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25章:花...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25章花...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下挠挠头,捏捏耳朵,小声的道:“...爷,那粥...是奴才盛的。”

凌烨宸俊俏的脸黑气沉沉,无名怒火冲将上来,正欲发作。斜斜看到薛玉凝正朝他看来,似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他一怔。将怒火压下,嘴角挤出抽搐笑意,朝月下睇去一眼。月下冷汗狂飙。搂住邢掣腰身。

凌烨宸起身来到床榻前,向薛玉凝点点头,温文一笑,道:“好好休养,困了就小睡会。”见她没有答话之意,他苦涩一笑,踏步而走。才到屏风处,薛玉凝的声音传来:“凌烨宸。”

凌烨宸欣喜驻足,转脚转身,道:“怎么?”

她微微一笑,道:“传御医帮你处理伤口吧,还有,那身衣服从宫宴穿到现在,我已经看在眼里,能换下来了?”

凌烨宸被拆穿心事,心里一窒,羞窘轻笑。但是听到她关心他身上的伤口,心头一暖,开心了起来。

薛玉凝又道:“去吧...别忘了向御医讨些治胃痛的药。”

凌烨宸突然惊道:“凝儿,你胃痛么?”

薛玉凝拧眉不语。他突然手抚上胃部,‘啊’了一声,面露了然,调笑道:“看来,我还要再向御医讨些治疗‘不解风情’的药。”

薛玉凝走到窗前,背对他而立。摆摆手让他离开。

——————————————————————————————————————————————————

翌日,凌烨宸未作声响,突然恢复早朝。一早就去了金銮殿。

百官多数皆恭敬地候着。却有几名自成一派的重臣,见皇帝一连十日未曾早朝,于是他们也自行不来,大有不把年轻的君王放在眼中的意思。

怎也没料到皇帝今日突然就早朝。

凌烨宸虽年轻,却狠辣,当即大怒,免去那几人官职。立刻便让月下宣读圣旨,封几名年轻官员填充空缺。

百官皆百思不得其解,罢官封官一事究竟是巧合,还是皇帝一早便要扶植新势力。但百官却对这年轻的王者,多了几分忌惮,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此话实在属实。

那天与薛玉凝一同用膳之后,每到用膳时候,凌烨宸自觉的会走到餐桌前,与薛玉凝同桌而食,夹菜,倒茶,赔笑,讲故事,无所不尽其能。

这两天,时而全虾宴,时而全蟹宴,蒸煮炸炒炖,各种花样。薛玉凝起初也自欢喜,惬意享用。

可是,十几餐不是虾就是蟹,她便不依了,筷子一丢,嗔道:“好啦,你已经成功让我恨上这两样吃食了,满意了?”

凌烨宸道:“除了虾蟹,你还喜欢什么?朕让厨子做来。”

薛玉凝生怕说出个什么名字,他又会孜孜不倦的让她连着吃上几天,于是她一字一顿道:“除了虾蟹。多谢。”

凌烨宸见她与他说笑,倍感欣慰,随即恢复了正常饮食。两人隔阂又少了几分。

只是薛玉凝却总有顾虑,对他态度时好时坏,有时对他笑着笑着,突然间又凶巴巴,凶着凶着又笑了起来。他便心惊一阵,肉跳一阵。都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此话不无道理。

凌烨宸用膳时候和邢掣、月下、冬儿三人款款而谈,聊些家常,尽都是挑些薛玉凝的事说,薛玉凝有时静静听,有时候也会忍不住插话一句。

这天冬儿提起薛玉凝儿时趣事,说薛玉凝心爱铃兰花,说铃兰花开花时候,花骨朵向下,白白嫩嫩的,像是娇羞的少女,可爱极了,于是曾亲手种了一株铃兰,日夜呵护手边,煞是喜欢。不料那铃兰还未养到开花时候,便被野猫连根抛了出来。

