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48章:何时再见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48章何时再见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来,凌懿轩一行四人当日从皇宫逃出之后,垂死的七王爷意识迷离之际,竟将一切布置妥当,派人马一路西逃,将皇帝的追兵西引,而他们四人则转而来到了皇宫背阴处密林中。结庐疗伤、养精蓄锐。

“懿轩,是懿轩!”薛玉凝喃喃道,莫名的,心中热血涌动,泪扑簌从两颊落下,掩嘴而泣。

“哭什么,好伤心么?”夜翎手臂占有一般环在她腰肢,他也伏在乱石上,双眸若鹰一般锐利,扫过围着篝火而坐的凌懿轩众人,以及周遭千数精兵,这些兵将内息深敛,竟各个都是绝顶高手。

薛玉凝不知他在气什么,哽咽道:“见到懿轩,我高兴,当然会哭啦。你看到你弟,难道不开心吗。”

夜翎眼中闪过一刹阴鸷,凉飕飕,冰冷冷道:“开心,致死。”

薛玉凝怔怔望着他,只觉他的话,别有深意。但见夜色下,他眸光稍异,朝三丈外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槐树看去,她循着他视线而望,只见树根交错处,露出了白色衣裙一角。莫非树后还有一名女子?

凌懿轩起身走去深棕良驹前,抬手去解拴在树干上的缰绳,却双腕似有不便,解了几次竟无法把缰绳解开。

周雨晴忙上前帮手:“七爷,你腕上伤还未痊愈,莫要强求,我来吧。”说罢三两下将缰绳解开递到他手里。

“谢了,雨晴。”声音有礼温文,俊朗面容却掩藏不住一丝落寞,这点小事还要烦劳一个女子,怎能不落寞。

薛玉凝心乱如麻,见了凌懿轩又是欣喜,又是愧疚,喃喃道:“他的手怎么啦。”

“被凌烨宸斩断了手筋。怎样,更恨皇帝了?”试探、微讽,笑。

薛玉凝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手腕,似形同身受般的疼了起来,转身看了眼冰冷铁面,急道:“夜大哥,我们下去找懿轩,好不好?”

压抑的嗓音,不悦又凌厉,朝她击去:“你找他干什么!”

薛玉凝骇得向后缩了缩,低低道:“我...去问问他,这一月来,过得好不好,我无论如何也该去看看他。...你一定也想他吧。懿轩若知道哥哥还活着,一定很开心的。你去和他相认,好不好。”摇着他手臂,软声软气的说着。

夜翎凝着她祈求的脸颊半晌,为了凌懿轩求他?薄唇紧抿,冷硬道:“不是现在。”

薛玉凝紧紧拧眉,既他不去,她便自己去。

她突地爬起身,从他手臂下钻出,朝乱石下疾奔而去。

“懿轩!懿轩!”她喊着,却哽咽不成声。

脚下一滑便被石头绊倒,滚跌而下,在乱石间磕磕碰碰,手掌、脸颊擦破了皮,渗出血来,也不在乎,爬起身便又朝下坡的人影奔去,她哪里知道四周还有上千人,更不知道夜翎的顾虑:若被发现,免不了一场酣战,定然九死一生。

此刻,她眼中便只有凌懿轩一人。

然,夜色下,树丛中,实在看不清楚脚下的路,一个趔趄又猛地趴在地上,她气馁的捶着地面,喊道:“懿轩,我是玉凝!”

突然腰身一紧,被人揽住腰肢,从地上提起。紧接着又被人捂住了嘴巴,熟悉的怀抱,淡淡清香和着鲜血气味将她包围,身后的男人,除了夜翎,再没别人。

她急的泪落不止,却发不出任何声响。

凌懿轩牵着马才走了两步,突然顿下脚步,朝上面暗处石丘看去。心中毫无缘由的酸涩伤怀起来,淡淡睇了眼身侧的周雨晴,问:“雨晴,...你可有听到玉凝的声音么?我…听到她喊我了。”

周雨晴也向方才凌懿轩看到方向望去,视线所及之处,只见月光下满是树影婆娑,入耳的皆是身侧篝火燃烧枯枝的噼啪声,她搀着凌懿轩手臂,道:“七爷,你又听错了,怎么又忘了,娘娘现在皇宫里,不可能出现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的。更何况现在可是深更半夜呢。”

凌懿轩眼眶酸涩极了,不觉间丢了手中缰绳,将背在背上的画轴拿在手中,紧紧握住。

他眸光深邃,淡淡扫了眼凌武和凌思远,声音焦急道:“我这次是真的听到了,再不是过去这些日子那般心乱听差了去,你们内力深厚,也没听到玉凝的声音么?”

