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18章:追魂丹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18章追魂丹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烨宸气火攻心,加之胸口剑伤未作处理,忽觉一阵头晕目眩。他深深看着薛玉凝,只见她气息奄奄,沉沉睡着,似永不会醒来。

他心脏一阵翻搅,登时恼怒,令道:“邢掣,给朕杀了这些庸医。”

御医山呼讨饶。磕头若捣蒜。

邢掣俊颜冷冽,暗叹一声,上前有礼点头示意,淡淡道:“在下,对不住各位。”他拔出冷剑,从身近的人开始,连刺十数人。殷红血浆打湿了光洁的地面。

不知谁喊了句:“薛妃娘娘,你醒醒,求你救救大家!”

月下心惊,生怕皇上被惹怒,会做出更冷血的举动。

然而,薛玉凝突然手指轻动,她眉心紧蹙,长睫忽闪,串串泪珠顺着眼角流下。

凌烨宸见状心头一震。抬手阻止道:“邢掣,住手。”

邢掣闻言,剑刃立刻顿在一名御医的脖颈间。

只听,凌烨宸小心拭去她眼角泪水,酸涩道:“你薛主子哭了,她定是责怪朕肆意杀人。朕不能让她伤心。”

邢掣吐了口气,和月下互看一眼。他收剑入鞘,对脚边那御医有礼道:“你受惊了。”

那御医是个老人家,当即瘫软地上,老泪横流,哭一阵笑一阵,何止受惊,当真要受惊致死,他嘴里声声喊着皇上万岁。可是,日后这老者回家每每给他子孙讲起今日遭遇,都会捏一大把冷汗,暗骂皇帝狠辣昏庸、纵女色,同时他亦会全家烧香拜佛叩谢上天保佑,让他捡到一条命。

月下大感蹊跷。皇上才下令邢掣住手,薛妃泪水当真就止住了。

冬儿端药进来时候,巧见皇上轻笑在她家主子额上印下一吻。她小声道:“皇上,让奴婢喂主子吃药吧。”

“朕来。”凌烨宸伸手端起汤药。舀了一勺,在唇边轻吹了吹,低手喂了薛玉凝。熟料,她根本不能吞咽,药汤全部顺嘴角淌去脖颈里。

他忙用衣袖擦去她脖间药汁。

他眯眸略想,突然端起药碗,噙了一口药汤在嘴里,俯身唇齿相贴,将药灌到她口中。他抬头查看,见药果然没有洒出,心头一喜,欲再噙一口,再灌她喝下。

可是,一阵急咳,薛玉凝将那药尽数吐出,又见大量殷红的血从她口中冒出。

他慌了神,一筹莫展之下,连唤几声:“凝儿…”她毫无回应。

他当下大怒:“你们给她熬得是什么毒药?害她吐血不止!好好的人,你们要毒死她么!”

众人皆大气不敢喘一下。

实非药的问题,而是薛妃咽喉胸腔之内已经全是积血,根本无法吞咽任何药物。

说她能活半月,是因为皇上不断往她体内输入真气,她靠此残喘而活罢了。实则,这样活着,对她来说比死还不如。

凌烨宸失去了理智,怎也不愿接受她要离他而去这一事实。

他倏地起身,将药碗摔个粉碎,喝道:“她要是死了,你们都要去陪葬!”

他如盛怒的豹子,来回踱步。突然烦乱蹬翻了檀木桌椅,掌风扬起,击碎了一人高的古董花瓶。又见他挥拳狠砸墙面。直到拳头血肉模糊,直到累了,他才靠在墙上重重喘着。双眼痛苦紧闭。

突然间,他又快步回去榻上,抱起薛玉凝,紧紧搂着,将俊脸埋入她发间,一遍遍无助说着:“凝儿,朕该怎么办,怎么办…”

邢掣、月下两人急的跳脚,想要为皇上分担痛苦,却无计可施。无踪环胸冷静而立。

门吱呀打开,有人进了房来,月下看去,这女子一袭红纱,眉眼妩媚,身段窈窕,正是恨生娘娘。

凌烨宸闻得脚步声,不耐道:“你来做什么?”