薛玉凝听到此处,不免心伤,叹了口气,道:“那时候,又是浇水、又是施肥,天天盼着它开花结果,谁料…”

冬儿笑道:“从那以后,主子便再也没种过花,连最爱的铃兰也不甚喜欢了。”

凌烨宸道:“这是为何,怎么会连铃兰也不喜欢了,该是恨那野猫才对呀。”

薛玉凝看了眼凌烨宸,叹道:“那时候,我眼睛眨也不眨的盼着铃兰开花,晚上做梦也是铃兰开花的样子,投注了多少心血,却都白费了。”她顿了顿,道:“既然养不活它,干脆永远不养就是了。免得...再失望伤心。”

凌烨宸轻敛英眉,心下知晓她以花喻情,暗指他们不能继续姻缘,他道:“为何不多给自己一次尝试的机会,兴许就能将铃兰养活了呢。”

她双眼讶异,知他暗指让她试着再爱他,于是皱眉道:“为了不确定的事情再去轻易尝试,我不要。不就是一株铃兰么,罢了。”

他按压她双肩,逼视她双眼,道:“不单单只是一株铃兰。凝儿,若是你愿意再养一株铃兰,朕与你一起将它呵护。好不好。”

薛玉凝心里一动,他眸光流转,满是浓浓情意,她竟也陡然升起一股冲动,真要与他一起养一株植物。

凌烨宸见她目光挣扎,却也满是希冀,他道:“你稍等片刻,朕去取来花盆。”

他说罢,转身夺门而出,不多时当真拿了花盆回来,花盆里面大半盆黑色土壤,肥沃有力。

冬儿觉得那花盆眼熟,看向邢掣:“喂,我问你,那花盆原先种的可是皇上最爱的海棠花?”邢掣点头。

原来凌烨宸方才奔到院中,找了一圈,仅觉那海棠花的花盆煞是好看,于是三两下将海棠花连根拔去,抱了花盆又奔将进来。

薛玉凝见他满头大汗,心头一动,嗔道:“说风就是雨的家伙,说去拿花盆,便真丢下饭碗去拿了。你也不问问我有无铃兰种子,现下我是真的没有种子。你说说该如何是好?”

凌烨宸一怔。他当真没想到还需要种子这一说。他轻道:“这...”

见他没了主意,薛玉凝心头一乐,幸灾乐祸道:“看看,皇上兴冲冲的要养花,却没有种子。臣妾看,皇上干脆将自己种下好了,别浪费了大好的土壤。”

冬儿掩嘴而笑。邢掣、月下亦是忍俊不禁。

凌烨宸俊脸飞红。他局促抹了把额上汗水,丢下花盆,突然将薛玉凝双手拉过胸前,贴在他胸前,柔声道:“将朕种下就种下,有什么不可以呢,那样,到来年春暖时候,就会结出很多很多的我。开出很多很多的花。”

薛玉凝听得他认真的语气,这番逗趣的话,使得她心间暖意乍起。

凌烨宸抿唇轻笑,轻轻的道:“开出的花,每一朵都有说头。一朵花叫作皇帝,为凝儿编织秀丽河山、打拼天下,一朵花叫作丈夫,陪着凝儿谈情诉爱、西窗夜话,一朵花叫作侠士,带着凝儿闯荡江湖、走遍天涯,一朵花叫作仆人,给凝儿捏肩揉背、端茶倒水,一朵花叫作受气包,随凝儿差遣、任凝儿打骂。一朵花叫作我爱你,这花奇怪,只会说一句话...:对不起。”

凌烨宸的声音稍稍颤抖,似从未说过这般婉转情话,薛玉凝欣喜又动容,眼眶润湿。

凌烨宸抬手拭去她眼角泪珠,轻轻的道:“还有一朵花,叫作...”

薛玉凝心怦怦直跳,欣喜、紧张又期待,见他突然停下。她想也未想,问道:“叫作什么...?”

———————————————————————————————————————————————————

【稍后还有一更~~~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会怕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