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67章:你是谁..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67章你是谁..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冬儿端着粥食小菜进来房内,正与浑身透着寒冰的男人撞个正着。

她后退数步,放眼一看,惊见老医生挺尸地上,而皇帝双眸阴恻寒冷,却独不见薛玉凝身影,暗叫糟糕,主子逃啦!‘啊’的一声丢了手中餐盘。

凌烨宸斜睨冬儿,冷道:“她呢?去了哪里,我走前让你小心守着她,你都做了什么?”拔剑出鞘,挺剑直刺小丫头面门。

“主子,主子…该在房里的。”泪水滚落,身体剧烈颤抖,自上次薛玉凝死里逃生之后,许久不曾见到皇帝动怒,本已经将皇上归类于温柔善良的人,谁料大错特错,豹子醒来,怒气着实骇然,较之前更可怖,可怖万倍!

凌烨宸勾了嘴角,薄唇扬起,笑。重复:“该在房里的。”

冬儿见皇帝笑了,噗通跪地,膝盖给碗渣子扎个血糊,无声大哭。“四爷、四爷。”

冷情的唇开合,嗓音似从地底阎罗殿发出:“她该在房里。我自是知道她该在房里。你给我好好看看,房里哪一处有她的影子。你去将她给我找出来!我给你行个大礼。”

冬儿吓得内脏绞在一起,响头一个接一个:“四爷,奴婢知错,知错了。奴婢甘愿受罚。”

冷笑:“你连主子都看护不住,我留你没用。”一翻手腕,内力如雾包裹冷剑,直刺她胸口。

冬儿惊呼,却不躲不避。自知逃不过皇帝的凌厉剑招。暗叹:“主子不见了,是我的错。我该死。”闭眼等死。

千钧一发之际,黑影闪来,挡在冬儿身前,挨了那迅猛一剑,这人正是邢掣,长剑刺进他胸腔三分,心窝鲜血喷涌,口中吐出道道血丝。“爷。让我待她死吧。”

凌烨宸曲臂将剑抽离,笑:“邢掣,你莫急,她丢了,你们都该死。”挥剑朝邢掣脖子砍下,眼中没有半分犹豫,哪怕邢掣于他如兄弟,此刻心中郁结不得解,杀人毙命反倒痛快些,根本瞧不见杀的是谁。

“爷,且慢。”月下扑身上前抱住凌烨宸握剑的手臂,道:“爷,我和邢掣、冬儿没有护好凝主子,是该死,可是,现在不是治罪的时候,快些去找凝主子才是。她孤身在外,又…可能怀有身孕,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可就追悔莫及,有我和邢掣帮着找,也多一份力。”

凌烨宸惊得身体震颤,暗骂:“我真是浑人,当务之急,该是寻那女人回来。越发耽搁,她便跑的越远。那时我可就再也找不回她。”收剑入鞘,长臂一挥,邢掣几人受力趔趄倒地,只见凌烨宸大踏步疾走,从三楼楼梯纵身一跃,便下了一楼大堂。

邢掣、月下跳起,紧步便追。

冬儿拉住邢掣,无言落泪。撕衣襟给他裹住心窝伤口,眼里满是柔情,道:“邢爷。你保重。”

邢掣拍拍她肩膀:“凝主子丢了,是咱们的疏忽,四爷怎样处罚咱们都不为过。不过,你放心,即便是死,也有我陪你。”转身追凌烨宸去了。

凌烨宸出得客栈,牵了神骏白马,纵身欲跨。

“宸儿,等等。”吴欣从东边回来,正欲进客栈,见了他儿子,出口阻拦。

凌烨宸转身,低唤:“妈。”

吴欣仰头笑问:“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去?”

凌烨宸眼含薄雾,颔首看着他母亲,声音颤抖:“凝儿不见了,我寻她去。”

吴欣冷哼,摇头叹气道,又摆手又落泪:“儿啊儿,我的傻儿子。不必去寻了。还寻他做什么呀。”声音失落沮丧。

“妈,你哭什么?你的话,儿子不明白。”凌烨宸帮他母亲拭去一滴泪。

吴欣长长叹气,“你心心念念记挂着她,她...”落了两行泪,又道:“她..却朝三暮四。身在曹营心在汉...背着你偷人啊!”

凌烨宸手臂倏地垂下,不悦将他母亲推出两步以外,抿着嘴唇,拳头紧握马鞍,鞍上铁柱被他蜜色五指攥得扭曲变形。冷道:“妈,你这话,儿子不爱听。”

“傻孩子!忠言逆耳。妈说的是实话,实话向来不好听,可是,那也得听啊,难不成,你要当那武大郎不成?薛玉凝那狐媚办的事可比金莲还肮脏啊。”

凌烨宸怒气渐盛,双眸骤然眯起。

吴欣嘿嘿一笑,慈爱温婉,拉过凌烨宸的手,塞去一卷画:“看看吧。这就是她偷人的证据,可是脱了衣服给人家画的!”

