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45章:多一道伤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45章多一道伤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护着我,你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玉凝愧疚不已,与他相比,她身上竟没有一处伤痕,他方才将她紧紧拥在怀里,用身体为她造了一堵坚不可摧的墙。

夜翎喉间一阵紧致酸胀,咳了几声,血水顺着面具流下,他疼得眯了眼,却抬手拭去她脸颊泪珠,急促喘着,低笑道:“哭什么。被划了几刀而已,不跟你女孩子家一样娇弱,一点都不疼。”

淡淡幽香掺杂着男性的热血气息将她缭绕,她心胸涌动,又落下串串泪珠。

眼角余光瞥见他骨节分明的手上竟也是刀伤,她急忙欲退下衣衫帮他裹伤口,他却攥住她双腕,不羁调侃:“穿着吧,我身上伤口多,将你身上衣衫褪尽也裹不完,你若因此着了凉,那,我又要多一道伤了。”

“多一道伤?”她不解的问。

他深深凝着她,微微一笑:“你着了凉,我会心疼,不是多了一道伤么?心伤可比身上的刀伤来的厉害。你好好的,便是对我的报答。”

泪模糊了双眼,她抽泣,轻轻的问:“为什么…为什么待我这么好?”

“应该的。这是我欠你的。待你好,便如同呼吸一般自然而然。”

她心口被暖流重重撞击。暗想:他真的是当年差点将我踢死的凌苍么?难道是因为当年亏欠我,所以对我这般好?可是,不至如此舍身相救啊。

夜翎起身,拥了她腰肢,朝地宫更深处走去。

薛玉凝叹了气,小心搀抱着他腰身,幽幽道:“要是我没有触碰到最初那个机关,我们也不会历经这些灾祸。”

“这里机关陷阱皆是相生相连,你不触动那一个,难保你不会触动别的。不过,...若是知道机关所在以及破解之法,那么,徜徉地宫,通行无阻,也易于反掌。”

薛玉凝垂眸思忖,暗暗的道:我方才跟着他已经学会了怎样破解这些机关啦,想来日后,我自己也可以出的去。

“在想什么?”他忽然道。

她一怔,摇摇头,‘嗯’了一声,小心搀扶着他,淡淡道:“在想,几年前你和映雪相见,所谓何事。”

夜翎不答。面具下的脸容却阴霾可怖,满是掠杀之色,危险极了。

她也并未期许他回答,兀自接着道:“…其实,你和我都是可怜的人。映雪对你无心,凌烨宸对我无意。你…何不解脱自己,也成全他人,放下对凌烨宸的恨,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呢?”就像她一样,得不到的,就放弃好了。

夜翎突然轻轻笑了,这丫头果然一口咬定他就是凌苍,他道:“映雪对凌苍有意无意我不知,但是,凌烨宸对你一定有心。不然,我不会接近你,让你帮我解决他。”

她心中猛地被蛰了一下,笑道:“你这样觉得?我也有几次觉得他对我有心,可是,总是在我以为他心里爱我的时候,却发现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原来是我弄错了。”

“当年,凌苍意图奸污映雪。”他冷冷的道出迟来的答案。

他的身体突然紧绷,微微抖着,像是生气愤怒一般,她不解看了他一眼:“哪有人用奸污一词形容自己所为?你真是怪人。意图奸污…?映雪也奇怪,明知你爱她,还约你相见,倒像是有意为之,故意让你奸污似的。”

夜翎突地顿下脚步,情绪激愤,声音一时无法抑制的慌乱,厉声道:“凝儿,…你没有骗我,是映雪约见凌苍的,此话当真?”

薛玉凝愣愣的望着他,为什么他紧张映雪,她心里会酸酸涩涩。点头道:“不然呢?我所知道的确是这样,还是你这当事人有另一番说辞?”

夜翎自知失态,拉着她的手,别开脸颊,轻咳一声,避重就轻道:“走吧,我们快些出去,这里到底不安全。”

两人相互扶持,走了一个时辰,闯过了几个较为温和的陷阱,突然眼前开阔、空旷了起来,从他们脚边到对面,中间竟是一个断崖。断崖边上满是各色花草,偶尔跳过几只野物,若非是陷阱,倒别有韵味。

“这是最后一处,我们便出宫去了。”他指着断崖淡淡道。风呼啸吹过,将他声音吹得凌乱破碎。

薛玉凝担心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身受重伤,抱着我定然使不动轻功了。我们如何过得去?看来,我是必死无疑。”

“与受伤无关。便是没有受伤,我亦不能抱你过去。”

薛玉凝不解,他武功精湛,却自认不能?只听夜翎又道:“从你我脚下,到对岸崖壁约二十丈,距离太远,中间无借力的地方,我若冒然抱你过去,崖底不过多两具白骨罢了。还是说,你要和我做一对亡命鸳鸯。”

薛玉凝叹了口气:“自是不要。”突然灵光一闪,他提议道:“那你是如何来往于此的?我们便按那法子出去。”

夜翎指了指深不见底、白雾缭绕的崖面,道:“你仔细看看。”

薛玉凝蹲下身看去,只见两边崖壁之间绑着数根浑圆绳索,她心喜:“可以在绳索上借力么?”

夜翎摇摇头,道:“我一个人可以。抱着你便不行,这绳索仅能承重一人。你…敢走这绳索吗,单独?”

薛玉凝斜斜看了眼崖下,登时觉得腿脚发软,头昏目眩,颤声道:“试试吧。”

夜翎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背依上墙壁,笑道:“那就试试看。”

他,就这样看着?薛玉凝心里泛起嘀咕。

伸出左脚,颤巍巍踩在那绳索之上,只听咿呀数声,绳索晃动不已,她根本无法立足。狂风从崖底刮起,将她裙摆掀过头脸。

她眼前一黑,惊出一身冷汗,倏地把脚缩回,抱膝坐在崖边花草上,哭喊道:“好害怕,吓得脚软了。我不要过去了。夜大哥,你先走一步。这下反过来了,得劳烦你每天给我送些膳食过来。我不挑嘴,只要口味清淡一点,除了牛肉、羊肉、兔肉一口不能吃,其他都可以,谢啦。”

夜翎一怔,这叫不挑嘴?开怀笑声崖壁间回荡,卷臂将她娇小身躯嵌进怀里,道:“一起走。逮几只活牛、活羊烤来吃。生食兔子也不错。”

他说着便朝那崖壁之间的空挡走去。

他的话让玉凝胃里一阵痉~挛,他的举动,又使得她猫一样,嘤咛一声,抱住他头颈。

他竟不使轻功,也不走绳索,而是双脚踩空,走在两面崖壁之间,脚下便是深渊,她惊呼:“喂,你做什么!跳崖上瘾了不成!”

———————————————————————————————————————————————————

【稍后还有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小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