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66章:相反的方法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66章相反的方法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烨宸脸上一赧,道:“老先生,请吧。”拉着走进客栈。

“四爷,雪儿还在马上呢?”映雪坐在马背,柔声喊道,见凌烨宸脚步微缓,她大喜,娇声道:“爷,来抱我下来,这马太高,我自己下不来。”

凌烨宸嘴角一动,一抹冷意似有若无,对映雪的声音恍若未闻,领着老医生上楼去了。

映雪花容失色,暗道:皇上怎么对我如此冷淡,一月不见,他难道不想我么,还是说他对我心生芥蒂?

店小二见一美貌姑娘困在马上下不来,热络道:“姑娘,我扶你下马。”抬起双手。

“你也配扶我?”酸酸看了眼凌烨宸背影,嫌恶对小二道:“你,跪下给我当凳子。”

店小二惊愣非常,这姑娘看着这么漂亮,说话却比上午来闹场的两位神仙姐姐还讨人厌,点头哈腰道:“这…当板凳是可以,不过姑娘可得打赏小的。”

映雪不屑轻笑,扔在地上几两碎银子。小二捡起来,道:“当板凳有钱拿,美啊。”喜乐趴地捡钱。

映雪鄙夷轻嗤一声,踩着小二后背下了马,疾步跟随凌烨宸而去。

暗想:皇上定然想念我入骨,此番冷淡定是故意气我,想让我主动跟他示好。一会回房,我且榻上好好服侍他,他还不对我软言软语么。

客栈三楼一隅,邢掣、月下两人依栏杆而立,低喃嬉笑,瞥见楼梯前紫色衣衫一抹,不禁敬畏几分,身心一凛,上前恭敬行礼,邢掣道:“见过爷。这两个时辰,无人来捣乱,耶律姊妹没再回来闹事,薛小爷一切安好。爷请放心。”

凌烨宸脚步未停,径直朝薛玉凝所居客房走去,轻笑道:“甚好。你两人受累了。”

月下嘻嘻一笑,道:“不累,不累。为爷出力,怎么都不觉得累。不是俺们夸口,这里有我们两个守着,那武功,那剑法,便是一只蚊子,半只苍蝇也飞不进来的、跑不出去。”

老医生污浊的眼瞅着月下,咋呼道:“吹什么牛皮。我老眼昏花,还瞧见好几只蚊子苍蝇。飞、飞、飞、飞个没玩没了。”

凌烨宸虽喜爱清静,可自打有了古灵精怪的薛玉凝以后,便觉得四遭热闹几分也无不可,爱屋及乌。薛玉凝喜爱嬉闹,他也跟着热情吧。

到得门边,他手才扶上门把,心却突地上提几分,掌心出了一层薄汗,自嘲一笑,暗自思忖:跟凝儿才两个时辰不见,即将见到她,我却紧张了起来。这可还是我么?

映雪一路小跑上来,女主子架势浑然天成,见邢掣月下嬉戏打闹,她道:“你两人瞎闹什么,不知道四爷爱清静么。”

邢掣、月下皱了皱眉毛,扯着嗓子道:“映雪主子。”

凌烨宸心里一丝异样,映雪关怀的话,此刻听进耳中,一点都不受用,反倒刺耳难听了起来。望了眼守在门边的冬儿,问道:“你主子,可有吩咐你什么?”

冬儿连连摇头:“回爷的话,这两个多时辰主子安安静静的,没有唤我进去伺候,该是睡的沉了。”

凌烨宸拧眉一想,压低声音:“冬儿,让店家备些可口小菜送来房里,凝儿一会醒来若是饿了,立刻便能吃到。”她怀有身孕,嘴刁又常常犯饿,备着总是不多。

冬儿小跑走开,碰了下映雪,映雪恼怒瞪了她一眼,心中勃然大怒:客房里是薛玉凝那小贱人!不过一个月皇上便爱她到这种地步,即便是当时我怀着甄儿的时候,也没见他如此体贴!不除掉薛玉凝怎么还得了!

