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77章:让路不让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77章让路不让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哲眼中突地升起几分敬佩,心想:想我在碧月,也是名声极臭,可哪里能做到这人这般坦然?我不如他。

拧眉:“凌四兄弟,咱们君子斗,你出兵器吧。我们不欺负你。”

琥珀的眼,深深看着新娘红盖头。

挑起红盖头,喝了交杯酒,便要去洞房了吧。喉咙紧涩,血水涌进口中,心口毒虫狠狠撕咬,他却再也感觉不到痛,因为,她的背叛,最痛。

“凭你们,还欺不了我,只有我不想出招,没有你们打赢我。”

黑色云头靴一步一步,沉稳有力,朝新娘子走去。全然没见,身前宋哲几人泛着寒光的长剑。

宋哲又有感叹:好自负的人。此等男人,该是列桌痛饮的,却...唉!

大喝:“那就休怪我们手下不容情了。”

凌懿轩道:“不要让他靠近铃兰花路半步。我嫌他脏。玷污了我和玉凝的婚礼。”

宋哲说:“你止步吧。”挺剑指凌烨宸面门。

刷刷刷,三声,刃带凉风,凌武、凌思远、凌苍分别抬剑,指向他颈项、腰侧、胸膛。

凌烨宸鄙夷的笑,嘴角斜斜自负翘起:“赤手,教你们奈何不了我。”

凌懿轩怒,却笑:“四哥。你罢手吧。今日我和我妻子新婚大喜,我无心惹那血光之灾。十日之期,约在明日,明天咱们再一并算账。”

周雨晴人海后,苦涩的笑。

凌烨宸重复:“你和你妻子。”莫名一笑,冷冷的道:“你知我深浅,我知你分量,还等什么明天,今天便算算总账。”迈出一步。

凌苍冷道:“四弟,莫要妄动。”挺剑数寸,嗤的一声,白刃入肉,刺进胸腔,凌烨宸鲜心口鲜血泊泊涌出。

凌烨宸斜斜看向凌苍,淡淡道:“你莫急,现在,我无暇与你纠缠。会轮到你。”

抬靴迈步,迎着四把长剑疾走。

嗤嗤几声。

宋哲指在他面门的剑从额头划过,凌思远的剑从他颈侧划过,凌武的剑刺进他心口四寸。每一道伤口都皮肉外翻,鲜血直冒。

薛玉凝双手紧捂着耳朵,生怕再听到那剑划皮肉的声音,每一声都教她心若刀绞。喃喃道:“凌烨宸,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耶律婉心中不忍又怜惜,惊得喊道:“四爷,你当心啊。薛玉凝对你无心,你何必强求与她!便没人爱你了么?”

心想:我对你有情有义,你却正眼都不看我一眼,难道,你我注定绝杀战场?

凌烨宸对耶律婉的声音,闻也未闻。他身上红衣,被鲜血染得暗红。

暗想:薛玉凝,我此番不出手,是为看你反应,你若心疼我一丝半毫,我就立刻原谅你的背叛,封你为后,千万般爱你。而你却丝毫不为所动。我,绝不能和你善罢甘休,这一辈子,你我都别好过。

脚步牢稳,一步步的走,直到和凌武、凌思远身子相贴。抿唇冷问:“两位小弟,让路不让?”

直直看着新娘子,琥珀染血,眼光接触到她露在袖外白皙、紧握又颤抖的拳。

一缕笑缠绕薄唇。暗道:你怕,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怕,说明你做了亏心事,对我不起。

凌武、凌思远一凛,犹豫道:“让路就不是男人!”挺剑长刺。

‘人’字还未说得完全,凌烨宸便已经振臂出拳,将他两人长剑,当的一声折断,双掌推在他两人肩头,内劲极猛,将凌武、凌思远震出丈外,口喷鲜血,粗chuan着气,趴在地上撑了几撑也爬不起身。

耶律婉大惊:他既有此般能耐,方才为何不出手?难道故意受伤,试探薛玉凝?他...竟这般在乎薛玉凝想法?若他能把我这般爱在心头,我...死也甘愿。

“凌家兄弟。”“八弟,十二弟。”宋哲、凌苍跃起飞去将他两人扶起,忧道:“你们怎么样?”

