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82章:第一件事3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82章第一件事3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众人皆对西岩皇帝的乖戾行为诧异不已。数百道视线死死盯着月下手中那碗清水。

映雪心中慌张不已,慌乱起身,从凌苍怀里抱过甄儿,紧紧拥在怀里。

往事忽的窜进脑海。三年多前,她曾暗示凌烨宸封她为后,凌烨宸一口将她回绝,说皇后之位早已经许给一个人,一个永远不能属于他的人。

她心里酸涩妒怒,深知凌苍爱她,于是那日午后,约凌苍来双雪殿,两人解衣同榻,云雨相欢。

随后,她命人请来凌烨宸,诬陷衣衫不整的凌苍意图不轨,凌烨宸怒,将凌苍逼入死地。

那夜,她将凌烨宸灌醉,褪尽他衣物,享一夜鱼水之欢。虽那时,凌烨宸口中喊着‘凝儿。’

可翌日一大早,凌烨宸给她送来了避孕汤药。所以,按照常理来说…甄儿定然是凌苍的儿子。

“不,不。”映雪喃喃道,上前攥住凌烨宸的衣袖,“皇上,你不信雪儿么?雪儿怎么会背叛你?雪儿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如违此言,天打雷劈。”

凌烨宸拂袖将她挥开。

凌苍轻轻一笑,托住映雪腰肢,道:“雪儿,到了这个时候,便没必要再跟他演戏了。甄儿是我儿,你是我的女人,将来这天下也是我的。怕他做什么?”满眼柔情看着她。

映雪连连摇头,从凌苍怀里跳脱,跪伏在凌烨宸腿边,怒视凌苍:“凌苍,你住口!你少血口喷人!我跟你什么都没有发生。甄儿是我和皇上的孩子。你三年前意图侮辱我,现在又想挑拨我和皇上的关系。你不得好死!”

凌苍双目大睁,两眉倒竖,一阵阵晕眩:“雪儿,你...我们不是已经...”

他的话未说完,耶律双趴在月下胳膊上,嘻嘻哈哈道:“快看碗中那两滴血。开始融在一起了。甄儿的爹爹是四哥哥,妈妈是映雪姐姐。”痴痴望着月下:“我说的对吗?”

只见,那两滴鲜红的血,慢慢的靠近,交缠,最后融为一滴血。

众人唏嘘一声。

玉凝心中一沉,苦涩一笑,凌烨宸可以放心了,映雪对他忠贞不二,该更加爱映雪了吧。

月下察言观色,知玉凝心里不快,胳膊一抖甩掉双儿,喝道:“你吵吵什么?回去你们那边去。不是跟七爷他们联手对付咱们么?爬回去吧。”

耶律双“你、你”一阵,拉起她姐姐,回去大军前面站着,恨恨瞪着月下。

月下给邢掣说:“老邢,你双儿姐姐,真讨人厌。”邢掣道:“耶律婉也讨厌,她两人的亲妈最讨厌!”

映雪见状又惊又喜,心想:怎么回事?我明明喝下了避孕汤药!

然而,映雪那天跟两个男人都亲热过,两个男人的种子同一天洒进她体内,凌苍的种子没教她受孕,凌烨宸的种子却教她受孕,虽翌日喝了避孕药剂,却已经迟了,已经怀上了甄儿,喝多少避孕汤药也于事无补。

凌烨宸脸容冷静,不知喜乐。

映雪绝美的脸,一下一下摩擦凌烨宸大腿,柔声道:“皇上,雪儿对你忠心耿耿,你却疑心我跟凌苍这种丧家犬有染,你教我情何以堪,雪儿就沦落到要和那种男人在一起了么。若皇上不再爱雪儿,干脆赐我们母子一死吧。我映雪宁可死,也不会像薛玉凝那样,背叛夫君,令嫁他夫!”眼睛斜斜看向玉凝。

玉凝苦涩一笑,落下两滴泪。心想:你清高你的,凌烨宸疼你爱你。我低贱我的,无人怜爱。我们各不相干,你说我做什么呢。

凌烨宸双眼无波,冷静极了,心想:我却为什么没了喜怒?我知道甄儿是我亲生,该欢喜非常的,不是么?

双眼看向玉凝小腹,又想:定是教那丫头把我气得一时不知该怎么开怀了。

凌懿轩拉住玉凝的手,小声道:“累了么,靠在我身上,歇一会。我哥和四哥、映雪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你不必理会别人说什么。世上的人都谴责你、遗弃你,我也爱你。”

薛玉凝心中一暖,轻轻的道:“我是修了什么福气,能有你为伴。”一时疲累,乖巧靠在他胸膛。

凌烨宸见状,双目涩得生疼。突然便有了扶起映雪的冲动,心想:凝儿不让我舒坦,我也不能让她自在。拉起映雪,柔声道:“雪儿,这几日你受苦了。是为夫的错。”

凌苍在方才听到映雪用‘丧家犬’一词形容自己时候,一时记起自己当年是多么受先皇宠爱,曾经这天下仅差一步就是他的,却因他爱上了映雪,却落得有家不能进,有国不能回,空有治国平天下的报复却不能施展。

而他深爱的女人、他甘愿为她倾尽所有的女人,竟说他是丧家犬,竟觉得和他一起是种耻辱。

羞愤气怒在胸腔荡来滚去,脸上皮肉气的抽dong不止,拳头紧握,说道:“雪儿,当年你约我相见,说仰慕我才华,喜欢我好样貌,要跟我留下片刻美好回忆。我们在一起多么欢乐,你都不记得了么?这近十天来,你我恩爱有加,夜夜,你在我怀里撒娇,你也忘了么?”

