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30章:私通款曲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30章私通款曲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薛玉凝绞尽脑汁的想了想,气馁的摇摇头,俏皮道:“我当时那么年轻,根本不记事,怎么知道他是谁哇?”

凌烨宸失落,本想着若来找她娘那人是男人,说不定凝儿...

“总归是个奇怪的大叔。”薛玉凝突然道。

凌烨宸攥着她手臂,捏的她生疼,他急急问道:“怎么个奇怪法?”

她听他口气又急又迫切,心里不禁犯了寻思,幽幽回答道:“...他逼着我喊他干爸爸。我不依,他便让我娘哄我喊他干爸爸,结果我吃了我娘两块糖,就喊他干爸爸啦。”

凌烨宸心头大喜,听闻薛晟那三方夫人皆都是使了手段才娶回去,凝儿的娘亲嫁与薛晟前有意中人也未可知。他当即笑问:“凝儿,你娘那晚上什么时候回去的,你可还记得?”

薛玉凝见他情绪高涨,她不明所以,拧眉道:“你这么关心我娘做什么?想纳我娘为妃啊?”

凌烨宸闻言愣在当下,哭笑不得,猛敲了她脑门一记,骂道:“口没遮拦,乱讲什么。”

她嘿嘿一笑,‘嗯’了声,说道:“天快亮的时候吧,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缩在墙角,我娘回来时候把我抱起来哄了很久才哄好。”

凌烨宸当即情念大动,暗暗做了一番思量,薛晟当日不在府中,三夫人与男子出去,翌日清晨才回,不是私通款曲,又是什么?

凌烨宸开怀大笑,搂着薛玉凝亲了又亲,当即又狠狠要了她一回,再把她扣进怀里,戏谑又认真道:“怪不得朕一直觉得你和薛相长的一点都不像。想来你那干爸爸才是你的亲爸爸。薛晟是将你娘抢来做媳妇的,不是么?”

薛玉凝心头不悦,他才把她折腾一番,立刻又质疑她身世,还暗指她娘背着她爹偷欢,并且,他还笑的这般可恶。她暗暗的道:我娘自是不会跟人私通的。可是,退一万步,即便我娘有相好的,你丫乐呵什么?

她当即怒火冲将上来,拧住他脸颊,恶狠狠道:“我和我爹长的不像,那谁长的像,你长的像吗?”

凌烨宸身体登时僵硬了几分。不适轻咳一声。

薛玉凝忽觉异样,借着月光细细朝他看去,‘咦’的一声。她倏地骑坐在他身上,看着他秀气英挺的面容,问道:“恨生是陈凤仪的女儿,那你是谁?是陈凤仪从谁家抱来的小孩?”

她坏坏一笑:“不会真是从我家抱进宫来的吧?”她话刚出口,便被自己吓了一跳。暗暗的道:若是那样,我不是跟我同父异母的哥哥...

她当即又道:“我家才没你这种恶人。”

凌烨宸手心钻出冷汗,心突突直跳,他暗暗的道:虽我疑心凝儿非薛相的女儿,然并不确信,若她知晓我与薛晟乃是父子,定会因世俗之嫌,离我而去。

随即,他脸容失落道:“朕从小不得先皇宠爱,母后也对朕甚为严苛,兄弟们也排挤朕。想不到现在连凝儿也嫌弃、怀疑朕的身世。朕...活在世上何其孤独悲哀。”

薛玉凝见他面色凄然苦楚,一时之间起了怜惜之心,她搂住他手臂,急急解释:“我..没有嫌弃你,只是想了解你的身世。你不愿意说,想必是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家的孩子吧,那便不说罢了。”

凌烨宸暗暗吐了口气,将她拉下,让她趴在他胸膛,他淡淡道:“关于朕的身世,你得去问太后。朕想就只有她能给你一个真正的答案。”

薛玉凝一怔,皮笑肉不笑:“我哪里敢问她,上次暗骂她老人家是疯狗,她一定恨不得将我剔骨吃肉,我躲还躲不及呢。”

他见她谈陈凤仪色变,面容满是惊恐之色,他一时之间起了保护欲望,冷然决绝道:“朕跟你保证,不需要躲她很久了。”

薛玉凝不解,抬头看向他时,他眼中正巧闪过几分阴鸷狠辣,吓得她手足冰凉,浑身冷汗直冒,当即闭眼装睡。谁知,一不小心假戏真做,睡着了去。

随后一些时日,皇帝常常以毒发为由向玉凝索欢,她不依,他便当真动作潇洒的手捂心房,风姿万千的呕出鲜血,于是她只好就范。

谁知,他竟不定时间的便要毒发一次,御花园赏花时候,突然就抱着她回养心殿去了。正泛舟湖上,不及防的,又拎着她进了船舱。晚上竹林赏月,突然又屏退下人,将她按在栏杆上去。

这夜,求爱索欢良久,两人皆已经睡下。

夜深时候,叩叩几声,敲门声起,月下小声说:“皇上,可是歇下了?”

凌烨宸一向睡得轻浅,闻声睁开双眼,薛玉凝沉沉睡颜便在眼前,他满意扬起嘴唇,轻啄她脸颊,在她耳边轻唤几声:“凝儿。”她皆无反应,是睡的深了。

他披衣下床,开门出去了。

门咔嚓一声从外面关起,薛玉凝倏地睁开水灵大眼,方才月下说话时候,她也醒了,现在她盯着门边,突然好奇了起来,于是悄悄披衣下床,蹑手蹑脚走到门后,贴耳门上,静静听去。

门外窃窃私语声浅浅传来。

“皇上,锦州探子来报,映雪娘娘一行还未抵达。”

———————————————————————————————————————————————————

【亲,谢谢读文,惭愧,这一章,还是榻上度过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嘿嘿,明天见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细数时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