凌武、凌思远对望一眼,凌武重重道:“七哥,我没有听到,依旧是你听错了。不是要赶路?动身吧。”

凌懿轩眼露疑色。

凌思远立即对暗处上千兵将问道:“你们可有听到什么声音么?”

“回爷的话,属下什么也没有听到。”异口同声的回答,出自上千人的口中,声音浅浅在林中轰鸣。

而,凌武、凌思远两人自是听到了声响的,可是,决不能让七哥再见到薛玉凝,不然,七哥受到的伤害只会更大。千名兵将哪敢越矩多说什么。两位王爷都没听到,他们即便听到了,也是没听到。

凌懿轩脸容失落至极,抬眸朝高处斜坡看去。

薛玉凝被夜翎紧紧握着嘴巴,箍在怀里,她又气又急,双眸圆睁,紧紧凝着凌懿轩,想确定他到底是否安好,可是,却隐约见他双眼下一层阴影,脸上亦是一层青茬,显而易见,他过的一点都不好。

“七爷!”“七哥!”“王爷!”众人突然惊呼。

原来,凌懿轩本是静静站着看向斜上方,却突然凌空跃起,几个起落便到了远处乱石堆。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冲动的要靠近这里,心中仅有一个强烈的执念引着他,似这里有什么吸引着他一般。

薛玉凝身子被夜翎向后拖拽,藏身暗处阴影中。凌懿轩近在眼前,她却发不出任何声响。无计可施之下,狠狠咬住挡在嘴巴前面那只可恨的手掌,直到尝到血腥气,几近咬掉他一块肉,手掌的主人也不肯妥协。

她难道连一句‘对不起’都不能亲口告诉懿轩么?泪一颗颗滚落,月光洒下,泪水闪着盈盈的光。

风起,将她泪珠斜斜吹下。

凌懿轩攥着画轴,四下查找,忽觉左颊几丝凉意,他抬手抹去,指上是两滴水珠,他是疯狂的,突地将那水珠递到唇边,以舌尖轻尝,咸涩的味道,是泪?

他心中一窒,不能呼吸,喊道:“凝儿,是你对不对?如果你在,回答我。”心脏突然像被尖刀剜绞一般剧痛开来,心中压抑着千万般不舍和怜惜,竟都不知来自何处,仅知道,一个月来的深深压制的思念瞬间已经决堤崩塌。

薛玉凝用力的挣扎,踢腾身后的高大身躯,对他手掌又抓又咬,哪怕他手臂已经满是血痕,鲜血顺着她脸颊流下,她却总也挣脱不得他的桎梏。

夜翎侧低着脸,淡淡看着怀里愤怒的她。暗暗的道:若是和你分别的是我,你可也会这般痛心?你何曾为我流过一滴泪?你想见他,我便偏让你眼睁睁看他离开。

四周毫无回应,凌懿轩渐渐失望,将握在手中的画轴展开,画上女子眉眼清丽,双颊酣甜,红唇含嗔带俏。

他痴痴看着画上的人,淡淡道:“凝儿,今生,何时才能再见。再见时候,你嘴角是否还有这般无邪笑意。”

薛玉凝胸口空气似被抽空,猛然抽泣,泪夺眶而出,心中喊着:“懿轩,我在,在这里,你再往前走几步,就能看到我啦。”

她多么想和他说上几句话,交代他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可是,却不能。

她知道,身后的男人是气怒的,因为她腰上很疼,夜翎使力拥着她,似要将她拦腰截断了。然而,她自己已经是自顾不暇,哪有心思去管顾他的怒气来自哪里。

周雨晴走到凌懿轩背后,轻轻道:“七爷。还好么?”

凌懿轩一怔,紧闭了双眸,再睁开时候,眸中雾气掩去不见了。

他卷了画像,小心背在身后,又朝薛玉凝方向望了一眼,便转身朝凌思远等人走去。对众人道:“出发吧,前往碧翠山。”

凌武、凌思远从篝火旁起身,千数精兵亦都排列整装,牵马而行。

凌武走到一棵大槐树后,只见一身着白衣的绝色女子在树后小憩,她怀中拥着一个玉琢一般的娃娃,也自沉沉睡着。凌武冷漠望了女子一眼,朝她小腿上踢了下,道:“映雪,起来了,走了。”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够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