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06章:难题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06章难题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尤怜之拳头死死攥紧,薛玉凝你究竟何德何能,竟使得两位风姿绰约的男子争相前来邀舞?凭什么!

邢掣冷静道:“月下,皇上要开杀戒了。”

月下道:“你怎么知道薛妃一定不会选皇上?我看薛妃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该跟谁共舞,不然,七爷没命吃完这顿饭。”

无踪看了眼舞池僵持的三人,道:“皇上哪里这样没风度?当真容不得薛妃跟七爷玩笑一舞?”

邢掣、月下一副看异类的表情盯着无踪,齐声怪道:“只要遇到薛妃的事,皇上什么时候有过风度?”

映雪啪的一声,丢了酒盏,怒嗔:“吵死了,你们三个有完没完?”

邢掣三人瞬时收声,朝皇帝三人看去。

薛玉凝深深吸了一口气。提气对凌懿轩轻轻说道:“七爷,对不起。”

随后,她将手搭在了紫色衣袖之上。

皇帝心头一乐,自负轻笑,不忘挑衅道:“七弟承让了。不能说为兄的欺负你,凝儿要跟谁,她自有打算。”

凌懿轩心里猛然抽痛几下。手缓缓落下,嘴角失落下垂,对玉凝关心道:“脚上有伤,小心些。”

薛玉凝张张嘴,却不知说什么,仅又说了句:“对不起。”

凌烨宸反手攥了她手腕,将她强势揽进怀里,对凌懿轩道:“七弟,你身体有恙,坐下看着我和凝儿就好。献丑这事,朕来就好。”

他随即又朝凌武睇去一眼:“小八,为兄乱舞一曲,陪着你出洋相,可好?”

凌武闻言,心里自是不稀罕跟皇帝说话,却也将手中酒盏高高一举,将酒一饮而尽。道:“请了。”

凌懿轩风度一笑,走回坐在席间。

周雨晴知道他难过,递上了一杯温茶,怯怯道:“七爷,喝口茶吧。”

凌懿轩不耐将她手中茶推开,冷冷道:“拿酒来。”

待到凌懿轩再抬眼看去的时候,凌烨宸与薛玉凝已经和着乐声翩然而舞。他却无心看玉凝跟皇帝亲密的舞动,当下侧了身子,闷闷不乐的独饮。

邢掣、月下两人倒是看得满脸崇拜,他们家爷,手中握着一柄软剑,剑法飘逸灵动,招式连绵,一派儒雅潇洒之姿,眉梢眼角尽是俊逸神采,紫衫更显他华美,袖间衣摆不掩风流之态。

邢掣竟不小心喃喃道:“要是冬儿肯跟我跳,估计..我的剑法比皇上也不逊色。”

月下大笑:“木头,你终于承认瞄上冬儿了。”邢掣大掌啪的捂住嘴巴。脸大红如血。

倒是映雪狠狠射来一眼。无踪道:“你们两个不要在映雪娘娘面前胡言乱语,小心皇上怪罪。”

周雨晴呆呆看着舞池里,自叹不如,怪不得七爷喜爱薛妃。只见薛妃一袭白纱,容貌清丽绝俗,舞姿韧而不蛮,艳而不妖。都形容女子‘美若天仙’,却有几人知道天仙美到何种程度?见了薛妃,便不觉的想到这词了。

琴箫和鸣之声,将皇帝和薛妃的对话尽数遮去。

舞池中的两人,未闲着,竟是在聊着舞着。

凌烨宸以软剑将玉凝卷置身侧,命令道:“你跳的时候仅用没受伤那只脚,需要用到伤脚时候,看朕一眼,朕借力给你。”

薛玉凝扬袖,轻摆腰肢,脚尖轻点,道:“知道啦。现在就需要用伤到的脚。我需转三圈。”

凌烨宸闻言握剑的手一送,软剑舒展而开,将薛玉凝抛出,她在空中旋了三圈,白色的裙摆御风而开,极近柔美。

待到要落地时候,凌烨宸已经一个旋身到她身侧,揽了她腰肢,一齐翩然落下。

薛玉凝道:“谢啦。...不过,你卧房那么多舞衣是怎么回事?怎么和我尺寸一样?”

