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76章:夺兄弟妻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76章夺兄弟妻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薛玉凝怔怔望着那道身影,怎会不知道是谁,那人一举手一投足皆烙在心中。那孤傲的背影,除了西岩皇帝,便再没旁人。

心中一时百感交集,种种纠葛缠在心间,泪珠在眼中滚来滚去,稍一抽泣,便若断线的珠子颗颗掉落。双手颤抖,紧紧攥着拳头,指甲将掌心划烂涌出鲜血。

凌懿轩看了玉凝一眼,但见她眼中又是恨又是爱,更多的还是辗转思念,柔情百种。

他一时喉间酸涩,心中嫉妒疼痛。抬手拉下红盖头,将她脸容盖住,遮挡她视线:“玉凝,莫要忘了,你是我的妻。心中再想他人,你怎对得起我?我...是你丈夫。”伸臂将她拥在怀里。

玉凝一怔,喃喃道:“对…对不起。”

耶律婉不由得上前走了三步,望着那抹挺拔英朗的身影,一颗心突突猛跳,这便是她心上人,几年不见,他还记得她么?她惊慌唤了句:“双儿。你..来扶住姐姐吧。姐姐脚软。”抓着她妹妹的手。

耶律双惊:“阿姐,你手心怎么全是汗水?紧张什么?”

铮铮几声,凌氏兄弟纷纷请剑出鞘。

凌思远、凌武点地凌空跃起,率先挡在凌懿轩、薛玉凝身前。“七哥,七嫂,那来闹场的人,便交给我们来收拾。”

宋哲、凌苍对看一眼,“我们这‘爹爹、妈妈’,不能白当,保你们一时三刻之后,能去洞房花烛!”持剑踱步到凌思远、凌武左右两侧,四柄寒剑指着半丈之外的红色背影。

宋哲道:“西岩皇帝,好魄力,只身前来会我等一百五十万大军,看在你这份胆量,也让你多活一时半刻。留下遗言吧。”

红衣轻笑。笑的低沉冷清。

突地转身,面向众人。只见他,眉眼若冰,琥珀双瞳似血,薄唇泛白,越发薄幸。低声道:“碧月皇帝,我却瞧你不起,堂堂男子,一国皇帝,竟然充当淫媒,迫有夫之妇嫁作别家。你非君子。”

耶律双大叫:“呀!是客栈的公子!他...他...是西岩皇帝..这么说来,那个人也...”眼睛在凌烨宸身后搜寻。却不见月下身影。

宋哲一凛,皱眉,反腕转剑:“什么淫~媒!你小子将话说说清楚。只有人称我丧心病狂,还从没人叫我淫~媒,你说不清,我就不承认!”

凌烨宸剑眉轻拢,淡淡的道:“你牵针引线,又哄又骗,迫我的女人改嫁七弟,这算不算是淫媒?”眯眸,看去身着嫁衣的女子。

薛玉凝听到‘我的女人’四个字,身子猛地一震,心中一时激起千层骇浪,心想:他要拿我性命去和映雪性命交换,又不要我腹中孩儿,几时当我是他的女人了?

耶律婉听到这句话,也惊得‘啊呀’一声,倒退一步,瘫在双儿怀里。喃喃道:“双儿,薛玉凝是凌四爷的女人么?”

双儿道:“我…我…”直直朝薛玉凝看去。“阿姐,我不知道啊。”突然惊道:“阿姐,你觉不觉得,薛玉凝和那男娈有点相像?”耶律婉叹:“是了,是了,就是她!眼睛一模一样。”

宋哲斜斜望了眼凌烨宸,点点头:“西岩皇帝,你说的有理,我的确是淫~媒。”无良大笑:“是便是了,我他奶奶的还就喜欢当淫媒。我表妹嫁谁都是嫁,想嫁谁就嫁谁,偏偏不再回到你身边去受那窝囊气。”

凌烨宸扬起俊脸看看碧蓝的天,将眼中一丝涩胀之感抑下。

低头,垂眸,讽笑:“表哥是淫媒,表妹是荡妇,无师自通便会偷汉通奸。所嫁之人,又能善良到哪里去?教我想想该如何形容荡妇所嫁之人…”缓步走到宋哲、凌思远、凌武、凌苍身前。

俊俏的皮面,笑的可恨之极,‘啊’的一声:“y*娃。怎样?”利眸眯起,看向凌懿轩、薛玉凝两人:“给你们的称呼,可是得当?”

“四哥!骂我随你,骂她,我忍无可忍。怪你你欺人太甚!”凌懿轩挺身欲上海揍凌烨宸。

教玉凝抱住腰身,耳语道:“懿轩,虽他去说。你我清清白白,在乎什么。。”凌懿轩回臂拥她双肩,手背上点点水珠,是她的泪,他叹了声,柔声道:“玉凝,你跟着我,受委屈了。我加倍爱你,补偿你。”

宋哲气极,倒竖双眉:“凌家兄弟,凌烨宸刚才羞辱今天一对璧人,你们都听到了。你三人跟我联手,教训他吧!”

凌苍淡淡道:“乐意之至。等这一刻,等了太久!”

凌武、凌思远道:“四哥,你亮兵器吧?”

凌烨宸对这几人的话,闻所未闻,眼中便只剩下凌懿轩、薛玉凝交叠的身影,只见他两人相拥低语,亲昵极了。一时之间妒意陡然升起。

不久前,她还乖巧伏在他膝间。夜间怕了,她会说‘凌烨宸,怕,要抱。’钻进他怀里,紧紧攀住他的腰。不过几日,便又急不可耐的投怀另一个男人。呵,这就是,她所谓的爱他。他竟蠢笨的信以为真。

笑看凌懿轩,阴鸷无耻的问:“手下败将,凝儿身体滋味怎么样?四哥,现在还记得那销.魂.蚀.骨的滋味。”她从他身边逃开已经两夜一天,这两夜她是不是都承欢七弟身下,做着那些与他做过的,最私密的事。

薛玉凝痛哭失声,“再没这样的浑人,再没这样的浑人。”伏在凌懿轩胸口。

凌懿轩将她拥得更紧,眉眼一沉,心想:我便偏要气气四哥。笑着对他四哥说:“四哥,玉凝已是我的人,你再要妄想弟妹的滋味,违背纲常伦理。”

她果然已经臣服他身下。凌烨宸捧腹,笑的泪珠挂在长睫:“伦理,纲常。巧啊,你四哥不是人,我最不在乎的便是这些。若在乎,我不会落到此番境地。我便最喜争抢兄弟妻子,你和凌苍,不都是这般?”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让路不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