听起来万分严厉,但对方没有趁虚而入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由此可见主人行事倒也光明磊落。

他二人索性就赖在了地上,不是没有爬起来的力气,在没有摸清对方具体秉性的情况下,任何冒冒失失的行为都可能遭来杀身之祸。

那绝对是一个狠角色,他们暂时还没有蠢到与那个发出声音的存在对立,况且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似乎还有意识要拉拢亲近那个莫名的存在。

单凭那声音中所表现出的威慑力就足以让他们吃瘪了,如果真个去招惹,简直就是不惜本钱将鸡蛋往石头上硬撼,假若那个未知存在一不高兴发起怒来,就是将他们生吞活剥也不是没有可能。

经过了这样一番计较。他们决定暂时服软,毕竟撑拳不打笑面,多活一日总比现在就惨死强。

大好青春年华,接二连三的不幸实在让人抓狂,都还没有吃够,喝够,玩够呢,这样匆匆的踏上黄泉路怎能让认释怀。蝼蚁尚且偷生,为人岂不惜命。

“究竟是谁,赶快报上名来,要不我可要先发制人了。”

很显然主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一般情况下高手都是这个样子,毕竟他们有足以自傲的本钱。

“我……,我叫邵贤,她……,是我的妹妹应琴。”

好不容易将一切都报告完了,就连邵贤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过去的日子里,只要没有妩媚动人的女孩在身边,他说话一万个顺溜,今日情况危急,琴丫头的存在可忽略不计,按理说在表达上应该没有这么困难,怎么突然之间这么猥琐了,这叫他自己都感到相当无语,侧眼一看,琴丫头木愣愣的站在那里,还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要不人可就丢大了。

“你姓邵?”

听话的人开始有一丝的惊疑。

邵贤这下有些急了,暗忖道:“这该不会是我家族的仇人吧,要是猜想不错,今儿个肯定会受到挫骨扬灰的无上待遇。”

他开始有些慌了,心里暗暗叫苦,有想改名换姓的冲动,但很快就消除了,正在这时他想起了父亲的话语。

“贤儿,你要永远记住,邵家也有过无尽的辉煌,家族永远值得你骄傲……”一席话金声玉振,动人心旌。

好,死就死了,有何惧哉。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这样寻死不会辱没家族的威名。往昔千古霸王项羽气壮山河,虽败犹荣,今日我邵贤虽没有他那般成就,料想先祖也不会以我为耻了。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足以搬倒一头蛮牛。

尤其是一段豪气填满了胸腔,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先前的惧怕全然消失殆尽,点滴不剩。

“对,我姓邵?过去我姓邵,现在我姓邵,将来我还姓邵,即使为姓邵而死,我也无惧无悔。”

“咦”,自进暗阁以后应琴就杵着悄无一语,此时却发出了声息。这一席话在外人听起来虽然平淡,但在她听起来却别有思量。

“哥哥今日是怎么了,说话这么奇怪,人家只问他是否姓邵,他看起来似乎很激动啊。”琴儿在口中小声嘟囔着。

说完了这么几句话,邵贤顿时觉得心中畅快无比,仿似刚刚手刃了敌人那样大快人心,他可没有觉得方才的语言有什么不妥当的,捍卫家族威信及个人尊严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自古以来,它就和人类血战前行的历史一样,正如煤的形成,当时是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必要时还得“我以我血荐轩辕”。

(未完待续,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将之放入你的收藏架继续关注,求票票和点击)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遭遇邵家先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