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74章:一切就绪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74章一切就绪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醉意退去几许,朝榻上看去,只见周雨晴和衣侧卧在床沿,沉沉睡着,似睡得不安稳,长睫毛微微颤抖。

凌懿轩心中陡然升起几分烦躁,抬起手掌看看,又直看向周雨晴胸~脯,方才那柔软的触觉似还纠缠指尖。

他猛地抓抓头发,慌张心想:我虽无意去碰周雨晴,可是到底是触到了她,我..我对不起玉凝,自当要对玉凝忏悔!

走上前拍拍周雨晴的肩:“雨晴,醒醒。”

周雨晴睁开惺忪的眼,看清眼前人,惊得睡意全无,跳起跪在地下,道:“七爷,我…我…方才,我不是故意睡在你榻上的。”

她紧张话都说不完全,她想告诉他,方才她依他所言,来到他帐子里,等了近两个时辰,终于扛不住睡意,歪在床边睡去了。可一见了他,便六神无主,支支吾吾。气馁的叹。

凌懿轩道:“没什么,我忘记让你进来营帐这事了。是我的疏忽。我也不便再给你准备一张床榻,那样会惹玉凝疑心。如此你便在我床榻上歇下吧。”

周雨晴脸一红,低下头去。

凌懿轩见她紧攥着裙摆,说道:“你莫怕,我不会冒犯你。你睡榻上,我打地铺,背对你睡。我的为人,你请放心吧。”

周雨晴摇摇头:“不不,我打地铺吧,你...身子娇贵,地上寒冷,会伤身子。”

凌懿轩微笑,“不必,你帮我的忙,我却让你打地铺,这可不是我对待恩人的法子。天色不早,早些睡吧,”拿起一床被褥铺在几尺之外的地上。背对她躺下。

听到沙沙声响,似是周雨晴上了床榻,一会又听到她下榻,走到桌边烛火旁去了,却半天没有将烛火吹灭。

凌懿轩道:“点着烛火我也可以睡得着,你若是怕,便留个亮吧。”

周雨晴躺在他平日睡得床榻,身上盖着他的被褥,眼睛直直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心想:七爷,我不怕黑,只是想看着你,一直静静看着你。

凌懿轩不久便沉沉睡去。周雨晴一夜不眠。

翌日晨。

凌懿轩睁开眼的一瞬,周雨晴已经起身,坐在镜子旁梳理。

帐内突然多了一个女人,他一时不适应,吓了一跳。

随即一想到今日便要跟薛玉凝拜堂成亲,当即心中欢喜不已,却突然皱眉喃喃道:“周雨晴,你不会去向玉凝告状,说我与你分榻而眠吧?你若是那么说,她定不会甘心跟我一起。”

周雨晴一怔,笑着道:“七爷,你放心吧,婚礼该去准备什么,便放心去。我保准娘娘今天一定与你拜堂。”起身出帐,躲在暗处,拿匕首割破手指,将鲜血染在白色手帕上。哭了许久,抹干眼泪,持着血迹干透的手帕,去了薛玉凝帐内。

——————————————————————————————————————————————————

一天很短,短到还未来得及留意,便已经过去。

今天一样,也很短,但却发生了不少无法预料的事情。

清晨五更,将玉凝鼓捣醒,凌懿轩问:“玉凝,你喜欢什么样的新房,我给你造。”

玉凝哈欠连天,蒙着头说:“一切从简。哈哈。”

凌懿轩乐的眉开眼笑,掀帘出帐。命一万精兵,搜遍整个西岩帝都,买来十万块金砖,两个时辰内盖起三间黄金屋。

将玉凝连被子和小狐狸一并抱出,让她查验,玉凝被黄金闪的双眼几近瞎掉,问:“这...为什么...?”

凌懿轩说:“我…只是想盖个金屋将你藏起。”

玉凝又问:“为什么是三间?”

