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07章:永不变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07章永不变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见她机灵精怪、满眼奸诈,凌烨宸心头一震,暗暗想到:这丫头必然是考验我爱不爱她,一定出些怪口令来试探我。

他随即轻轻一笑:“随你吧。机灵鬼。”

薛玉凝嫣然一笑:“听题啦...”

观舞众人忽然惊呼。

皇帝薛妃原本欢快柔美的舞步,突然间变了味道。

薛妃在皇帝耳边说了句什么,之后急急旋身,将咽喉从皇帝剑刃上假意划过,随后脸容凄绝,向后飘落,作痛苦死状。

皇帝未做耽搁,单臂将她箍在怀里,脸容上满是心痛不舍,大有:卿走了,亦带走朕的心这层意思。皇帝另一手突然倒转反握了软剑,剑尖直直刺向自己心房。

映雪慌乱站起身,喊道:“皇上,不要。”众妃亦慌乱,自己的男人这一危险动作心慌不已。

此时,玉凝嘴边漾起一抹笑意,突然起身,握了他手腕,阻止他将剑刺下。

他站定。丢了软剑。

两人竟突然互望彼此双眼,互握彼此双手,几多蜜意柔情,辗转意切。又见她含羞带怯的看他一眼,他刮刮她鼻尖,竟你侬我侬了起来。

月下、邢掣互看一眼,一起说道:“什么情况?”又一起问道:“你也不懂?”

两人茫然摇头。又朝舞池看去。

琴箫和鸣的乐声悄然停下,皇帝和薛妃这一舞,以十指交握,凝视互望收尾。

他道:“朕的答案,你满意?”

玉凝重重点头:“讲好了,不能变。”

他道:“永远不变。”

紧凑的鼓点倏然响起。凌思远身后的四十美人各个手持笨拙木剑,伴着鼓点轻巧翩然入场,将皇帝和薛妃二人围在中间。

凌懿轩和凌武心头一惊,互望一眼。

前者以箸沾酒,在桌上画下几字:事情有变,另择时日。

后者会意,也以同样方法写下几字:谁在帮四哥?

凌懿轩顿了顿,画下:有人在帮你、我。杀手已非你派去那四十,若没猜错,杀手是四哥的,有人暗助你我,将利刃换做了木剑。

凌武大惊。微呼出声。

凌懿轩暗自环视一周,却见无踪正朝他看来,他心头一紧,拢眉深思,又看去无踪,只是无踪已经别过脸去。

凌思远却捏捏下巴,暗道:薛玉凝好有趣,我若将她带回藩地,让她帮我牵马,必然好玩。

凌烨宸抱起薛玉凝,在她耳边道:“你很聪明,木剑确实不能伤人。七弟对你一定感激涕零。不过,从你一进养心殿,朕已经命邢掣去调了五百暗卫,埋伏养心殿外,杀七弟几人,易如反掌。”

薛玉凝大惊,小声道:“你要怎么样..?”

“朕不想怎样,就是看不得你帮着别人来糊弄朕。”

玉凝在他胸口猛捶一记道:“兄弟残杀,很好玩吗,你已经杀了凌苍,难道还要杀他弟弟?”

“七弟先使计要杀朕,朕做什么要留着他?”

薛玉凝拧眉想了想,道:“怎么样你才答应撤走那五百暗卫?”

两人被四十舞女围在中间,是以外人对于他二人并看不太周全。皇帝低头,在她唇边轻啄了一下,道:“很简单,朕要你发誓,这一辈子都不跟七弟来往。还有,这一辈子都得听朕的。朕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薛玉凝讶异,就这样?她爽快道:“好,我发誓。这一辈子都不跟他来往,这一辈子都听你的。”

他道:“骂七弟给朕听听。”

她咂舌,道:“你无理取闹!背后骂人,我不要。”

他说:“朕说的第一句话你就不听,朕凭什么相信你会一辈子不跟他来往。这就让暗卫杀了他。”说着,他便朝邢掣看去。

邢掣作势便朝外走。当真一个:爷一个眼神,我就明了。

薛玉凝急的抓耳挠腮,又朝凌烨宸胸膛捶了一记,喝道:“好啦,我骂他就是。”

凌烨宸朝邢掣点头,邢掣立刻顿下脚步,走回去和月下并肩而立。月下道:“为什么爷只看你?”

邢掣道:“因为我是男人。纯的。”

月下哭。

皇帝挑眉,看着薛玉凝。耐心等候。

薛玉凝猛的提气,恶狠狠的道:“...凌懿轩,我骂你,狠狠骂你,你四哥真是个混蛋呀!”

