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93章:(重复了,请跳过此章)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93章(重复了,请跳过此章)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来外面和张叔酣斗的,正是上午从战场疯逃的凌苍,他逃后,一路胡冲乱撞,见门民居宅院便要进去问问映雪在不在,甄儿在不在。一路不停不歇,直到入夜,方才进来吴府院中,又要来找映雪。

恰逢张叔小解,见凌苍疯癫狂躁,两人说话不到两句就一个比一个火爆,一个持剑,一个握刀斧打斗起来。

凌烨宸听到薛玉凝口中那亲昵的‘夜大哥’三个字,心中突地一跳,这才知道今日上午他杀凌苍之时,她舍身相救,初衷是要保护夜翎。想到此处,不禁喜悦,淡淡笑出声响。

玉凝见院外凌苍差点给斧头砍中,惊呼道:“夜大…”忽的记起凌烨宸在身边,慌忙道:“凌苍神志不清,再过一会便要被张叔打死。我们出去救他。”拉着凌烨宸的手就要朝外走。

“八弟、十二弟领着两千人马在寻凌苍,他们必在这不远处。因你,七弟受尽侮辱,八弟、十二弟不待见你。他们恨我自是不必说了。我此刻身受重伤,咱们现在出去,必死在精兵手中。”

“难道。我们就等在此处,看着他死吗?”

凌烨宸摇头,眉目突地一利:“他不是要找雪儿么,找不到自然就走了。”凌苍的死活跟他没甚关系,顿了顿:“他永不要妄想找到雪儿。”

他的声音狠辣又阴毒,玉凝苦涩一笑,在他心里,永远都有一个位置是属于映雪的,任何人都及不上的高度。

忽然府外火把大亮,将夜空照的透亮,脚步声,马蹄声纷至沓来。

“三哥就在这附近,仔细搜。”

“分头找,不放过任何一户人家。”

正是凌武、和凌思远焦急的声音。

玉凝知道若是给他们捉住,定然没有好果子吃,凌武早就看她碍眼,凌思远也因宋哲揍他,而怀恨在心,不禁担心害怕,身子微微颤抖。

肩头一紧,被凌烨宸带进怀里拥住。

她心中一暖,仰头看着他,他眉间一抹嘲讽之色,再明显不过。

“在想能不能跟随八弟、十二弟回到七弟身边?”声音猛地冷下:“不可能。今日,若教他两人擒住,我会亲手先结果了你。”

薛玉凝唇色苍白,心里难过、委屈难言,她何曾那般想过?

士兵叩响院门,火光透过门板将院子照的大亮。

凌苍见状,喃喃道:“他们来抓我了,他们不要我去找雪儿!”飞身在院墙一点,跃出院子,奔出几丈开外。

张叔手持菜刀开院门追出,大骂:“小贼,再要偷盗,决不饶你。”