凌烨宸将画打开,画上不是别人正是薛玉凝,眉眼、嘴唇、脸颊每一处都与真人无异,可谓传神入微,惟妙惟肖,可见作画人的真心。这画甚好,可...却画中人,仅仅穿着一层白纱,身段飘渺诱人极了。

粗噶问道:“这是…”

吴欣道:“老七画的。你前脚刚走,薛玉凝就开了窗户跟埋伏楼下的老七眉来眼去,勾勾搭搭。急不可耐,跳下窗户跟着老七跑啦,狗男女逃得实在匆忙,可将这画落下了。”说的又气又愤,义愤填膺。却没见他儿子早就变了色。

凌烨宸突地急促喘了起来,左手将那画像攥紧,右手捂住心口,死死抓住,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吴欣大惊:“宸儿,你怎么了?”抱住他肩膀。

凌烨宸心里似百虫啃食,额沁汗珠,身体抖颤。

月下、邢掣追出见状,互看一眼,齐声道:“爷..是毒发了!”

凌烨宸心脏剧痛,口中鲜血泊泊涌出,原来情毒不单在对心爱之人有欲念之时才会发作,心念大动,大恨大妒时候亦能发作。

妒怒看着画像。恨不能将凌懿轩碎尸万段。

然而,他仅见这画像上,薛玉凝穿的实在太少,xiōng部、背部都能看得分明,当下便将吴欣所说信以为真,当真以为是薛玉凝故意穿的这般撩拨人,让凌懿轩去画的。

可是,若他肯冷静想一想,便会发现,这画上薛玉凝穿的白纱,正是宫宴献舞时候的舞衣。一袭白色舞衣的薛玉凝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凌懿轩爱在心头,凭记忆画了这画。

凌烨宸歪斜起身,抓住吴欣的肩头,血红的唇轻动:“妈,我问你,七弟带着凝儿,往哪个方向去了?”

吴欣伸手一指,道:“往东边去啦,狗男女走的时候又抱又亲,羞死人啦!宸儿,你快些回去休养,还问那狗贱人做什么?”

邢掣、月下交换视线,暗道:七爷向来君子有礼,凝主子也知分寸,那种混事不会去干。吴欣主子怎么说得跟真的一样?

一听到‘又亲又抱’四个字,凌烨宸心口却又似被千把钢刀剜绞一般,猛吸气,吐气,鲜血从鼻腔灌进又涌出,好生狼狈。

轻喝一声,翻身上马,却身子一软重重摔在地上,捶地起身,拉紧马鞍坐上马背,一拉缰绳,朝东疾奔。

吴欣快一步,拽着他胳膊,道:“宸儿,你还要去找她?”

凌烨宸冷声道:“你丢开吧。”甩开吴欣。

吴欣登时气怒不已,大喝:“你若是去找那不知廉耻的贱人,我就没你这个儿子,要她还是要你妈,你自己掂量掂量。到底是一个死贱人重要,还是怀胎十月生你的亲妈重要。”

凌烨宸难过又伤心,滚了两眼泪,看着吴欣。

“妈,你的生育之恩,我没齿不忘。你恨薛晟,我给你报仇,杀薛晟,杀薛家上下都行,都随你。你攥着兵符,我也容你,哪怕你要当女皇帝,都随你。可,凝儿我是一定要去找。你和她我都要。没法选择,也不会选择。不管你认不认我是你儿子,我将她找回来,我依旧你儿子,凝儿是我妻子,是你儿媳。”

映雪冲出客栈,正巧听到‘凝儿是我妻子’几字,哭的梨花带雨,道:“皇上,她是你妻子,那我是什么?”上前温柔拉着凌烨宸的手。

“你,是甄儿的娘。”凌烨宸冷冷说了一句,长腿夹紧马腹,策马朝东疾奔。

映雪踉跄倒地,心中大动,痛哭不止。

邢掣、月下驾马急追。

凌烨宸四下搜寻,直至深夜,翻遍方圆百里却寻觅不得,行到溪边,终于体力不支,昏了过去,从马上摔下,半截身子跌在溪水里面。

邢掣、月下飞身前去,上前将他从溪水拖到岸上,掐人中、输真气,凌烨宸转醒,半睁着眼望着一汪溪水,冷月当空,倒映水里。

却,月圆,人不团圆。

喃喃道:“凝儿。”大手垂在水里,紧紧抓起地下湿泥,直到指节泛白,指头格格作响,突然掌心被硬物咯的生疼,将那东西拿起一看,原来是个小金铃。

皇帝一时悲愤怒恨不已,将那金铃按在胸口:“她跟七弟曾途经这溪边。妄想将金铃手镯摘下。她不想我找到她,连我亲自给她戴上的金铃也要取下。”

大笑。悲惋哀绝。

若此刻是白天,便会发现,他身边不远就有大滩血迹,薛玉凝的鲜血。金铃,便是玉凝在这溪边遭难时候,掉下的。

可,凌烨宸不知道。

立誓。

薛玉凝,我用柔情蜜意给你搭筑天堂你不要,那我便亲手将你毁灭,将你推进万劫不复的炼狱。

——————————————————————————————————————————————————

一阵猛咳,震得脑袋剧痛。脑壳一疼,身上、脸上乃至四肢百骸都剧痛开来。

长睫挂着泪,若剪秋水的双瞳,缓缓睁开。

视线聚焦,眼前却是一张巨丑无比的脸孔。满脸皱纹,一脸黑斑。干瘪的嘴唇正朝她嘿嘿笑着。

玉凝惊恐,后撤。嗓音撕扯沙哑:“你是谁...”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烧退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