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08章:自拟休书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08章自拟休书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薛玉凝撇撇嘴,朝凌烨宸吐吐舌头。不过一想到刚才他对自己吐露了真心,当下心里乐得飞上九霄云外。

凌烨宸见薛玉凝似乎面有惧色,他才转了脸,又和众王爷喝起酒来。

薛玉凝却突然站起身,定定站在映雪身前。环胸俯视映雪。

映雪跪在蒲团,绝美脸颊扬起,看着薛玉凝,嗔道:“臭丫头,叫我跪下来,你自己又站起来,你到底要告诉我吗?你不告诉我,我晚上回~房里问皇上。”

凌懿轩满眼笑意看着玉凝,周雨晴时而给七爷倒杯酒水。凌思远亦是满眼兴味。凌武双眼放空,仔细研究四十舞女手中木剑。

众人亦都想笑不敢笑。映雪娘娘此时,怎么竟甘心情愿给薛妃下跪?

薛玉凝手捏下巴,费力思考了半天,拍拍映雪的额头,道:“你再多跪我一会儿,我便告诉你。”

映雪长长的‘哦’了一声,醒悟道:“你耍我!”她腾地站起身,抬手便要朝玉凝脸上扇去。

皇帝手臂及时一伸,将映雪揽进怀里,紧紧压住,柔声道:“雪儿,你当姐姐的,跟她计较那些小伎俩做什么。”

映雪一怔,不便再发作。

玉凝偷乐。

皇帝随即对玉凝警告道:“再欺负雪儿,朕砍了你。”

薛玉凝现下哪里有难过的心情。甜甜蜜蜜的嘀咕了句:“砍了就砍了,反正有你陪着我。路上也不孤单。”

映雪皱眉,不懂薛玉凝话里的意思。

尤怜之突然轻笑,出声道:“映雪姐姐,我听到了刚才玉凝姐姐和皇上说了什么。”

凌烨宸身体猛然一震。玉凝倒觉得无关紧要,她不怕旁人听到她和他说了什么,更不怕别人知道他们相好。

映雪道:“妹妹快说。”

尤怜之笑容可掬道:“刚才,皇上和玉凝姐姐都说了口令,对方便按口令舞蹈动作。皇上让玉凝姐姐表演拈花魅笑、贵妃醉烂酒、还有…玉凝脱~衣沐浴。”

薛玉凝咂舌,尤怜之很不客气的加了‘魅’、‘烂’、‘脱衣’几字,极尽羞辱讽刺。

映雪妒火烧心,狠狠剜了薛玉凝一眼,牙缝挤出声音道:“还有呢?”

“我来说。”玉凝道。

“没有了。”皇帝道。

两人同时开口。

尤怜之见皇上开口,慌忙附和道:“没有了,没有了。我只听到这么多。”

薛玉凝直直看向凌烨宸。

凌烨宸将美眸别开,对映雪道:“朕刚才一时起了玩心,逗了逗薛爱妃。”

薛玉凝心里揪痛,他怕别人知道他喜欢她?她凄然一笑,道:“凌烨宸,你明明说了永远不变…”

凌烨宸威胁道:“莫要再说。你知道就好。还想让谁知道?”

玉凝心里酸涩。他果然不认账,她冷哼了一声,他不想让映雪知道?那她就告诉映雪。

她道:“映雪,我告诉你皇上为什么拿剑刺自己。方才,我对皇上说:我心有你。皇上回答我:我心亦有你。我说:我爱你。皇上说:你没我爱你那样爱我。我转身咽喉划过皇上剑刃,我说:妾若死了。映雪,你知道皇上怎样回答的?”

映雪摇头。却手微微颤抖,责怪幽怨的看着凌烨宸。

凌烨宸满眼紧张,却已经阻止不及。

薛玉凝道:“皇上说:妾若身死,君相随。”

月下、邢掣心惊,互看一眼。

映雪脸容惨白,满眼泪水。她问道:“皇上,她说的是真的吗?”

无踪朝映雪打量,眼里一丝不忍。

凌烨宸叹了气,道:“朕是那样说的。”

映雪喃喃道:“是了,所以皇上刚才持剑‘自刎’,皇上爱她。皇上肯随她赴死...”

凌烨宸看了几位王爷一眼,点头轻笑。他心中想着儿女情长的事,现下场合来说实在不合适。便对映雪道:“没有的事。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不真情演绎,舞曲怎么好看?”

薛玉凝心头如遭重击,身形不稳向后退了两步。他...是逢场作戏。她竟傻到相信他是真心的。

映雪不依,哭道:“臣妾不信,如果皇上不爱她,那就休了她。”

凌烨宸眉头紧拢,头隐隐作痛,敷衍道:“好,朕休了她,休了她。雪儿,你莫要再哭,兄弟们都在,难道要朕撇下兄弟,跟你两人谈情说爱去?朕越发觉得你不一样了。怎么和她计较了起来?”

薛玉凝却将凌烨宸字字句句都当做负心的话去听。她只当他不愿意承认跟她好。心里委屈,当即哭了,暗暗想着:为什么跟我好不能让旁人知道,前一刻还永远不变,现在又死不承认,偷偷摸摸、遮遮掩掩的,做什么。

月下拉了把邢掣,小声道:“出事啦,两个都哭了。你看看,我早就警告了薛妃要离皇上远点。”

邢掣道:“还好恨生娘娘走了。不然三个一起哭。更糟。”他顿了顿,笃定道:“我就这辈子就只娶一个。”

月下问:“冬儿吗?”邢掣道:“嗯。”两人一个激灵,突然互望一眼,邢掣抬手猛的朝月下后脑勺上砸了一记。

玉凝见映雪在皇帝怀里哭的梨花带雨,她紧攥了拳头,咬咬下唇,转身便走。她暗暗道:不招人待见,我躲得远点总可以。

凌烨宸伸手攥了薛玉凝的手腕,声音疲累,问道:“你...又是做什么去?”

薛玉凝抬袖抹去眼泪道:“回储秀宫,自拟休书。卷铺盖回去薛府。”她每个字说的都冷酷,斩钉截铁。

她猛然挣脱了他手腕,踉跄倔强的一步步走。

凌烨宸心头猛然收紧,起身便要追,却被映雪捞住衣袖。

他一时心急,未作考虑,当即便拂开了映雪的手。上前按住薛玉凝双肩,将她转过身来,质问道:“朕说要休你,你不在乎,你很开心,是不是?”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改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