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85章:打道回宫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85章打道回宫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轻挥衣袖,凌烨宸轻唤:“月下。”

月下一凛,笑道:“是!”奔回马车,背回来一个大麻袋。见邢掣还在东张西望,轻轻一笑:“云天新帝,不要找了,冬儿躲在马车后面哭呢,小丫头见你身份地位大不一样,怕你瞧她不上了喽。”

邢掣一愣,急忙奔去马车后,将玉玺、兵符塞在满脸泪水的冬儿手里,道:“交给你,永远帮我保管。”说罢头也不回奔回凌烨宸身边。正巧瞧见月下‘嘿咻’一声,将肩上那大麻袋扔在地上。

麻袋里传出来‘哎呀’一声。接着便是一连串的咒骂:“谁摔得我,教你头上生疮、脚底流脓,得了不治绝症,不能好死。你们绑架了我,小心姓宋的人渣砍了你家老母、老爹、老奶奶。”说着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孙婆婆,孙婆婆。”

宋哲一听,噌的从檀木椅上弹跳起来。心想:果然是可儿。

孙婆婆大喊道:“啊,是林主子,是我林主子。”跪在宋哲腿边,道:“皇上,快救林主子,救救林主子。”

原来麻袋里装着的正是失踪多日的林可儿,她身无分文出逃而走,又饥又饿,日前在林间生火烤食,被月下撞见了,月下听她口里一句句尽是骂碧月的皇帝,心想此女必然有用,于是拎个木棒把她敲晕,扛回上当客栈交给凌烨宸去了。

林可儿一听到孙婆婆的声音,来了精神,在麻袋里踢腾起来:“婆婆,你不要求宋哲那混蛋。我宁可死了,也不要他救我。”

宋哲本来心疼不已,多日不见,对林可儿是十分想念,谁知那厢回来之后还是跟他针尖对麦芒,将他骂个狗血喷头,当即大男人尊严承受不住,喝道:“水性杨花的小贱人,服侍我爹的烂鞋,老子才不救你,你…你和你肚子里的怪物死了才好。”

林可儿道:“哈!哈!我肚子里的是怪物,怪物他爹就是禽~兽!宋哲,你禽~兽。”

宋哲眼一阵阵晕眩,突地想到:啊,她这般理直气壮的骂我,莫非她肚子里真的是我的孩子么?又猛地摇摇头,心想:我不信她,对,不信,待到她生下那孩子,我也学凌烨宸那般,滴血验亲。冷声道:“凌四兄弟,你休想拿林可儿威胁我,我不吃那一套。你知我恨她。”

凌烨宸有礼点头,“我自然知道你恨她。所以替你将她掳来了。”招手一挥:“来人,请出林可儿。”

邢掣一拱手,“是。”领几兵解开麻袋,拎出林可儿。

这姑娘小脸一露出来,教人屏住了呼吸,只见她,黛眉清秀,双唇润满,脸颊娇嫩,比那薛玉凝还好看几分。

薛玉凝一阵赞叹,跟凌懿轩喃喃道:“我表哥真是有眼无珠,得如此美人何其幸运,他竟不知珍惜。”凌懿轩瞅了眼林可儿,又望望玉凝满是刀伤的小脸,道:“你赞叹她美,可我仅觉你是最美。”

玉凝脸上一红,嗔了句:“懿轩。你说这话好有趣啊?谁瞧不见我满脸刀伤。也只你觉我美。”

凌烨宸双眼血红看着薛玉凝和他七弟亲亲我我,实在气怒,忽的眉眼一沉,望着宋哲:“听闻此女背叛宋兄,我深知给女人背叛是什么滋味。自愿为宋兄出了这口恶气。”

宋哲背脊一凉,心想:凌烨宸心狠手辣,定要伤林可儿迫我交兵,我定要冷静自持,不能教他看出破绽。决然道:“如此多谢凌四兄弟。林可儿随你打杀。”

薛玉凝骇得身子一震,心想:表哥要是认为这样就能骗过凌烨宸,就大错特错。因为姓凌的宁可错杀,也不会手软。上前扯着宋哲小声道:“表哥。你疯了么。你别再管顾我,带上嫂子和兵马,快些走吧。”

宋哲将玉凝揽到腰后,“你别管。”看了看林可儿,道:“凌四爷,请吧。”

林可儿唇语对宋哲道:杀千刀的破烂人。

凌烨宸拱手道:“宋兄客气。”挥袖左右:“割她手臂。”

闻令,一兵手持刀刃,削下林可儿左臂大块血肉。

孙婆婆大喊一声:“林主子。”昏死过去。

“表嫂!”玉凝急的扑身上去要抱住林可儿,教凌懿轩拉住手臂:“玉凝,宋兄自有分寸。你焉能知道,此番不是教他认清自己对林可儿心意的契机?”

林可儿疼的直冒冷汗,脸色惨白,却紧咬牙关一声不肯。

宋哲紧握双拳,额头渗汗,颤抖道:“凌兄弟,只有这点本事了么?”

凌烨宸冷冷一笑,修长手指微微抬起:“剜她双眼。”

士兵挺匕首而上。匕首尖端眼见便要抵在眼瞳。

宋哲一扯嘴角,自嘲的笑:“慢着。”

凌烨宸挑眉:“怎么?”

宋哲手心的汗一滴一滴落在地下,嘴硬道:“凌兄弟只会这些小儿科么?”