映雪怎么知道,凌烨宸爱她的时候,她没有珍惜,偏生去走邪门歪路,此刻凌烨宸心不在她身上了,再欲争回,可就难了。

凌烨宸看了眼背后老头子,玩笑道:“大夫,你随我来,您老声音小点,可别吵到我妻子。像你说的,我怕她的紧,吵醒了她,可没我的好。”

映雪突然拉住他衣衫,泣道:“爷,那我呢,你我一月不见,雪儿好想爷,有许多话要和爷说,爷..你不想雪儿么?”

凌烨宸目光复杂望了映雪一会儿,叹了气,道:“月下,去要间上房,安排映雪住下。”拨开她的手,道:“需要什么,开口让月下给你准备。奔波一路,你也累了,回房休息吧。”

拉着大夫进了屋内。

隔壁房门突地开了,却是‘薛玉凝’走了出来,道:“映雪回来了啊,我当你多大本事,到头来不还得自己乖乖回来?还真以为不到十天之期,你是不回来的。”

映雪抹去眼角的泪,冷哼:“恨生,你易容成薛玉凝干什么?”

恨生道:“去救你啊。”顿了顿,笑了笑:“啊,不过,看来事情有变,你自己跑回来了,我易容成薛玉凝,改去救你儿子好了。”口气十二分的讽刺。

映雪心惊,猛吸了一口气,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拼了命才从凌懿轩兄弟手中逃脱出来,甄儿是还在他们手中没错,可...你..的意思是我背叛了四爷,改投了凌懿轩他们不成?”

恨生摇摇头:“这...不知道。五天之后,四爷领着咱们去了竹林,就见分晓。”扭脸进屋,关门,突然从门缝道:“啊,你要不要飞鸽传书给那边传个消息,说...薛玉凝是假的,让凌苍、甄儿父子提防?”

映雪一听,气的脸通红:“你放什么厥词!甄儿是四爷的骨肉,你少来侮辱四爷。”

恨生听也不听,啪的甩上房门,心里贼痛快,早便想对映雪摔房门了。

凌烨宸、老医生进了屋子,却四目相对,煞是意外。

房里空空荡荡,没有薛玉凝身影,窗户大开,窗帘被风呼呼吹动,飘起甚高。

凌烨宸胸口猛地一疼,暗叫不好,角角落落都找遍,也没不见瘦小的她。奔去窗边向街下望去。

街道上人来人往,独独不见她。

惧意袭上心头,双手颤抖,喃喃道:“凝儿,…你骗我么,说好了乖乖等我回来..竟然骗我...”

眼角余光看见了地上的黑衫,以及桌下那张字条。凉意自脚底涌上,突然摇头低笑,将那信笺撕个粉碎,笑的越发悲苦凄然。

痛心而思:“你仅看到这句话便以为我要害你么?过去这些时日我对你的真心日月可鉴,你感受不出吗,你竟半分都不信任我。你总是口口声声说爱我,可你何曾信任过我一丝半毫!竟连解释的机会也不给我,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医生见凌烨宸悲伤极了,心生不忍,上前拉住他肩膀,道:“小伙子,你妻子呢。”

“滚!”凌烨宸浑身似罩着一层黑雾,俊俏的脸孔阴冷骇然,似发疯的兽,透着危险的气息。扬臂将那老医生震得踉跄倒地。

老医生‘哎呦’一声,脑瓜撞了桌角,头皮鲜血四溅。老泪横流:“你这孩子太怪啦,刚才还晴天六月,现在却冰霜雨雪,老头儿要给你打死了。难怪你妻子要逃。该,该!”

高大男人,紫袖扬起,一股力道直击老医生心窝,将他胸膛撞得下陷数寸,老医生双瞳暴突,口喷鲜血,命丧黄泉。

凌烨宸长睫抖动,双眸血红,俨然已经无法思考,量谁也不能说薛玉凝该离他而去,即便是老天爷说的,他也得给一掌拍死。

琥珀的眼远望窗外:“凝儿,既然我柔情千百留你不住,那便用相反的法子把你绑在身边。凭你的脚力,能逃多远?我一会将你逮回,便再没你任何自由。”转身出门。

———————————————————————————————————————————————————

【稍后还有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是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