映雪脸色大异,倚在凌烨宸怀里,委屈道:“皇上,凌苍得不到臣妾,就得了妄想之病,前些天将臣妾掳来,多次想侮辱臣妾,臣妾誓死抵抗,才逃过他的毒手。他还妄想甄儿是他的孩子。他知道皇上爱我,故意让臣妾将你引来,为的就是得到西岩的天下。皇上一定要杀了他。”

凌烨宸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认真的听着映雪每一个字句,回道:“雪儿,你紧张什么?解释了这么许多,朕说过信他不信你么?”

映雪被他冷冽的口气骇得身子直抖,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害怕的手脚冰冷、汗透厚衣,嘴角僵笑:“臣妾没有紧张...”

凌烨宸眼眸中闪过一丝狠辣阴鸷,暗道:映雪,还有她存在的价值,那丫头以为我爱映雪,不是么?

斜斜看向薛玉凝,暧昧吻着映雪耳际:“因为,朕对自己深爱的人,自然是信任的。对于不爱的人,一个字都不信。”

玉凝心中猛地一疼。流下几滴泪。心想:我本就没有要对你解释什么,虽你信不信我。

然而,真是如此么?往往越是在乎一个人,便对那人说的话一再推敲思量,不肯相信。而对不在乎的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不值得费心思去思考。

一切不过四个字,当局者迷。

凌苍气怒不堪,“雪儿,你…你真的好毒辣。我真心真意的爱你。你却将我贬低的一文不值。”趁人不备,突地伸拳,抓住甄儿后背衣衫,要将他小小身子往尖角岩石上摔去。

映雪大惊尖叫。“甄儿!”

凌烨宸倏地出掌推在凌苍心口,震碎他心脉,凌苍口喷一口鲜血,将抓在手中的孩子向空中抛出。

凌烨宸旋身去接孩子。却才一转身,玉凝便抱着甄儿走来,递回他怀里。道:“真巧,甄儿落在我怀里了。”

凌烨宸张张嘴,良久道:“多谢。摔着他,他爹爹可要心疼死。”

薛玉凝笑道:“四哥客气,这是七弟妹该做的,你看好我小侄子吧。”

凌烨宸脸一下子血色褪尽,气的俊脸惨白。

玉凝优雅转身,带着凌烨宸未出生的孩子,转身走回凌懿轩身侧。

凌苍倒地不起,恨恨看着映雪,道:“雪儿,你忘了我们一起多开心么?”

月下、邢掣上前长剑指着凌苍。“三爷,你打住吧。”

凌烨宸走回,脚踩在凌苍侧脸,将他骨头踩得咯咯直响,冷冷的道:“凌苍,到头来,你的人生还是一场空。”转头望了眼映雪,映雪手臂一震,噗通跪在他脚边,喊道:“皇上。”

凌烨宸轻轻一笑:“三哥,看到了?你爱的女人,到头来,还是臣服我脚下。不管你怎么绞尽脑汁的想得到她的心,都是白费力气。我不费吹灰之力,便教你败得彻底。”

他把孩子放回映雪怀里。轻轻道:“去跟恨生待在一起。这里危险。”

映雪身子一颤,心想:皇上是爱我的,不然不会考虑我的安危,他心里一定深深爱着我。她一时间莫名感动,流下一串眼泪,“是,是。”抱起甄儿,奔回马车旁。

凌懿轩见三哥、四哥胜负已出,前去把凌苍扶起,吩咐左右:“来人,把三爷服下去治伤。”

凌苍身心受挫,脑中郁结,怎也转不过来弯,一会哈哈,一会呵呵,喃喃道:“映雪是我的,甄儿是我的儿子。凌烨宸,杀了凌烨宸。”倏地出掌拍向凌烨宸面门。

邢掣、月下同时出掌,分别拍在凌苍胸膛、小腹。

凌苍身子向后跌出数步,连喷数口鲜血,依旧道:“雪儿不会欺骗我,她爱我。是凌烨宸逼着她骗我的。是凌烨宸。”

凌懿轩奔去将他扶起:“哥,你跟四哥的恩怨,就止于此吧,我方才不干预,就是要让你明白,映雪不值得你爱。”

凌苍一把将凌懿轩推翻,骂道:“你住口!不准你侮辱雪儿。”

凌苍一口一个映雪,凌烨宸谈不上气怒,也没甚感觉。心中暗道:凌苍,你曾杀我亲信无踪,我立誓要为他报仇,绝不容你活命。

暗暗运气于掌,往凌苍面门拍下。

玉凝见状大惊,“不要杀他。”扑身上前,挡在凌苍身前。

凌烨宸及时手掌,掌风将她发丝吹得四下散开,怔怔望着她。“你为什么护着他?”

玉凝骇得心怦怦乱跳:“凌烨宸,不要杀他。我知道他口中喊着映雪的名字,你吃味难过。可是…这个人,你不能杀。”

玉凝仅将凌苍当作她的夜大哥,夜大哥曾对她有几番救命之恩。她不能不管。

凌烨宸却不明了,阴狠一笑:“你不单单背叛了我,还同时侍候凌苍、凌懿轩弟兄两个人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是时候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