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26章:会怕吗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26章会怕吗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贝齿轻咬点蜜下唇,怔怔望着他,秋水眼眸淡扫薄薄雾气,贴在他心口的一双小手战栗颤抖。

凌烨宸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神色,薄唇轻抿,一缕笑意不露痕迹,他附耳到她耳边,哑声道:“还有一朵花叫作父亲,疼爱凝儿的子女。”

她拧眉,抬头看向他,脸颊从他薄唇滑过,她一惊,憨憨一笑,向后撤去,却腰间一紧,被他揽住了腰肢。

她道:“你好没趣,我哪里有子女给你疼爱?”说罢当即觉得有种上当的感觉。

凌烨宸挑眉,在她脸颊飞快轻啄一下,在她没有反应过来时候,邪气无赖说了句:“是哦,多亏了你提醒朕。”他故作犯难道:“这朵花的用途实现不了,这可如何是好呢。”突然轻叹了声,在她耳边道:“那不如,终日将你囚在榻上,给朕生一堆娃娃。”

薛玉凝脸上一热,双颊霞红,羞窘又气恼,脸又白又红,一字一顿道:“生...娃娃。生你个头啦。”

她突然从他怀里跳脱,双手轻摆,往脖间送着凉风,脑海一片空白。瞥见了地上的花盆,当即嗔道:“这花盆实在太小,种不下皇上。皇上想开花,还是另觅它法吧。”

凌烨宸环胸而立,满眼兴味,看着惊若小鹿的她。

薛玉凝登时出了一身冷汗,忽觉这些时日身处上风,怎么这一刻被他反败为胜,占了主导。她镇定的道:“冬儿,把抽屉里的铃兰种子拿来。”

凌烨宸开怀而笑,道:“这才对么,你早些乖乖将种子拿出,朕也不用牺牲皮肉来逼你就范了。”

薛玉凝低头蹲下,双掌在花盆土壤里翻来翻去,恼的抓起一把土丢去他身上,道:“闭嘴啦!谁要你牺牲皮肉。你若再说,回去屏风后面躲着去。”

凌烨宸耸肩一笑,卷起衣袖,蹲下身,也将手掌埋进土壤里翻弄,却有意无意的总和薛玉凝的手擦碰。换来她无数白眼和啧啧声。他则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道:“恼了呀?搬起花盆砸朕,或者把花盆扣在朕头上,哈..可惜,你搬不动。”

薛玉凝咂舌,道:“好有意思呀。你儿子甄儿都比你懂事。”说罢,就又心头一窒,失落不悦了起来。

凌烨宸一怔,慌忙道:“冬儿将种子拿来了,快,你教教朕怎么种铃兰,朕还从未亲手种过花草呢。”他从冬儿手中接过一个刺绣香囊,从那香囊里倒出几颗种子,递到薛玉凝面前。

薛玉凝叹了气,跟他确实有太多不能触及的话题,一不小心,就会触及伤痕,疼痛开来。她见了那几颗种子,儿时养花的热情突然间涌上心间,抛开了烦心事,从他手里将种子接过。

凌烨宸松了一口气,走到她背后,从身后环住她,握住她双手,道:“朕与你一起将它种下,朕保证,一定会开出比你还美的花。”

他的气息在她颊边吞吐,她一时失神,任他半拥着,四只手交叠,将铃兰种下。

随后,凌烨宸见薛玉凝对他不再像往日那样防备,他命人撤去屏风,在房内加设一榻一桌。

榻离她床榻甚远,用以他晚上睡眠,桌摆在他的榻边,用来批阅奏折,处理政事。

薛玉凝没有将他赶出去。除了用膳时候,她大多都还是卧床休养。

十尺之外,凌烨宸则埋首堆积如山的奏折。

薛玉凝困意上来,昏昏欲睡。只是,睡睡醒醒间,只觉得凌烨宸离她越来越近。不单单是他离得越发近了,连同桌子一并也越发的近了。待到她小睡醒来时候,凌烨宸已经在她榻侧而坐,小桌也已经摆在她床榻边上。

他左手紧攥着她的一只小手,右手拿着奏折凝目细看。

薛玉凝要将手抽出,他却将她手攥得更紧了些,责道:“莫要乱动,朕此刻不能分心,会误了国家大事。爱妃,你万不能当了千古罪人去。”

薛玉凝苦笑不得,却心中升起一丝甜蜜。嗔道:“你...趁机轻薄我。”然转瞬间便又想到了凌懿轩满头白发,双腕伤残的惨状,又沉下脸,自责了起来。又道:“你放开我。”便将手又从他手中抽回。

凌烨宸将她脸上喜怒看在眼中,莫名一笑。未出声询问。为她递去一盘吃食,道:“闲来嚼着玩吧。”

薛玉凝见那盘中是些糕点糖果,心头又是一动,暗暗的道:我和零嘴又没仇。伸手便将那盘子接过。

凌烨宸暖暖一笑。

夜晚时候,凌烨宸每每批审奏折到深夜,薛玉凝睡去又醒来,见还有弱弱灯光,拉开床帏一看,他竟还在执笔书写。她心生不忍。忽见他毛笔写不出字来,原来是没了墨,于是她披衣坐起身,帮他研了墨。

凌烨宸微惊,放下纸笔,揽过她腰肢,将她抱在腿上,轻声道:“朕把你吵醒了?”

他淡淡馨香气息将她环绕,她忽然莫名的心安,她摇摇头,不觉间伸手环了他腰身,轻轻的道:“还要很久吗?很晚了。”突然又道:“我不是关心你,只是...问问。”

见她娇怯模样,他心头微动,低头欲吻她脸颊,她却将脸别开,躲过了他的唇。他一怔,知道她还未打开心结,于是也不勉强,轻声道:“这就睡了。”他将她置于榻上,为她盖好被褥,道:“一个人睡会怕吗?”

薛玉凝忙摇摇头,斩钉截铁道:“不会。”

凌烨宸轻笑,道:“不要怕..在你没有接受朕之前,朕不会逼你做不情愿的事情。”他点点头,放下罗帐,转身走开。

薛玉凝突然心中酸涩,泪水涌出。向他看去,可是视线被罗帐阻隔,看不到床帐外的事物。只闻窸窸窣窣的声响,似是他退去了衣衫。又听到似乎移动重物的声响。随后又是他翻身躺下的声响。

她也闭起眼,心里乱糟糟,无法安睡。

“凝儿。”凌烨宸忽然唤道。

薛玉凝一惊,他的声音竟近在咫尺,仿若就在罗帐外。

她伸出细瘦手臂,撩起帐子一看。倒抽一口冷气。原来刚才那移动重物的声响,是他将他那张床榻移了过来,和她的床榻并在了一起。

两人此刻虽分睡两床,可是两床之间仅隔薄薄一层轻纱帐。他的脸颊,就在她面前。她能感觉他的气息洒在脸上。

她倏地放下罗帐,噌的一声靠去墙边。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么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小聪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