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80章:第一件事1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80章第一件事1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扬鞭驾马车的是名女子,她腰肢纤细,胸臀丰腴,妩媚无双。头戴宽沿帽子,白纱垂下遮住脸颊,正是恨生不假。

驾车赶到,拴马。踱到凌烨宸身侧:“爷。人都到了。”

马车帘子被由里掀起,接连走下三人,一个秀丽绝美,正是映雪,一个俏丽小丫头,正是冬儿,一个娇美妇人,正是吴欣。

映雪、冬儿搀吴欣亦走到凌烨宸身侧。

映雪双眼下一层青黑,显然过去两日过得并不如意,见凌烨宸浑身是血,心疼无比,柔声道:“四爷。我给你裹伤。”

凌烨宸道:“不必。”

冬儿羞答答望了邢掣一眼,邢掣偷瞄她两下。

凌懿轩突然大笑,笑声中气充沛,直听得军心大振。“四哥,你就是带着邢掣、月下两个随从,映雪、恨生两个妃子,一个中年妇人,一个小丫鬟,教咱们一败涂地么?”

凌烨宸轻轻一笑:“正是。”

凌苍冷笑抬左手,问大军:“谁信,一炷香之内,凭三个男人、四个妇人能教咱们逾百万大军一败涂地?”

百万人讽笑,锣鼓造势,众将大喝:“灭了西岩。夷平碧翠山。”

邢掣忍将不住,虎躯一震,欲发作。冬儿惊慌道:“邢爷莫要冲动。”

月下手快,将那哥们儿扯下,柔柔的道:“跟他们一般见识做什么?咱们爷办事,你还不放心么?没把握的事,他从不做。”

映雪朝不远处兵将看去,四下找来,不见甄儿身影,心下担忧,直直瞅着凌苍,眼神询问:我儿子呢?在哪?

凌苍和映雪对望一眼,心中砰然一动,眼中满是喜欢爱恋,转眼看看不远处的帐子,示意她放心。

凌烨宸突地伸臂拥过映雪,问:“看来,甄儿便在那帐子内了,是么?”

映雪一怔,吓得心突突乱跳,原以为偷偷与凌苍交流不会惹人注意,却谁料,掩饰再好,亦逃不过他的眼,点点头:“是。”攥住凌烨宸手臂,紧张道:“爷,你会救回我们的孩子的,是吗?”

薄唇勾起,温柔的笑:“当然。”冰冷的吻印在映雪的唇,琥珀的眼看向薛玉凝。

薛玉凝本伏在凌懿轩怀里,见着那四片相贴的唇,心中又酸又涩,落泪,别开脸颊。

凌烨宸满意轻笑。

映雪身子猛地一抖,这几日他动也不动她,却在此刻当着众多人的面吻她,足以证明他爱她。她一时忘情,拥住凌烨宸腰身,热情回应,加深这个吻。

凌烨宸不耐拢眉,紧抿着唇,对她的唾液反感了起来。冷漠将她推开。

映雪倒退数步,噗通仰摔地上。

凌苍心疼,牙齿咬的咯咯直响。轻蔑道:“四弟,有什么花招,尽管使出来。”

凌烨宸迈了一步,扯动伤口,闷哼一声,向前爬去。

薛玉凝、耶律婉、映雪、恨生同时大喊:“你小心啊。”

凌懿轩警告:“玉凝!”

西岩皇帝终于未倒在地上,教恨生、吴欣抱进怀里,扶住。一个喊“爷”,一个喊“儿啊”。

吴欣见儿子受了重伤,心中将那小贱人骂了一千多遍,双目怒射向薛玉凝。唇语道:“贱人,早晚治死你。”

玉凝和吴欣对视一眼,读懂她的唇语。骇得身子抖颤,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捂着小脸,‘叽喳’一声,跳进凌懿轩怀里,钻啊钻:“懿轩,我怕。”

凌烨宸见薛玉凝猫一样卧在凌懿轩怀里,当即气的伤口崩裂,纵声长啸,突地妒火攻心,口喷鲜血,眼前一黑,死将过去。

凌懿轩又喜又乐,拥紧他妻子,柔声道:“玉凝乖,不怕,为夫的会护着你。”

映雪奔来跪在凌烨宸身边痛哭,恨生一掌将她推开,“没死也给你哭死了。”

凌苍笑着道:“四弟你都已经这样了,还口出狂言?拿个席子裹住,回家办丧事去吧。”

邢掣、月下四只眼睛射出火光,差点要把凌苍烧死,走来西岩皇帝身边,突突几下点在凌烨宸心脉大穴,将他救醒。

凌烨宸方醒,推地起身,冷望凌苍道:“凌苍,今日第一件,便是…”突地顿下话语,他身上伤重,出血太多,稍微用劲,便粗chuan不已,口中鲜血不断涌下,攥紧拳头:“第一件事,便是结束你我之间恩怨。”

不由自主看向玉凝。

玉凝早在他倒下一瞬,已经紧紧盯着他,此刻两人一对视,眼中竟都是款款情意,脉脉柔丝。

玉凝咬咬牙,对腹中孩子他爹关切之念占了上风。拉拉凌懿轩衣袖:“时近晌午,我饿了。吃了饭再说其他的。”

凌懿轩一怔,望了眼凌烨宸:“四哥,我妻子腹饿,我爱她、怜她,要陪我妻子去用膳了,你我饭后再斗如何?”

凌烨宸暗道:那丫头到底舍不得我死,给我挣足了时间教我休养疗伤,还说不爱我么?哼,爱我又怎样?还不是甘心被七弟搂在怀里么!教我把她拎回宫内,要到她求饶!缓声道:“甚好。”

凌懿轩、宋哲、凌苍帅军马列桌坐席,同食同饮。

邢掣、月下等人席地而坐,为凌烨宸疗伤。

恨生从衣襟掏出针线包,穿针引线,将凌烨宸身上伤口逐个缝合。又与邢掣、月下两人合力输真气给他护体。

凌烨宸命保住。静坐运功。映雪走来为他捏肩捶背,冬儿走去为他捶腿。邢掣吃味,把冬儿撤走,自己亲上,给他主子捶腿,用劲太大,直捶的他主子大骂:“你小子捶死我算了。”于是,恨生接力,过来捶腿。

薛玉凝从地上拎起七色狐,使劲抱住,差点将小狐狸挤断气,小狐狸暗道:我招谁惹谁,又不是我给凌烨宸捏肩揉背的。

凌懿轩见她妻子又酸又妒看着凌烨宸,心下大气,拍掌推去酒肉满桌,“四哥,这是我和我妻子的喜宴,你请慢用。”

凌烨宸伤才缓和,听了他七弟中气十足、气焰极高的话,呕血两口。

冷面郎君邢掣一掌将桌子拍个粉碎,奔到山里猎来犀牛三、两头,剁吧剁吧,起火烧烤。

月下自马车内取来十坛女儿红。耶律姊妹前来凑酒凑肉。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件事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