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尘镜迷缘 [目录] > 第56章: 娶亲大计

《尘镜迷缘》

第56章 娶亲大计

陈怿徽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何欺高风浪涌,平生未曾展眉,更久远的画面在邵贤的脑海中沉沉浮浮,直击着他那百孔千疮的灵魂。

偶尔一昭虚花悟,看尽弥云万端。究竟要到哪里去,那里会存在怎样的机遇和挑战?任谁也说不透彻。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邵贤引领着另外一个人的命运,后者不知前者之所至,前者不知后者之所闻。邵贤总相信眼前这个傻子不简单,甚至有可能发生扮猪吃老虎的事情。这种事情单一想想就觉得有些梦幻。

邵贤很想知道他的心里在盘算着什么,单就其外表看来,这绝对是一个清纯有加的人。

“方向不对,俺娘说了,要去最近的小镇,必须先经过达摩崖,可是达摩崖的方位好像不在那边”。十字路口处,邵贤凭感觉很自然地选择了一条荒颓的道路,刚一涉足便被余四喝住了。

荒颓的小路,红泥似血,脚踩上去很结实,印不下一缕印记。邵贤之所以选择这一条道,完全是因为余四首先选择了另一条。

余四大眼圆睁,浓眉虎胆,性格粗糙,刚一到岔路口就显得很激动,毫无做作地选择了那条稍显繁华的道路。

“这家伙不会真的想要小鱼吞大鱼吧”,见余四满口流的哈喇子,邵贤心中瞬时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来往皆是客’,在余家住了快一个多月,邵贤总认为很亏欠这双母子,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余四身上有任何不祥的事情发生。

随着余四走了十来公里,前方终于出现了一个小村庄,邵贤大展神通,将仅有的几户人家看了个仔仔细细。

孤独的村庄,凄清的别院,一道红漆剥落的大门将二人阻在了院外,余四贼眉鼠眼,不断向着四周剽窃,比寻宝还具有洞察力。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这根本算不上一个集市,看里面萧条模样,也许是某朝某代所遗留下来的鬼屋也说不定。”邵贤越来越觉得玄乎。

“这家伙该不会是盯上哪一家的祖坟了”,见余四探头探脑,一双大眼睛乌溜闪烁,邵贤忍不住这样想到。

“不是,我有一个很高明的想法,俺娘说,女人最重贞操,吻过她红唇的人即便瞬间身死,她也愿意为他守一辈子活寡。”余四越说越起劲,哈喇子都快汇成河了。

“嘘”,邵贤顿时感觉心中一阵发悸,他早就料到这家伙没安什么好心,可不曾想到他竟然会喜欢上一户豪门之女。

“待会他要是敢乱来的话,我一脚踢爆他的猪头”。邵贤嘴上没说什么,可是心中早已经浮想联翩,任何一种可能都几乎被他想遍了。

“贤哥,我知道你是好人,这次我能不能娶到媳妇就全靠你了,即便生不能与卿在一起,死也要让她为我守活寡一辈子,你长得强健孔武,待会我去看媳妇,你帮我解决所有干预我实施娶亲大计的人。”余四娓娓道来,内心充满了期待。

“干,我问候你未来媳妇,这不是明显将我当保镖吗?”邵贤看着一脸陶醉的余四,真想上去狠踹他几脚。

“要是她父母阻拦呢?”邵贤漫不经心的问道。

“先稳住他们,等生米做成熟饭我在好好地向他们磕头认罪,这样不就万事大吉了吗?”余四成竹在胸,边说着便将余母连夜赶制的绿色帽子套在了头上。

晕,都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今日一见,邵贤算是彻底的理解了这句话,曾经貌似在一本书中也提到过与之类似的话语,当时不甚明了,至时才有所感悟。

两人蹑手蹑脚地潜入大院,只见院中花草馥郁,清香扑鼻,鸟雀争和着歌唱,生机勃勃的景象与院外的死寂相比,简直称得上‘一在平地一在天’。

穿过五道园景门,便步入了一处小园,里面珍奇罗列,排设有致,假山池沼,游鱼化石,日影相依。

一道仙韵自在流转,水边驻着一个白衣丽人,衣袂飘飘,似要乘风归去;纤腰秀项,盈盈一握,黑发如瀑,正好漫及腰部;玉足水迹尚未全干,看上去诱惑无限。

两人痴痴地观望,像立桩一般风雨不动,各自心中早已想入非非,不由得面红耳赤,眼前绝对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想不生出亵渎之心简直难于上青天。

“啊,淫贼”,一声尖叫彻底将两人拉回了现实之中,余四非常不厚道地将邵贤一把推了出去,跑的比兔子还快,一溜烟不见了踪影,园内九久久地回响着四个字——“借力助逃”。

《尘镜迷缘》经典频现,兄弟姐妹们月票支持,疯狂砸来,邵贤全数接下,即便被推在风浪口也乐在其得。文文求收藏以便迅速上架。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丽人在怀,我心如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