恨生瞥了眼薛玉凝,无关痛痒的说:“来看看.....她死了没有。”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皇上且才冷静下来,就又来个挑事的。

凌烨宸嘴角邪佞勾起,双眸冷若寒冰,他倏地扬起大掌扼住恨生细颈,向下压去,恨生噗通跪在地上。

他冷道:“她死不死,你没命看到了,朕却可以立刻让你死给她看。”

恨生气血上涌,脸颊胀的通红,她不急不躁,淡淡道:“你...还杀不了我。”她左手食中两指轻巧扬起,在凌烨宸胸膛轻点几下,他立刻手臂麻木,松了她脖间束缚。

凌烨宸望了眼无踪,无踪会意,领着众御医退去,出去后,掩了房门。

凌烨宸不悦睇了眼恨生,道:“我娘让你来的?”

恨生点头又摇头,道:“也对也不对。欣姨不让我来,我也会来。”

凌烨宸冷笑了下。再无其他。

恨生挑眉看了眼他怀里的女人。从衣袖里取出一颗赤红丹丸,递到凌烨宸眼前:“追魂丹。不想她死,就喂了她吃下吧。”

追魂丹,暗阁奇药。制法不易,乃是用北方极寒之地的奇虫异草炼制而成,十年炼制,方成一颗。夜不悔当时炼制了一颗,却从未用到,将阁主之位传给恨生时候,一并将药给了她。

凌烨宸满心疑惑。将药丸递给月下,警惕道:“验药。”

月下接过药丸,小心查验了起来。他一直寻觅方子,为皇上除去胸口毒蛊。对各种偏门毒物皆有研究。

恨生苦涩一笑,道:“她现下已经这个样子,我还需要下毒么?”

凌烨宸反问:“怕朕验药么,不怕的话,问什么?”

恨生秀眉微蹙,嗔道:“凌烨宸,你欺人太甚…”

凌烨宸轻轻道:“她初进宫时候,你鞭笞她在先,让她膝跪钉砧在后,朕都记在心里,朕怎么能不对你加以提防?”

恨生深吸口气,道:“是啊,那时候皇上还对臣妾宠爱有加、任由臣妾妄为呢,此刻...全变了。”

凌烨宸眉头深锁。淡淡道:“朕只恨自己当时由着你伤她。”

月下上前道:“皇上,药没有毒。且是千载难逢的绝顶好药。”

凌烨宸面露喜色,声音也柔和了几分:“给朕说说,怎么个好法?”

月下说:“追魂丹,药如其名,能使死人复生、行尸而走。能使活人长寿。皇上说,好是不好?”

凌烨宸大喜,道:“把药给朕。”他捏过追魂丹,当即便想喂薛玉凝吃下,可突然想到她无法吞咽,当即又拧了眉头。

恨生见状,不悦出声:“让她含在嘴里吧。药自会慢慢化开。”

凌烨宸依言,撬开薛玉凝牙关,将药丸放进她口中。随后他重重舒了口气。随后,又痴痴望着薛玉凝。头也不抬,突然道:“她什么时候能醒?”

“快则一天,慢则三天。不过,像她这种笨蛋兴许会更慢。”恨生犹豫了会,道。

凌烨宸不悦睇她一眼。

恨生脸容一敛,道:“欣姨已经查到了陈凤仪将兵符藏在了慈宁宫密室里。她正设法找到进入密室的机关。”

“嗯。”皇帝轻轻应了声。

“欣姨说,你胸口毒蛊的解药,应该和兵符是放在一起的。”

凌烨宸点头不语。毫不关心。将玉凝根根葱指,细细端详,抬到唇边轻轻吻着。

恨生别过脸,不看凌烨宸与薛玉凝的亲昵举动,她道:“到时候,欣姨会设法拿到兵符和解药。”她顿了顿,凌厉道:“欣姨让我提醒你,不要因为薛玉凝心生动摇,莫要忘了薛相当初是怎样拆散你们母子的。”

凌烨宸一敛剑眉,薄唇轻抿:“知道。我从未忘记我娘所受屈辱。我定会杀了薛晟为她报仇。”

“欣姨要你杀的不单单是薛晟,而是灭了薛府满门。”

凌烨宸身形一僵。沉默不语。

恨生突然黯然道:“到时候,你拿到了兵符和解药,我…就可以杀了陈凤仪报仇了。”

凌烨宸听到她声音失落,他轻轻的说:“你自小被她丢弃,身世实在可怜,与朕算是同命相怜。你大可放心,到时候陈凤仪任你处置,要杀要剐随你。”

恨生听他语气轻柔、暗含怜惜,心头一热,泪涌上眼眶。她道:“那...我杀了她之后...就要离开这里,回暗阁去啦...想问问你的意思...”

“你喜欢就好。”他道。

恨生心头一窒,转身悄然向外走去。

“恨生。”皇帝出声唤道。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么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醒来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