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尘镜迷缘 [目录] > 第8章: 进入石室

《尘镜迷缘》

第8章 进入石室

陈怿徽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该不会是侏罗纪时代的恐龙吧?照书上所言绝不会错,地上一片片的绿色应八成是他们的血液干涸后留下的,但为什么会是绿色的呢?”看到眼前的景象,邵贤早已淡忘了恐惧,开始验证推理,琢磨玄机。

这让一旁的应琴相当的无语,都火烧眉毛了,书呆子还在假痴不癫的掉书袋。

“琴儿,你说他们的血液为什么会是绿色的呢?”

“这个……,哼!亏你还自恃《三坟》、《五典》、《八索》、《九丘》无所不通,经、史、子、集、算无所不能,连“苌弘化碧”的故事都不知道。《庄子?外物》篇中就有记载:“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而忠未必信,故伍员流于江;苌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

“这么说来,苌弘也算是一个忠臣了,这些龙或许是被幽囚在这无间地狱,难道他们也有什么不菲的事迹。”邵贤似乎越发的来了兴致,开始引经据典,大有做考古工作者的潜力。

应琴见他这样,显得相当无语,都到了这步生死难料田地,也就没有过分的打搅他的兴致,只是不时的报以一声冷哼以作应酬。

地面上大片的绿色,极似玛瑙平铺一般,骨架如同小型山脉蜿蜒伸展,背上的骨刺正如一把把的利剑指向天空,若是远远的观望,像极了一座座剑冢。幽幽的绿色光华,将这一切装点得分外阴森。

渐渐地绿色光华像是受到了牵引,纷纷向邵贤的伤口处聚集而去,刚一接近伤口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地面上绿色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嫣红,就好像血液才落到地上没有多久便融进了泥土里,泥土依稀还散发出丝丝血腥的气味,直腥的人恶胃里翻江倒海,想要一吐为快。

先前那如山的绿色骨架此时也绿意褪尽,变成了森森白骨,隐约有纯白色的光雾氛氲,显得清新脱俗,并不像刚见到时那般骇人。

“泥血重塑,还我金身”石室内风雷滚滚,震耳欲聋。一架架的骨骸微微的颤动,想要摆脱大地的支撑凌空而起,但终究没有起来,化成了粉末再次飘洒于地上。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邵贤、应琴二人还还来不及躲闪便被层层降落的骨粉掩埋的踪迹全无。当平静了大半天才见骨粉表面有微微的震动,继而两人陆续的爬了出来。

骨粉装点下的二人显得机极其富有沧桑感,除了通过四颗眼珠能稍微能看见一点杂色外,浑身上下都是清一色的雪白。四颗眼珠两两对视了一番,似乎在交换着某些重要的信息,这一切显得异常滑稽,唯有通过黑色眼珠的晃荡才能判断出他们还是活物。

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过后,两人终于拍净了身上的骨粉,再现出往日的风采。

这是两人自入室以来头一次近距离的对视,当即羞得双方背身而立,再加上原本婚约的存在,就更让这种感觉显得分外微妙了。

应琴双眼微醉,秀眉轻舒,粉面恰如出水芙蓉清丽脱俗;挺秀的双峰,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柔葱般的玉指,不由得惹人魂牵梦萦想入非非。披肩的长发直逼腰际,修长的美腿半藏半露,白雪衣裙镶上浅绿色的花边,两只秀小的夹鞋裹住玉足。任谁见了都能激发最原始的冲动。

虽然弃文从武有些日子了,但邵贤依旧是一副书生装扮,只是背上多了一把宝剑,那是父亲邵怿送给他的,单从剑鞘上印下的北斗七星方孔来看,此剑就绝非寻常之物可比。经过了刚才那一幕,此时他的心中正翻江倒海,脸上像是搽上了胭脂,红扑扑的。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邵贤的意识中了突然闪过了这样一句诗,那是长庚星被贬下凡,化身才人时所作,意在赞美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但当下在他的心中,这句诗形容眼前的俏佳人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琴儿,我们在周围看一看能否找到出路,待在这里可不是长久之计”,邵贤率先提出自己的见解,开始向着前方走去。应琴紧跟上前,在骨粉磷火的照耀下,室内可见度已经不是问题。顺着一条小道摸索前进,视野变的越来越宽阔。

前方是一面假山,中间有一条小道,沿着小道向下走去,便接上了一段玉石琅玕,琅玕上纹龙绘凤,麒麟浑身火焰滔天,孔雀大展羽翼,美屏耀眼。

正在这时,一尊石像挡住了去路,石像的面部表情极其丰富,浓密的眉毛略向上挑,嘴角微微有笑的趋势。

一只手掌撑开五指正对前方,似在聚集天地元气,中指弯曲,将浑身力气灌注一指之间。顺着中指所指的地方看去,一柄石剑嵌入另一道石门,刚好没入一半。

邵贤带领琴儿攀过石像径直往嵌有石剑的门走去,然后将石剑拔了出来,这是一柄普通了不能再普通的石剑,单凭嵌入的深浅和缺口来看,那使用石剑的人绝对是一个纯粹的武道高手。

(未完待续,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将之放入你的收藏架继续关注,求票票和点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地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