凌烨宸薄唇斜斜翘起:“非也。”命左右:“长矛挑掉她腹中胎儿。”

薛玉凝身子一震,喊道:“凌烨宸,你不要太过分!她腹中胎儿已经五六个月,你忍心么?若你那般对她,我立刻喝药毒死肚子里的孽障。”

凌烨宸忽的欣喜:“肯承认了?”玉凝一怔,紧拧眉头,道:“不要伤害她。”

凌烨宸道:“抱歉,已经晚了。走到这一步,我不会停下。”扬手示意。

士兵手持长矛径直刺向林可儿小腹,矛尖入肉一分,鲜血直淌。林可儿这时慌了神,喊道:“宋哥哥,救我。救救孩子。宋哥哥。”泪水长流,瞅着宋哲。

宋哲心中猛然一动,忽的扭转过来:我当时爱林可儿,不就是因为她对我坚贞不移么?怎么此刻却这般不信任她?我真他娘的不是人。大喝一声:“住手吧!”

疾步奔去,出掌推死那手持长矛的士兵,将受了重伤的林可儿抱进怀里。

林可儿又怒又气,咬住宋哲肩膀,将他咬的鲜血直流。“我恨你,恨你!你该死。”

宋哲心疼不已。将她抱紧。“可儿,为夫的一直以来错怪了你。”

凌烨宸轻轻冷笑。

宋哲一凛,连连摇头:“算我输,到底不如你狠。兵符你拿去。四十万兵马是你的了。”掏出兵符投在空中。

凌烨宸反掌握在手里,顺势又给投掷回宋哲手中。后者沉吟片刻,好奇道:“凌四兄弟?你这是?”

凌烨宸道:“宋兄,我要到是削减七弟兵力,并非让你国败家亡。你或是离开,或是留下,都依你。”

宋哲一凛,心想:他虽手段狠辣,却处事有礼有依。所做之事也都是为了我表妹。可见他对我表妹是真心不假。道:“多谢。”领兵远离凌懿轩数丈。

凌烨宸上前几步,站在凌懿轩身前,淡淡道:“七弟,现在,我要领走凝儿。”朝薛玉凝伸出左手。

凌懿轩拥紧薛玉凝,道:“你休想,我们死也死在一起。”

薛玉凝望了眼凌烨宸的左掌,只见掌心静静躺着一颗红色的珠子,当即骇得身子猛震,苦涩一笑,扭头对凌懿轩说:“懿轩,他说的对,我得和他走了。”

凌懿轩闻言心慌:“虽我仅剩下三十五万兵马,但亦能跟他拼上一阵,我未必会输,你不信我么?”

薛玉凝一怔,落下泪来,喃喃道:“我相信你,也愿意和你死在一起。可是,他有十分把握,我一定会回去。”

凌懿轩摇晃她双肩:“是什么?你究竟惧怕他什么?”

薛玉凝摇摇头:“我不怕他,我怕的是失去亲人。”抬头朝他嫣然一笑:“你瞧见手中宝珠没有?”

凌懿轩望了眼那红珠子,也吃了一惊。

玉凝轻轻一笑,黯然垂泪:“是了,自古帝王皇冠上镶有黄玉,众王爷冠上配白玉,都是象征高贵身份。而当朝丞相官帽之上,象征一品官衔的,正是他手中红玉宝珠。”

凌烨宸将红宝珠握回,敞开怀抱,道:“凝儿,过来我怀里。”

玉凝轻叹一声,拨开凌懿轩的手,看向周雨晴:“好好照顾懿轩,只有你能让他快乐。”

周雨晴心疼一涩,落下几滴泪,道:“娘娘。你保重。”

玉凝轻轻一笑,望了眼凌烨宸,道:“我跟你回去,你休要纠缠七爷他们。”

凌烨宸道:“如你所愿。”

玉凝深深一叹,朝他怀中走去。

凌懿轩倏地拉住她的腕,将她拉到身边,耳语道:“我知你是担心薛府上下性命才跟他回去。并非因为你爱他。我想办法救出薛府几百口性命,你为了我,跟他保持距离,不要教他碰你,可以么?我过几日便将你接回。我有法子取胜。”

薛玉凝一怔,点点头:“好。”推开他,“带兵立刻走,我看着你走。”凌懿轩重重点头,领兵退去。

玉凝待到众人退去,回身艰难走了十步,来到凌烨宸身侧。“走吧。”朝马车旁踱去。

月下道:“打道回宫。碧月皇帝,带你林氏娇妻去宫里小住吧,过几天俺家爷生辰,你去喝杯酒啊。”

宋哲看了看怀里林可儿,轻轻道:“你需要养伤,咱们去吧,你伤好了,我带你回国。”

邢掣道:“夜翎婉、耶律双、郝仁,你们也一起回去坐坐。”

耶律姊妹一个心里想四爷,一个心里想月下,同时道:“好。”郝仁哭的梨花带雨:“好好,好孩子!”

男子纷纷上马。

恨生驾马车,映雪、吴欣表情各异看着玉凝,随即上了马车。

冬儿前来搀住薛玉凝,道:“主子,我服你上马车。”

玉凝道“好。”冷冷望了眼凌烨宸,跟他擦肩而过。

却才迈开一步。便身上一紧,教人箍住胸腹,打横抱起。男性热血气息夹杂淡淡香气将她包裹。她心中一慌,惊道:“凌烨宸,你要做什么?”

凌烨宸冷冷一笑,在她唇上允吻一下:“好好教训你。”环视马上众男子,“邢掣、月下,你等领着宋哲、耶律公主先行一步。我随后跟上你们。”说罢,圈转马头,跟玉凝同乘一骑,朝西疾奔。

————————————————————————————————————————————————

【亲,谢谢读文...介个...估计乃们猜到下一章会发生神马了,哇哈哈~~~明天见捏~~~】

……本章完结,下一章“晕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