那两人口喷鲜血,手抚胸口,虚弱道:“那禽~兽内力大长,不知哪里来的神力!咱们四个联手,未必打得住他。”

宋哲一顿,侧眼将凌烨宸打量,审度:这男人…拼了性命要走到我表妹跟前,难道只为了羞辱她?…若是林可儿,跟了别的男人,我又能比他好上几分?

宋哲沉声道:“你我几人见机行事吧,看西岩皇帝要跟我表妹说什么,要是他说的不对,我有千万种法子让那小子毙命。”

凌苍不情愿,却怕宋哲发威翻脸不认人,于是点点头:“就依宋兄所言。”凌武、凌思远道:“我们听三哥的。”四人走回凌懿轩身侧,八只眼睛死死瞪着凌烨宸。

短短半丈距离,凌烨宸每一步都迈得艰难,距离薛玉凝三步之远的地方,凌懿轩横臂将他挡住:“你站住吧。”

凌烨宸眼抬也不抬,丝毫没将凌懿轩看在眼里,也没把宋哲、凌苍看在眼里,更是没把一百五十万大军看在眼里。

他眼里便只有穿着嫁衣,要改嫁那女子,冷冷的问:“凝儿,你自己跟我回去,还是我强行将你带回?”

玉凝“我我..”了一晌,突然道:“公子,我非你找的人,你我素不相识,你请回吧。”

凌懿轩大乐。拍拍玉凝,道:“我的好玉凝。”

凌烨宸咬牙。额头青筋蹦出,倏地执起她左腕,腕上金铃叮当作响,“你非她,为什么这金铃手镯会在你腕上?”从衣襟掏出在溪边捡到的那颗金铃,强硬扣在镯子空钩上。

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掀开她衣领,露出雪白的肌肤,一块齿状疤痕红红艳艳,竟煞是可爱,笑问:“这是我留在凝儿身上的记号,为什么你也有。你…还假装不认我么?”

薛玉凝脖颈一凉,惊呼一声,凌懿轩气急败坏挥开他四哥的臂,将玉凝拥紧。

宋哲紧闭双眼:“凌三、凌八、凌十二,快闭起你们狗眼!”转身,大喝:“众兵将听令,你们若敢偷窥我表妹肌肤,挖了你们眼珠子当柴烧。”

玉凝冷冷的说:“我…我…和你再无瓜葛,你有你的妻、你的儿,我也有我的夫。你我便各安天命,互不相扰。你快走吧。”

凌烨宸,这里一百五十万兵马,谅你三头六臂,也斗之不过,你快走。

“你!竟将他当做你的夫!那我...是什么!仅是你玩弄过的一个男人么!”凌烨宸急火攻心,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渐洒新人嫁衣。

凌懿轩及时抬袖遮住玉凝,将血水拦下。心中欢喜,鄙夷笑道:“四哥,你还不滚么?七尺大男人,还有没有羞耻心?今天你就是吐血身亡,玉凝也不跟你走。快别再装可怜。”

凌烨宸抬袖抹去嘴边血迹,望了他七弟一眼,薄唇一勾,笑的可恶又卑劣:“七弟,为兄我,对凝儿的身体熟悉极了,要不要哥哥教你,怎样宠她,她才开心,嗯?”

耶律双‘啊’的一声,羞红俏脸,捂住耳朵,大喊:“阿姐!阿姐!”耶律婉冷冷的道:“妹!”双拳死死攥紧,恶狠狠看着头盖红绸的女子。

凌懿轩登时气恼:“是你逼我出手!”挥拳砸在凌烨宸左颊。

他四哥身形一踉,倒退一步,却得意大笑,又道:“凝儿胸~脯上有块朱砂记,为兄最爱吃那胎记,不知给我亲了几回。”心中大恸,热血翻滚,又呕出一口鲜血,一敛眉眼,冷冷望着他七弟:“你亲她的时候,尝到你哥哥口水味没有!”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