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51章:殷勤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51章殷勤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耶律婉收回视线道:“妹,这里看不清楚,我们走去看看吧。”

耶律双点头道:“好。”将银锭子给了店小二,道:“不要找零啦,多的银子算打赏你的。”

“是是,谢谢神仙姐姐。”小二连连点头。领钱而走。

耶律双开怀一笑,拉着她姐姐绕过大堂里一桌桌客人,走到对面上座雅间去了。

水汪汪的眸环视围桌而坐的众人,定睛紫衫男子,耶律双娇声道:“喂,我问你们,可有见到我弟弟么?”本想着这一桌的人也会像那小二一样的趋于奉承,却怎料,竟没一人答话。

“邢掣,邢掣,你怎么又要偷瞧冬儿?干脆趁着今天,咱们爷还有吴欣主子都在,你就跪下磕个头,要了冬儿做媳妇好了。”笑脸郎君拍着那黑衣男子笑嘻嘻道。

原来,黑衣男子正是邢掣,而那四十上下的妇人正是吴欣了。冬儿自是那玉娃娃般的小厮身后的小丫鬟。

若是这般,那紫衫男子和那玉娃娃倒也不必猜想,是凌四爷和薛玉凝不假了。倒不知那覆了面纱的女子是谁。

邢掣道:“月下,你休要胡言乱语。你让冬儿为难了。”原来笑面虎却是月下。

吴欣和蔼笑道:“邢掣这小子原来中意冬儿那丫头,我可不知道呢。宸儿,你这当爷的怎么如此不体恤部下,我看邢掣也十七八岁,该是婚嫁的年龄了。”

冬儿心中小鹿乱撞,飞快偷了眼邢掣,又垂下脸去了,手死死抓住薛玉凝的后衣摆。低声道:“小爷。”

是了,薛玉凝自那晚昏在夜翎怀里之后,便晕晕沉沉睡了四五日,方才醒来已经是穿着男装,被凌烨宸自客栈三楼客房抱下来用膳,也自迷糊从哪里冒出一个如此有气魄的吴欣阿姨。

凌烨宸望了眼薛玉凝,道:“冬儿不是我的人,能不能许给邢掣可不是我说了就算的。欣姨,可是给我出了难题了。”

薛玉凝一怔,原来是他姨,以前怎没见过?

吴欣眼角淡淡睇了眼薛玉凝,高声亮嗓道:“这是什么话,你是一家之主,还有你说了不算的话?你只要说将冬儿许给邢掣,要是谁敢不从,欣姨我第一个便不饶她。”

薛玉凝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吴欣看着她的目光时而慈祥,时而恼恨,让她实在摸不着头脑,她跟着凌烨宸,也唤了句:“欣姨。”明显感到凌烨宸脸上一动,似乎吃了一惊。

薛玉凝接着道:“爷固然是一家主子,可也不能乱点鸳鸯谱,即便爷把冬儿许给了邢掣,也不见得他两人能过得美满,成亲是终身大事,这还得问问邢掣的意思。”心里却道:邢掣同意了,还得看我的冬儿愿意不。

邢掣紧攥拳头,瞄了眼冬儿,接着对凌烨宸道:“我都听爷的吩咐。”言下之意,娶冬儿自是愿意的。

月下大笑,道:“木头开窍了!”

凌烨宸挑眉一笑,道:“瞧,话茬又抛给了我。”他尊敬看了眼吴欣,宽慰般点点头,旋即对薛玉凝软声道:“冬儿是你的人,一切都是你说了算。莫要顾虑旁人什么。”

薛玉凝心里一暖,他不顾吴欣的意思而是尊重她的意见,她自是喜欢的,于是冷冷道:“如是这样,便多谢爷了。待我问过冬儿的意思再做打算。”

邢掣、冬儿对看一眼,便又飞快的移开了视线。

吴欣嘴角扯出一丝笑,慈中带威,威中有狠。旁边那覆面纱的女子道:“欣姨,莫要跟她生气,她一向蛮横惯了,眼中可谁都没有呢。就是连爷,也不放在眼中。”说着便揶揄笑了起来。这话听来不像敌意,却也没甚好意。

薛玉凝会意一笑,暗暗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恨生,没事带着帽子做什么?

主仆一桌自顾谈天用饭,竟没一个人将耶律姊妹看在眼中。

耶律双暗道:哪有人敢无视我的存在,这一桌的下等人是活腻啦!

对这一桌的主人模样的人大喝:“喂,紫袍琥珀眼睛的妖怪,你耶律姑姑我问你话呢,没听到么?”她口中那妖怪指的正是凌烨宸。

凌烨宸眸光转冷,身遭立即便笼罩一层森冷危险气息。他眼抬也不抬,手里动作也未停下,将手中吃食喂到薛玉凝嘴中。

薛玉凝边咀嚼,边打量他,他一向最介意旁人谈论他眼睛的颜色,这下一定气的七窍生烟了,却依旧耐心含笑喂她吃饭,她心中又是一动,小声道:“你耶律姑姑,好像在喊你。”

凌烨宸脸上一动,欣喜的笑,动容道:“这是你醒来主动和我说的第一句话,不生我的气了?”

薛玉凝哼的一声将脸别过,心里还在为他去恨生那里过夜一事耿耿于怀。却也没胆量问他是在哪里把她找回的,更没本事问他夜翎哪去了,凌懿轩在哪。

凌烨宸将她小脸扳回,不厌其烦的在她耳边呢喃哄慰。竟又是将耶律姊妹仍在一边,没做理财。

耶律姊妹互望一眼,耶律双气的“呀”了一声。

月下见那耶律双对他主子又喊又叫,心里别提多气恼,看了眼耶律双,笑哈哈道:“大姑娘,是你弟弟丢了么?”

耶律双见凌烨宸对她不理不睬恍若未见,好不失望,现在月下答她的话,倒也没让她的面子掉在地上,况且她看着这一副笑脸的月下倒比那琥珀眼睛的男人顺眼的多,当即高兴了几分,嘻嘻笑道:“是呀。你见到他了没有?”

月下重叹一声:“唉!”随即眼圈便红了,抬袖抹了抹眼眶。

耶律双为人单纯善良,心中一动,生出几分怜惜之意,软声问道:“你怎么啦?又哭又叹的,委屈什么,有人欺负你了么?”

月下凄婉悲苦道:“大姑娘你有所不知,比起来被人欺负,我的状况可要惨的多呀,我..我哭我的..我的宝贝弟弟!”

凌烨宸琥珀的眸满是轻佻笑意,睇了眼月下,伸手盛了汤水,喂薛玉凝喝了起来。

姐姐耶律婉望了眼凌烨宸,暗暗的道:那紫衫男子对旁人冷冷冰冰,不苟言笑,对他身边小男孩却温柔缠绵,端茶倒水这般殷勤,我此番前来西岩,有意嫁给皇帝,若西岩皇帝也能这般待我,我便知足了。

耶律双哪知她姐姐的想法,见月下伤怀,她想起了一路上寻找弟弟不得的各种失意,不免叹了声,道:“你也有弟弟啊。他怎么啦,你哭的这么伤心?”

薛玉凝拧眉,月下什么时候也有个兄弟?吴欣摇头轻笑。恨生面纱下饮酒。邢掣了然嗤笑。

月下道:“对啊,原来是有的。现在却...哎呀,我弟,被人用刀割死啦!”捂脸嚎啕哭了起来。

———————————————————————————————————————————————————

【稍后还有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像不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