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尘镜迷缘 [目录] > 第9章: 地宫

《尘镜迷缘》

第9章 地宫

陈怿徽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未容他二人多加思索,石门因失去了石剑的力量限制顿时猛烈的摇动起来,继而四分五裂砸向八方。随之呈现出一道空间之门,未知的引力活生生的将他二人拽拉进去。起初朦朦胧胧辨不清东南西北,经过几分钟的物理平衡他们终于稳住了脚跟。

当他们抬头一看,顿时被眼前的景物惊呆了。这里流泉飞瀑茂林青松相映成趣,不知名的果实流着温琬的光华缀满了枝头,假山曲沼,月射寒江,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日月星辰,紫微清商,丝丝笙歌芦管,逍遥丛菊分庭而立,像极了传说中的瑶台仙府,桂殿兰宫。细细一看,才发现那所谓的星辰只不过是一些发光的夜明珠,而日月也只是较大的夜明珠装缀所成。

这不禁使人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再加上设计者别具匠心的构思,果真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这哪是什么人间地狱?简直称得上一幢宏伟的地宫。

在地宫中,所有家用器物一应俱全,石桌上绘有象棋图文,中间楚河汉界分外明朗,不由得让人想起那悲壮的一幕。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

千年光阴倏然已逝,无论贵戚王公,也或贫民百姓,都难逃岁月的清洗,那无双的容颜,渐渐的平添了几搓白发,最后也只得化为一抔尘土。

【那离愁深秋再回首,离别恨已过几秋,上红楼交杯酒执子之手,紧握那颗相思豆。心有千千结,不忍吐离别,只求能与你化茧成蝶。相见难这般愁断肠,天上人间两茫茫,泪成双花残独留暗香,对镜梳妆泪千行。此情成追忆绵绵无绝期,若离别此生无缘。不求殿宇宏不求衣锦荣,但求朝朝暮暮生死同。心有千千结不忍吐离别,只求能与你化茧成蝶】

几上一叠残书,字迹斑斑点点,可以猜想是经人相思血泪侵染而成。【不求殿宇宏不求衣锦荣,但求朝朝暮暮生死同。】主人在万分痛惜之下写出了这样的惊世杰作。

若张若虚之《春江花月夜》,汤显祖之《牡丹亭》,王实甫之《西厢记》,孔尚任之《桃花扇》,单凭一曲便名垂千古,天下皆惊,看来字字皆是血。

料想主人何等英雄,也难逃情事所磨。自古红颜多薄命,风流才半音容绝。对方一朝离别,竟使得主人黯然成伤,久久不能释怀。

既使殿宇宏,既使衣锦荣,独守阴森森的居室又有什么乐趣。“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偌大的广寒宫,一个人枯坐千年,也忘不了心中的曾经客梦一瞬间,也终要感慨“只羡鸳鸯不羡仙”,更何况是平常人。

看着那一叠残书,邵贤的心中痛苦万分,想到在那惊世孽缘摧残下的一双双可人,“孟姜女与范杞良”、“许仙与白素贞”、“牛郎与织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究竟是什么将他们拆散,难道所谓的道德礼仪真的就容不下他们吗?

在冠冕堂皇的言辞下,浮露的是一停停的白骨。谁说鬼少情,谁说妖无义,在“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社会背景下,相反鬼妖狐仙却表现出人们所不能坚持的操守。

“微身奉日月,飘若萤之光”。想到这里,邵贤顿时觉得人世心酸,沉浮无常,不禁泪水模糊了双眼。

(未完待续,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将之放入你的收藏架继续关注,求票票和点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悟道家传玄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