凌武见到一道黑影从院中掠出,惊喊:“是三哥。”一挥手臂:“集合兵马,追。”带一千兵队追去。

凌思远扭头朝院子里看去,只见那卧房内亮着烛火,窗口站着一高一低两抹身影,那高大的身影似乎冷静自若的望着院中一切,丝毫不慌张。

他心存疑虑,跳下马来,缓缓朝院中走去。

张叔横臂阻拦,“休想闯进。”凌思远掌风将他震出数步之外,张叔倒地不起。

“相公,人家要。”突地那略低的身影娇声唤了一句,踮脚朝那高大的身影嘴唇亲去,两人影子在窗纸上留下暧昧缠绵的画面。

凌思远一怔,喃喃道:“原来那男人不是冷静,是和女人忙的没有注意到咱们。”疑虑尽消,转身出院,率另千人军军,策马追凌武而去。

屋内。

薛玉凝、凌烨宸四目相对,唇瓣相贴。

她方才眼见凌思远就要进门,灵机一动,便朝他耳侧靠去,心想影子看不出真假,只要影像似在亲热便好。凌烨宸却恰巧侧脸,与她唇瓣相贴,两人吻个正着。

见凌思远离开了,玉凝忙撤开,道:“抱歉。”转身走开。

凌烨宸却猛地攥住她手腕将她压在墙壁上,学着她说了句:“抱歉。”狠狠吻上她的唇,强势撬开她牙关,在她口内攻城掠地,索取蜜津。

她忽的想起方才傻乎乎喝下了他赐的‘打胎药’,一时悲戚哀婉不知出自何处,抬手捶打他背上伤口,要将他推开。他疼的额头上渗出颗颗汗珠,却依旧不肯将她松开,大掌探进她衣襟,狠狠揉~捏她胸前柔软。

她又羞又恼,苦于唇瓣被他堵住,发不出任何声音,泪水若泉,不断涌出。耳边是他粗重的喘息,夹杂着情~欲的味道。

她心口一沉,用尽浑身力气,别开脸颊,喊道:“哥,可以放开小妹了么?”

凌烨宸身子猛地一震,倏地离开她一尺,急促的喘着,沙哑问道:“你都知道了?”谁告诉她的?

玉凝抬袖擦去泪水:“是。不知你是爹爹的第几个儿子?我排行第九,你排第几?”

凌烨宸冷冷一笑,俯身,薄唇轻佻的在她唇瓣一下下摩擦,“知道了也无妨。”拦腰抱起她瘦小的身子,望着她尚自平坦的小腹,声音压抑道:“今天我停下,绝不是因为你喊了我一声哥。你逃得了这一次,下一次绝没有这样的好运。”

回到榻边,两人解衣同睡,他迫她枕在他的手臂,逼她拥着他的腰身,又将她紧紧箍在怀里。

玉凝要迎接的流产腹痛迟迟不来,反倒小腹一阵阵暖意,舒服极了,直到哭的累了,那‘打胎药’也没有发挥作用,不知不觉间,呼吸着他身上男性热血混合淡淡清香的气息,沉沉睡去。

凌烨宸听闻她呼吸调匀,睡得安好,缓缓睁开双眼,满是怜惜的看着她睡颜,一夜无眠。

翌日晨。

玉凝醒来,见凌烨宸已经坐在桌边,退去了上衣,紧实的臂膀、宽阔的背上,伤口触目惊心,他在给伤口换药,可背上伤口不高不低正巧在后背中部,换药没有办法独自完成。

在自己还未意识到的时候,玉凝道:“我来吧。”披衣起床,走去帮他换药,裹伤。问道:“怎么不让张叔进来帮你换药?”

凌烨宸穿着衣物,将肌理分明的胸、腹遮盖,自然而然道:“你在睡觉,他进来不方便。”不愿意别的任何男人看到她睡颜。

薛玉凝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介于甜蜜的幸福之间。突地低落长叹一声:“多谢哥哥为小妹着想。”

他冷冷一笑,“小妹客气。为兄应该的。”眼中似有一抹深意:“去洗漱梳妆吧。”

玉凝一愣,点点头,就着他备好的热水洗漱后,擦了一把脸。一扭头,在桌上看到一块镜子。

她双手猛地颤抖,毛巾啪的掉在地下。

自从容貌毁了之后,她再没勇气照镜子,跟凌懿轩一起的时候,他也贴心将镜子都销毁了。

而且昨日,那桌子上明明没有这面镜子。

她忽然明白了,凌烨宸有意羞辱她,让她看看自己究竟有多丑陋不堪。

落下几滴泪水,嘴角却别着僵硬的笑,他想看她难过,想看她出丑,那就让他看个够。走去抓起铜镜,深吸一口气,直直望向镜中自己的脸。

惊得“啊”的一声。将铜镜扔在地上。

紧皱秀眉,表情复杂,厉声道:“凌烨宸,混蛋,我的小狐狸呢!”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