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61章:暖若骄阳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61章暖若骄阳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薛玉凝倏地睁大双眼,捂住嘴巴,红着脸不说话。

凌烨宸点点她额头,道:“你躺下歇一会,我去请来大夫给你看看。”

薛玉凝急忙拉着他道:“不要找大夫,不要。”

他笑道:“为什么不要?”

她暗想:大夫一来,我可再也瞒不住你了。

凌烨宸见她半天不答话,替她盖了被子,俯身吻了吻她额头,深深凝着她,道:“一个人害怕,是不是?有邢掣他们,耶律姊妹不敢来害你,安心睡会儿,睡醒了,我就回来了。回来之后,便寸步都不离开你了。”

薛玉凝心中砰然一动,原来他也可以如此温柔。也才明白,他误以为她一个人会怕,她叹了气,道:“嗯。药铺离这里很远么?”

凌烨宸想了想,温柔道:“不算近。在碧翠山西面,我们此刻在碧翠山以东。骑马来回需要两个时辰。”

薛玉凝疑惑:“我们来碧翠山做什么?”

凌烨宸轻笑道:“你终日在宫里待着难免烦闷,带你出来散散心,换个心情。”给她盖了薄被,“乖乖等我回来。”起身朝门走去。

薛玉凝对他的话无法完全相信,皇上丢下江山社稷,竟是为了带她散心?这可以理解成他宠爱她。可是,他却也带来了恨生和吴欣。所以,他一定有所隐瞒。

凌烨宸突然转回身,剑眉微蹙,轻问:“凝儿,我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你要离开我。一会我回来,你会乖乖待在房里么?”

薛玉凝拉整衣衫,坐起身,道:“当然会啊。我能去哪里。”

凌烨宸开门走出去,顺手将门带起,醇烈的嗓音从门外传来:“邢掣、月下你们多加警惕,莫要让人接近这屋子。冬儿,你留在门外候着吧,你主子唤你了,便进去伺候。”

随后便咚咚咚下楼梯的声音,想来是凌烨宸下楼去了。

薛玉凝心血来潮,跳下床榻,开了窗户朝楼下看去,这窗子临着熙攘街道。开窗一瞬,喧哗溢满室内。

街对面也是一家客栈,名字也极无理,招牌书:黑店。竟也是客人满堂。这碧翠山附近的人竟都是大胆乖张。

薛玉凝拖着腮帮向下看去,正巧见凌烨宸出了上当客栈的大门,到马厩牵了马,见他正欲上马,薛玉凝调皮道:“喂,你可以不扶着马鞍,直接跳到马背上么?”

楼下街道的人抬头看看她,又看看凌烨宸,原来是小两口打情骂俏,随即都收回视线各忙各的了。

凌烨宸抬头看向床边的小小身影,像极了等着夫君回家的小娘子,他心头砰然跳动。

放下缰绳,飞身蹬在树干,一跃而起,来到薛玉凝窗前,坐在窗棂上,托住她脑后,狠狠吻住她红唇,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他才粗声道:“你若再这样引~诱我,我便不走了,跟你在屋子里玩耍一会儿,可好?”

薛玉凝重重喘着气,道:“快走!”将他推下,凌烨宸顺势旋身,落在马背,策马东行,没入人群。

薛玉凝怎也没想到,这一别,再见已形同陌路。

宝驹一路疾行,奔出二十里许,荒芜人烟的荒野山间。

突然有人喊道:“皇上,皇上。”

凌烨宸闻声,倏地猛拉缰绳,骏马长嘶一声,前蹄高高扬起。凌烨宸丢了缰绳,翻身从马上跃下,四下找去。

远处荒草晃动,有女子带着哭腔道:“皇上,皇上。”一抹白影跑出了草丛。

这女子容貌瑰丽,面若海棠,美貌无双。

凌烨宸心头一颤,迎将上去,道:“雪儿。”原来那女子,正是映雪。

映雪脸颊挂着晶莹泪珠,飞快跑来,扑到凌烨宸怀里,喊道:“皇上。”紧紧抱住他脖子。

凌烨宸手臂举起又落下,终于环住她肩膀,轻轻拍着,道:“雪儿乖,莫哭。”

——————————————————————————————————————————————

凉风吹进窗子,薛玉凝身子不禁寒颤,鼻腔微痒,打了个喷嚏,瞧见椅子上搭着凌烨宸一件黑色长衫。

她走去拿起披上,衣服上男人的淡淡香味将她包围。

不禁思念对他思念起来,走去窗边呆呆望着楼下。心隐隐难过了起来。

——————————————————————————————

隔壁客房内,吴欣和恨生坐着谈天,恨生已经摘下了帽子,脸容竟和薛玉凝一模一样。吴欣道:“傻丫头,宸儿让你扮作薛玉凝去救映雪,你也答应他,嗯?”

恨生轻笑:“他的话,我都会答应。我帮的是他,不是别人。”

吴欣道:“唉,你...这是何苦,夜雨寒爱你,你不爱他,你爱宸儿,宸儿却不爱你。宸儿偏偏去爱薛玉凝。”

恨生道:“薛玉凝...简简单单,皇上才爱吧,他需要的不正是善良纯真之人将他救赎么,而我杀人无数,早已经和善良挂不上勾了。他不爱我属于正常。”

吴欣道:“生儿,你若愿意,我让宸儿封你为后。现在陈凤仪已经被软禁宫里,兵符在我手中,宸儿怎么也不能忤逆了我的意思。”

恨生道:“欣姨,怎么连你也要拿兵符去限制他了呢,真心待他不好么。我也不要当那皇后,谁爱当谁当去,只要他好我就知足了。”她一顿,道:“却不知陈凤仪把皇上心口那毒蛊的解药藏哪里去了?竟没有和兵符在一起。”

吴欣道:“这也是陈凤仪还活着的原因。你...得在等些日子才能杀她了。”开了窗户向外看去。

——————————————————————————————————————————————

薛玉凝看着对面‘黑店’形形色色的人,思绪万千,伸手将长衫拉紧,啪嗒一声,有东西从黑衫袖管滑出,掉在地上,她低头查看,发现是折叠在一起的信笺。

弯腰将那信笺捡起,她本是没有要窥看他隐私的欲望,可那信笺叠的松垮,她稍一使力,便打开了,白纸黑字跳跃眼前。

她瞟了一眼,便脸色大异,身形不稳朝后倒退几步,倚在墙上,泫然欲泣。

信笺飘落地上,纸张一半隐在桌缝下,露在外面的纸上,书有一行字:十日后,碧翠山东行十里竹林,薛玉凝项上人头换映雪母子性命。

原来正是凌烨宸收到的那张字条。

薛玉凝摇摇晃晃走到床边,暗暗的道:原来这便是他带我来碧翠山的原因。什么带我散心,换个心情,原来都是假的。现在他去找来大夫,一旦确诊我有孕,定然要加害我的孩子。

一时之间伤心欲绝,柔肠百转,心中酸涩无比,忽觉这世上一切凄苦都集在她一人身上,无助低声哭了起来。

泪眼定定看着对面‘黑店’的大门。

突然,有人从那客栈走了出来,这人高大挺拔,身后背着一卷画轴,他发如雪,眼如墨,俊朗清逸,暖若骄阳。

正是凌懿轩。

———————————————————————————————————————————————————

【亲,谢谢读文。。。。。哈哈,凌晨了,亲晚安。。今晚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美满幸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