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尘镜迷缘 [目录] > 第53章: 诈尸

《尘镜迷缘》

第53章 诈尸

陈怿徽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余四万分憋屈,要换做外人,谁要是敢这样蛮不讲理地抽他,他还不得早就拳脚相抗了,奈何眼前是自己的母亲,纵心有不甘也得等她气消冷静下来再做商议。

扛着尸体在屋内来回转悠,这一情景足以让人震颤,然而余四此时却是哭笑不得,一个喝足了水的男子即便身体再消瘦,也不是一个凡俗的渔夫可以轻易搬运的。

“娘啊,听俺解释,人真不是俺杀的,他还没有死透呢!”余四一面躲闪,一面忙不迭地解释。

屋子里,娘儿两个像是宿世大敌,生猛的扫帚影迹打的余四鬼哭狼嚎,面容模糊。

“儿啊,你怎么如此造孽,连人都敢杀,叫我如何下地去见你那不管事的死鬼爹呀。”余母悲恸万分,时时数落着儿子的罪衍。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余母才扔下了扫帚,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气急攻心,竟让她瞬间手酸脚软,失去了重心。

余四将卷席放倒在地,一脚踢得散开,将肩上的人放了下来,摸着背上的伤痕,他感觉到史无前例的冤枉。

经过好一番解释,终于打消了余母的猜疑,余四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顺眼看了看躺在席上的尸体,开始着手救人。

“都没气了,还扛回来干什么,去后山挖个坑将他埋了吧,别忘了多给他烧点钱。”余母苦着脸,为养到这样一个傻儿子长吁短叹。

余四扛着铁锨去了后山,不一会儿坑挖好了,母子二人草草地办了一场简单的葬礼,坟墓只有一米来高,紧邻着余父的坟墓,坟上插着一段芦苇,随风摇曳,看上去很是凄凉。

就这么一个小土丘,没有任何崇高的寄语,没有墓碑,对于一户世代积贫的人家来说,能给一个外来者如此待遇已经算得上是万分厚馈了。亘古亘今,放眼茫茫人海,多少惊才绝艳的人客死他乡,肉身被鸟雀啄食,白骨参天。

“走,回去将家里的钱取来给他烧一点,人落得这般下场实在很可怜。”搀扶着余母回了家后,余四翻箱倒柜将近些年准备娶媳妇的钱拿起,径直朝后山奔去了。

夜里,后山上,那座新坟“哐”地一声四分五裂开来,一道极光直射天宇,将北极星都比下去了,紧接着一只大手从墓中伸出,将一条正好路过的巨蛇抓起,又缩回了墓中。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那道极光才渐渐地暗了下去,坟墓里走出一个人,身材看上去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圆圆的像是一个充了气的旅行袋,显得臃肿不堪。

“干,倒了八辈子血霉,竟被人无缘无故的给埋了,最好别让我再碰见他,要不然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鬼啊”,他有意识地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突然之间被自己的形貌下了一大跳。

“长庚,祈元前辈,你们在哪里?看着坟墓,这个人很不淡定地产生了骂人的冲动。

“娘的,没想到我邵贤又死了一次。”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玩什么穿越,这次像是掉茅坑里了,天杀的吕翁,该死的吴谦,拿一个破枕头忽悠人,还大谈什么宇宙十方,简直就是想杀人不偿命。”刚一醒转,他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放下了仁义道德,破口大骂。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太阳还没有跳出地平线,四周一片沉寂,寒风阵阵,冷冷清清。余四头天晚上被余母狠抽了一顿,只因为烧的钱并不是阴币,几年来的积蓄被他一把火烧没了,不说娶媳妇无望,就连维持生活都显得万分拮据,余母痛心疾首,欲哭无泪。

冒着寒风,余四手提着花篮,大步向新坟走去,篮子中野花馨香扑鼻,零星地绽放着,他打算将之种在坟头,这样死了的人就不会再感到孤单。

“爹啊,诈尸了,快救救我。”透过迷雾,余四清晰地看见一个人披头散发,正朝着他不怀好意的微笑。

(未完待续,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将之放入你的收藏架继续关注,求票票和点击支持)

……本章完结,下一章“ 血色夕阳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