皇帝剑凌空,身稍侧,端得飒爽俊俏,回道:“留给相好的当生辰礼物。今天先借你穿一穿,跳完舞要还的。”

他拉着她手腕,送她后仰,尽显她腰身流线,凌烨宸突然道:“薛小九?”

薛玉凝腰肢一挺,提裙纵跃,裙如春花绽放,百忙中,她道:“唤我作甚,凌四爷?”心里暗想:做什么将我排行一并喊出,很好听么?

皇帝软剑微晃,侧划而出,另一手轻佻轻抚过她脸颊,挑~逗道:“你舞姿很美。却没甚难度。给你出点难题。怎样?”

薛玉凝脸一热,顺势握了他手掌,向下一压,凌烨宸手臂上扬,她借力一跃稳坐他肩头,做美人驯服脱缰野马状,道:“放马过来。少说我也习舞十几年,怕你么?”

凌烨宸提肩,手托了她后臀,道:“盈盈轻纱美人。”

薛玉凝忽觉一股力道将她身体向上送去。她迎风而起,下有轻功好手,她怕什么,当即凌空几个旋身。猎猎风呼啸,将玉凝身上白纱极致吹起,这便有了盈盈轻纱美人。

凌烨宸轻笑道:“冽冽软剑轻舞。”

忽然见他手臂劲挺侧出,提气运功,内力瞬时涌透剑身,一把软剑,犹如一道银光冷冽的蛟龙横空跃出。

薛玉凝了然了他软剑轻舞之意,翩翩然便要踮脚落在他软剑剑尖之上。

众人皆屏住呼吸,软剑之所以称之为软剑,便是因为它柔韧非常,轻轻一拗即刻变形,薛妃虽瘦,却也数十斤,不可能立于剑尖之上。

然而,皇帝轻功早已经精湛卓绝,那股真气护在剑身,别说薛玉凝,便是邢掣、无踪这样的高大男人亦可以承受。

薛玉凝脚尖轻点剑身,腰身向后一折,竟一连在剑身上翩然翻转数次。当真一副轻纱美人轻舞剑尖的绝美姿态。

凌烨宸眉眼讶异,振臂将她挑起,纵身凌空而飞,将她揽于腰间,轻置地下,又出题:“佳人阳春拈花笑。”

薛玉凝心头一热,道:“谢谢你一再夸奖。”只当他出的题是在夸她。

随即,她双袖飘荡,兰指轻捏,做足摘花模样,芊芊玉手抬起衣袖遮了脸颊,双臂再挥开时候,颊边嘴角一抹笑意,若异花绽放,美玉生晕。

凌烨宸有一刻屏息,拦了她腰肢,俯身欲在她唇边偷得一吻,玉凝抬手,芊指推他唇瓣,借他环在她腰后手臂之力,向后一仰,做美人侧卧状,凌烨宸顺势屈膝俯身,与她鼻尖相贴,气息相交。

她将他一推,旋身而走,道:“你的难题,实在简单。难不倒我。”

凌烨宸嘴角邪魅一勾,现下眼中便只剩下薛玉凝,量这世上什么事情也都忘了,一时之间起了玩心。调皮道:“莫急。难的来了。”

他倏然出剑,将她云髻发带挑开,她如瀑布般墨发垂肩落下。

四周响起了惊艳赞叹声。

凌烨宸信手执起她一缕发,置于鼻尖轻嗅,哑声道:“下一题,玉凝沐浴。”

薛玉凝险些下巴掉在地上。皇帝爷怎么真名真姓的出起题来了?

却也没有时间多做思考,眼波流转,红唇微撅,身段一转三折七徘徊,手轻拉衣襟,做足退去衣衫的撩人模样,脚步缓迈,当真像是步入浴桶的惹人姿态。

凌烨宸当即又不想让她这番娇滴滴的样子让旁人看去,衣袖一卷,把她拉回怀里。说道:“晚上再演给朕看吧。最后一题,贵妃醉酒。”

玉凝自信一笑,眉眼当下三分迷七分醉,腰身飘摇,莲足不稳,却亦都是极美的步法。当真一副贵妃饮酒之后娇憨模样。

但是她却突然玉指轻戳凌烨宸胸膛,嗔道:“你耍着我玩,好有趣吗?让我也来考考你!”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大喘气啊有木有。。。睡觉鸟~~~】

……本章完结,下一章“永不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