凌烨宸满意的点点头。竟没反应过来,凌懿轩的四哥是谁。说了句:“听话就好。”随后抱着她回了主座。

映雪早已经醋意横生,凌烨宸坐下的一瞬,映雪捞捞他衣袖,酸溜溜道:“皇上,和妹妹玩的好开心哇。跳完舞,还抱着不丢,她臀上长钉,不会自己坐呀。”

凌烨宸忽然心头一慌。推了下薛玉凝,道:“去下面坐吧,在朕腿上多有不便。”

玉凝和映雪互看一眼,当即便败在映雪锐利的目光下,却也不甚在意,从凌烨宸腿上滑下,坐在了恨生方才坐的蒲团之上。

凌烨宸道:“雪儿说到哪里去了,不过一支舞罢了,你若愿意,朕天天陪你玩都可以。”

映雪哼了一声,道:“臣妾才不会像某些人一样,勾~引着皇上去玩乐呢。”

薛玉凝背对着那两人,听到映雪讽刺的话,当即唇语撂下一句‘只当她说话在放屁’,随后自娱自乐的笑了起来。

凌懿轩留意着玉凝的一举一动,自是将那一幕收在眼中,心里煞是喜欢,笑着饮了口酒水。

映雪听见薛玉凝笑的乐呵,心里不快,好奇道:“薛玉凝,你笑什么?”

薛玉凝咂了口酒,辣的小脸皱成一团,她扭过身子,笑嘻嘻道:“我...笑屁,不行呀?”

映雪一怔,当下满眼鄙夷道:“亏你还是大家闺秀,满嘴的污言秽语,不嫌恶心?”

薛玉凝耸肩,问道:“嫌屁恶心,你还放?”

映雪白皙的脸一下子胀的通红,当即‘你’了半晌,却说不出完整的字句,趴到凌烨宸怀里娇滴滴哭了起来:“皇上,你看妹妹她了啦!欺负人家。”

凌烨宸脸容却几分忍俊不禁,手拥着映雪轻轻拍抚,对薛玉凝怒道:“薛小九,不许你欺负雪儿。再口出恶言,杖责伺候。”

薛玉凝见不得映雪趴在他怀里撒娇的模样,索性扭过脸去,又径自倒了杯酒水,灌下肚腹,不忘重重呼了一口气,喃喃道:“真辣。好酒。”

身后隐约传来皇帝若有似无的笑声。玉凝稍稍斜眼朝皇帝望了一眼,恰巧见他也朝她看来。一想到刚才对凌烨宸的考验,心里就甜滋滋。

她随即乐呵呵的看着那四十舞女手持木头剑,在凌懿轩喉咙前面晃来晃去。暗喜,想来这四十杀手心中是憋气的,看着凌懿轩却杀不得。

映雪哭腔道:“皇上,刚才跳舞时候,为什么要拿剑刺自己?看的臣妾好担心,快吓死了。”她却暗暗想着,薛玉凝方才在皇上剑上抹脖子那会儿,看得那叫一个过瘾,怎么不真的抹了脖子,死了算了。

皇帝轻咳,稍有不适。冷冷说了一句:“没什么。”

薛玉凝皱了眉头。什么叫没什么,他想赖账?她倏地转身,道:“映雪,你真想知道皇上刚才为啥‘自尽’?”

映雪心里将薛玉凝祖宗几代问候一遍,才道:“是呀,你要告诉我吗?”

薛玉凝手指朝她轻勾,道:“你来,我小声给你说。”

映雪一怔,看了眼凌烨宸,只见他也眉毛微蹙,一副薛玉凝你搞什么名堂的表情。映雪不情不愿从皇帝怀里起来,走到薛玉凝身前,站着俯视她,道:“说吧。”

薛玉凝坐在地上蒲团,仰视映雪,心头煞是不舒畅,欠欠屁股往旁边挪了几分,把蒲团让出一半给映雪,道:“你站那么高,我怎么偷偷告诉你呀?跪低身子,我趴你耳边说。”

凌烨宸脸露了然神色,知道薛玉凝要使坏,轻笑着摇摇头,不再看这两个小女人的战争,她们顶多拌两句嘴罢了。起不了什么风浪。他举杯示意凌懿轩吃酒。

映雪哪里知道薛玉凝有意整她,让她下跪,想也未多想,噗通跪在蒲团一侧,薛玉凝的身边。两手放在膝盖上,恶狠狠小声道:“贱人,可以说了吧?”

玉凝气怒,突然问道:“贱人叫谁?”

映雪脱口而出:“贱人叫你。”

薛玉凝当即拍桌而笑。“就知道是贱人叫我。”映雪这也才了然,竟被薛玉凝变着法的骂了句贱人,她怒道:“死贱人!”

玉凝再来:“死贱人骂谁?”

映雪气急,道:“死贱人骂…”

‘你’字还没出口,映雪才知险些又上当,羞窘的嗔道:“皇上,你看妹妹她啦!”

皇帝缓缓出声:“凝儿,莫要欺负雪儿。朕不容你三次。”

———————————————————————————————————————————————————

【亲,稍后还有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自拟休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