凌懿轩想了想,说:“一间你、我居住,一间给你腹中宝贝居住,第三间,给阿狸住。”

玉凝笑,落了两行泪。小狐狸吱吱乱叫。

凌懿轩将她抱回帐内,置于榻上,问:“玉凝,婚礼时候可要宾客排场?”

玉凝连连摇头、摆手:“绝对不需要。我不在乎那些浮夸的东西。”

凌懿轩说了句‘好’,独自奔出。

“宋哲大哥,此次我大婚,你便是家长。三哥,八弟,十二弟,你几人便是家属。耶律公主,你两人便当成我和玉凝的媒人。”顿了顿,又道:“另外,宋兄,请将你三十五万兵马借给我,耶律两位公主七十万兵马也请暂借我一天。”

随即命一百五十万兵马,每一士兵胸配红绸、头戴红色羽毛,每一良驹背上驮玉马鞍,蹄下踏银制马蹄铁。当做迎娶玉凝的仪仗队。

攥着玉凝的手奔出帐外,问她喜不喜欢,玉凝惊的差点掐死小狐狸,她说:“这...这...”

凌懿轩双目炯炯深情:“这是最小的排场了。若你觉得寒酸,我便去集西岩、碧月、云天百姓一同见证你我婚礼。”

“不,不,如此甚好。”见周雨晴躲在墙角哭,玉凝叹了口气,递给凌懿轩一方染血手帕,道:“懿轩,我今天定会和你拜堂。你可知道…雨晴为你付出的,远比我付出的多。”点点头,拎起阿狸回帐。

凌懿轩未看那手帕一眼,便随手扔在地上,踩进泥滩,追玉凝进帐。

温柔的问:“玉凝,金屋前面种什么花?茉莉,牡丹,玫瑰,还是蔷薇?”

薛玉凝一怔:嘴角微微上扬,“种铃兰吧。”曾几何时有人曾说:凝儿,朕与你一同将铃兰种下,来年它定能开出最美的花。

凌懿轩领命出帐,命千名士兵进山寻铃兰。士兵说:“二月的铃兰已经开败,七月的铃兰开花还早,寻不到。”

凌懿轩来回踱步,突地找出万张粉色宣纸,分给万名士兵,折成万朵铃兰,在金屋前铺成花路。周雨晴前来帮忙,一着不慎,毁了一朵铃兰,凌懿轩冷冷的道:“周雨晴,你走开吧。别来添乱。”

周雨晴转身走开,拉过一匹小马,狂奔而去,路连连从马上跌下,摔了数十跤,不知她去哪里。

待到时近正午,喜宴酒水,一切就绪。只欠新人拜堂。

凌懿轩将薛玉凝拉出营帐,两人站在花路上,接受众人视线洗礼。

百万士兵声震山川河流,五十万士兵音透九霄云端:“恭祝七爷新婚大喜!恭祝七王妃新婚大喜。”

宋哲大笑:“吉时已到,快拜堂吧。”

凌苍、凌武、凌思远亦说:“咱们还等着闹洞房呢。”

众人笑。

凌懿轩却愣愣的看着一袭白衣的玉凝,再看看她满是刀伤的小脸,又看看她怀里的阿狸,一巴掌将阿狸拍飞,伸手把玉凝转了两圈仔细查看。喃喃道:“不对,不对,还缺点什么。”

众人不解,面面相觑。

耶律双道:“七哥哥,笨,新嫁衣。”

凌懿轩啪的拍了下额头,悔道:“我只忙着金屋、排场和铃兰,却忘记了最最重要的新人嫁衣、红盖头。玉凝,你等我一盏茶的时间,我这便去买来。”转身便走。

马蹄声起,周雨晴翻身下马,噗通跌在地上,未及喊痛,忙爬起身走道凌懿轩身边:“七爷,我…我…这给你。”递过一个包袱。

凌懿轩打开来,包袱里面裹着的,正是崭新的新郎、新娘服。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红色身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