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64章:报仇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64章报仇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另有几十百姓打扮的男子走到宋哲身边,为首一人小声道:“皇上,可要继续寻找林贵妃?”

宋哲道:“找。”

几十人领命便走,

宋哲急忙道:“回来。”

几十人顿下脚步。

宋哲脸一红,道:“若你们找到她,别告诉她是我在找她,她若问我,你们便说,我天天左拥右抱,快乐的很。”

那几十便衣侍卫听得一惊一愣,有个清秀的小子问道:“皇上,要是林贵妃不问你呢。”

宋哲脸上一赧,桃花面一下子黑气沉沉,嘴边挤出声音,气急败坏道:“她要是不问,你就不会主动告诉她么?主动告诉她我一点也不想她,她回不回来我一点也不在意。我说的清楚了吗?你们都懂了?”

“是是是,懂了。”几十人争先散去,都暗自腹诽,那还寻林贵妃做什么?

——————————————————————————————————————————————

凌懿轩策马一路东行,到了溪边,跳下马来,牵马饮水。

薛玉凝一路发足疾追,却脚力怎也不敌良马四足,奔了一个多时辰,总也不见凌懿轩的身影,还好才下过一场小雨,这一路跟着马蹄印子不至于跟丢。

终于到得半山腰,她气喘吁吁扶枯树喘气,这空当,远远看到溪边凌懿轩饮马后又欲赶路,她低咒一声,“懿轩,为了追你,我要累断气了。”提起裙边疾奔。

忽闻身后哒哒马蹄声,玉凝心惊,下意识藏在乱草丛中。

从草丛空隙探看出去,只见两匹马呼啸而来,一匹白马上乘有两人,男子一袭紫衫,女子一袭白裙。男子将女子拥在臂弯里,女子倚在男子胸膛,亲昵环着男子胳膊。

薛玉凝心猛地收紧,低喃出声:“是凌烨宸和映雪!他们在一起啦。那我...”

十指死死扣住裙摆,恨不能将裙摆撕扯,上齿紧咬下唇,嘴角渗出几缕血迹,道:“我还回去做什么!”长叹一声,伤怀道:“...他心里,再没我的地方了。”

白色大马之后,另一匹栗色小马,上面骑着一名年迈老者,斜挎药箱,正是一名大夫。

原来凌烨宸方才遇见映雪以后,未作耽搁,拉映雪上马之后,奔到碧翠山西侧去请了大夫,片刻不停的赶回客栈去。凌烨宸并未有别的想法,仅有一个念头:凝儿一人会怕,我得快些会去伴着她。

待得白马、栗马跑得远了。

薛玉凝走出草丛,愣愣的望着凌烨宸背影良久,视线变得模糊,抬手抹了抹眼睛,手指濡湿,才知道原来是泪。

叹气不止,泪越流越凶,回头再看溪边,哪里还有凌懿轩的身影,只那地上有一卷画轴,她疾奔到溪边,捡起一看,原来是她的画像,是懿轩掉下的么,还是说,懿轩将这画像扔了,想就此跟她诀别?

一时之间伤感万千,心神俱伤,身子疲累,又感腹中饥饿难耐,干脆抱着画像,坐在溪边歇脚。

忽觉口渴,捧了几捧溪水喝了。

呆呆望着水面发呆,将水中倒影一会儿看成是凌烨宸,一会儿又看成是映雪,一会儿又成了凌烨宸拥着映雪朝她鄙夷的笑。不禁心酸难过,低声哭了起来:“你们笑你们的,我哭我的。我们自此各不相干了吧。你们好好的过吧。”

肩膀被人轻拍,玉凝一个激灵弹跳起来,“是谁!”转身一看,眼前妇人四十岁上下,面容姣好,正是吴欣,疑问:“欣姨,你怎么会在这里?”

吴欣也到溪边捧了捧水喝了,站起身道:“我...一路追着你来的。”

薛玉凝擦了眼泪,甜甜一笑:“我跟你回去便是了。”以为吴欣是来捉她回去。

吴欣嘴角一勾,抬手在眼前一晃,双眸渐渐由黑色转为琥珀色。阴森道:“只怕你再也回不去了。”

薛玉凝诧异的张大双眼望着她,“欣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眼睛怎么和皇上的眼睛一样颜色?”

“我的意思便是,你再也不用回去我儿身边了。”吴欣脸容抽搐,突然尖声大笑,笑声震得溪水波纹荡漾。

地处荒山野岭,四下寂静无人,她的笑声便在谷中山间回音不觉。可怖阴森。

薛玉凝被她隐含怨气的笑声骇得瑟缩后退。

吴欣笑声渐止,愤愤道:“我的眼睛怎么和皇上一样,哼,皇上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怎么会不一样?”

薛玉凝手臂猛地一抖,俏脸登时变色,道:“皇上是你儿子,怎么会…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吴欣突地朝薛玉凝迈了一步,薛玉凝胆小,嘤咛一声,后退一步。

吴欣冷道:“我是谁…我这便告诉你我是谁。”将薛晟和陈凤仪的孽缘、薛晟怎样拆散她和凌烨宸母子两人,以及她如何忍辱负重又回到皇宫都细细给薛玉凝说了。

薛玉凝听完种种,已经哭成泪人,泪珠晶莹闪烁挂在长睫上,似露打荷叶,她无力倚在背后山壁上,摇头道:“你是苏嬷嬷,不,苏嬷嬷早就给你害死啦,你是我爹爹的二夫人,你是我二娘,那,他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哥哥么…怎么会…怎么会…我不信。凌烨宸是我的哥哥..”

吴欣脸容本来温婉柔弱,突然凶狠倒竖了双眉,张大眼睛,狠狠摇晃薛玉凝双肩,喝道:“你哭什么,不准哭!”

薛玉凝身子瘦弱,又有孕在身,给她这么一晃,胃中难过,又呕了起来。

吴欣见状攥住薛玉凝纤细右腕,仔细把脉。手指轻动按压脉搏,突地将玉凝手臂扔掉,怒道:“你是薛晟的女儿,那老杂毛的女儿,不配给我儿子传宗接代,你不配!”

薛玉凝心里大恸,凌烨宸竟是哥哥,这可如何是好,她...腹中的孩子...

吴欣突地身体猛然颤抖,似气到了极点。突地想起她当年生凌烨宸那晚,薛晟拿剑将连接母子的脐带斩断那一幕,捂住脑袋,疯癫尖声嘶喊,声音如鬼哀嚎。似怒似喜:“老杂毛的女儿怀孕啦,怀孕啦!我要报仇,报仇。”

薛玉凝害怕极了,见吴欣伤心欲裂,又是捶胸又是砸头,心生不忍,扶住她,问道:“二娘,你怎么啦,我扶你坐下歇会吧,好么。你这样子,我好害怕!”泪珠扑扑簌簌落下。声音抖不成声。

“你害怕!怕什么!你怕我妈?薛晟才最教人害怕,我是他妻子,他却为了讨好一个贱女人,狠心待我。他才教人害怕!”吴欣双眼大睁,抓住薛玉凝手臂,发疯一般将她摔在地上。

玉凝侧身着地,摔得肩背极疼,胳膊给石头挂了一道三四寸的口子,见吴欣快步逼来,玉凝向后挪着身子,骇道:“二娘,二娘!”

吴欣低头望着薛玉凝,大笑了一阵,突然从腰间取出匕首,道:“薛晟斩断我跟我儿的脐带,我就把你肚里的孩子剜出来。”走到薛玉凝身侧,脚尖勾起,猛地踢在她小腹。

———————————————————————————————————————————————————

【稍后有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能食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