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05章:可有荣幸?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05章可有荣幸?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薛玉凝耳根一热,心突突乱跳。这男人总是出其不意,连她跳舞穿什么,也来管上一管。

她匆匆点头,逃也一般随婢女去了。

玉凝心头突然萌生了一个完全不光明正大的想法:一会到他卧房,跳上他床榻,把被子给他抖得七零八落、乱乱糟糟。先掀起他床单,再藏起他的枕头,这样他留妃子在房里过夜,定会扫兴呀、扫兴之极。

直到薛玉凝三人进了他卧房内,凌烨宸才收回视线,朝凌懿轩轻笑,举杯祝酒。“七弟,为兄敬你。”

凌懿轩手心尽是薄汗,为即将要和玉凝共舞,心头紧张不已。也举了杯道:“皇兄客气了。”

映雪芊芊玉手轻握皇帝手掌。恨生慵懒于皇帝膝上而伏卧,把玩皇帝腰间龙纹玉佩。

须臾之后。

卧房的门,吱呀打开。

议论声乍起。啧啧的赞叹声,唏嘘声,吸气声,不绝于耳。

循声看去,原来是薛妃已经换好了衣衫。

凌思远揉揉黑青的眼,他承认,他看呆了,本想着让薛玉凝出丑,却不料,她换上了白色霓裳,飘渺美好的若落尘仙子,仿若周身笼罩了薄薄烟雾,似真似幻,宛若天人。他脸突然热了几分,慌张的将眼睛别开了,那丫头竟美的不可逼视。

凌懿轩开心的笑了起来。当即便站起身,凝目痴情看着玉凝。他自然知道她是美的,从初次见她,他就知道。

平日她不施粉黛已经教人屏息,现下略施粉黛,如何教人不赞叹?量四哥身边美女如云,西岩第一美人、映雪、恨生,在他凌懿轩看来,哪里能敌玉凝分毫?

几百道视线直直朝玉凝看去,或赞赏、或妒恨、或不甚在乎。

薛玉凝低垂小脸。在衣摆上东拽一把,西扯一下,暗想着,身上这白衣,怎么刚好跟她尺寸一模样?

小宫婢掩嘴低声笑道:“娘娘,皇上看你呢。眼都看直了。”

另一婢女也小声道:“还没见过皇上这样看哪位娘娘呢,像是要把娘娘活吞了一般呢。”

玉凝闻言,先是脸红了个透,心脏猛撞心房,可随即腾地出了一身冷汗,暗道:乖乖,凌烨宸你可别毒发,又来找我放血给你吃。

两婢女搀扶着她,她推推阻阻,羞羞怯怯,当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千难万难,拼了小命,要慢点走到皇帝身前。

皇帝只静静的、深深的凝着她。

他的视线她不懂。也没有胆量抬头去细细品味他的目光到底意味着着什么。

她傻傻道:“按你吩咐换上白色衣裳了。好看...吗?”

他挑挑眉,不回答,她当即觉得无趣,又干巴巴道:“真好看呀。哈。”

月下见薛妃的窘迫模样,捧腹忍笑。邢掣却脑海暗想:冬儿要是穿了这衣裳,定然也好看。

无踪环胸而立,眼光时而掠过映雪,又扫了眼凌懿轩。

皇帝却修长手指撑了下巴,静静看着玉凝,但笑不语。

薛玉凝浑身越发不自在,汗毛根根竖了起来。竟有种钻到他身前桌子下藏起来的冲动。他到底在瞧什么?与其被他这样用眼睛凌迟,怎么觉得还不如刚才被他扔下水池来的舒坦?

薛玉凝福了福,慌乱道:“跳舞去啦。皇上笑纳。”

乐师几人,见薛妃进了舞池,当即,奏起雅致清幽的曲子。抚琴弄箫,悠扬悦耳。

凌懿轩迈步来到玉凝身侧,伸出一直手臂,微微俯身,彬彬有礼道:“不知小王,可有荣幸,请薛家千金一舞?”

周雨晴于坐席间,抬袖拭去眼角泪沫。别开脸颊。

薛玉凝赧然一笑,皇帝都已经答应,她岂有不依的理。道:“请多多指教。”伸手要去搭在凌懿轩手臂上。

却不料,一袭紫衫的皇帝突然挺身站起。

众人哗然。尤以小宫女、小太监为甚。当即宫女数人、太监几人,暗暗掏出私房钱,赌皇帝要去作何。有人猜皇上是站起观舞,有人猜皇帝吃了醋,不悦薛妃手要搭在七爷手臂,定是出声要两人保持距离而舞。

然而,众人皆未猜对。

只见皇帝将伏卧在他膝上的恨生以袖拂开,又径直走过了最为受宠的映雪,对于映雪娘娘的阻拦恍若未闻。

皇上步子迈得并不快,甚至很慢很慢,每一步都似深思熟虑、挣扎良久才迈出。但是,明显的,他竟是直直的走向身着白纱衣的薛妃娘娘?!

薛玉凝闻得背后一下下沉稳的步子,越来越近,她一颗心倏地提到嗓子眼。眼眶不觉间一热,即将搭在凌懿轩衣袖上的手,生生顿在半空,愕然回头看去。

雍容邪肆的紫衫男子,已经在距她一步的距离。

不期然的,暮然回首的时候,他在身后。为这一刻,她心头触动良多。

凌烨宸高出她许多,她仅达他胸膛。淡淡龙涎香,夹杂着莫名的压迫感向她欺近。她登时心儿飞跳不能自已。抬头紧紧凝着他。

却见,凌烨宸一手负于腰背,另一手平伸到她身前,手掌微张,深深俯身在她身前。

养心殿内登时议论声四起,似乎连夜空中繁星也变得分外热闹。何曾有人得皇上俯身一求。众人虽交头接耳,却眼睛紧紧盯着皇帝,耳朵亦不放过皇帝即将吐出的每一字句。

只听,凌烨宸缓缓道:“今日,我非皇上,你非皇上的妃子,我可有荣幸,请佳人赐教一舞?”

玉凝心中一动,泪涌上眼眶。抖着手抚上嘴唇。

他的话,她懂。这一刻,他不是皇上,没有身份,仅是一个男人,依着心中所想,请心仪的女孩共舞。

映雪轻轻怒嗔:“皇上!”

恨生自嘲轻笑,摇头叹气,不愿再逗留此处,起身走了。

薛玉凝却又皱起了眉头,因为,凌懿轩伸出的手还未收回,她呆呆看着眼前两个男人,伸在身前的两只手臂。她该选择谁?

———————————————————————————————————————————————————

【一会儿。。。接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难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