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199章:一国之主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199章一国之主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玉凝一愣,垮下小脸,暗道:你又不知我问什么,就说不可以,我只是想说,我可不可以自己骑马而已。

凌烨宸见她一脸委屈,收起了嘴边微讽的笑,怜惜望着她。

他当然知道她说的是想要自己驾马,他说的‘不可以’也正是不赞同她一人一骑。她不会骑马,摔着了,他会心疼。若是她软声软语求的是要和他一骑,他还会说不可以么?玄乎。

映雪厌烦的看着倚在凌烨宸胸口的薛玉凝,暗暗握紧拳头,心想:皇上都说了你不可以和他一骑,你怎么还不滚开?

吴欣上前双手搭上玉凝的双肩,将她拉出凌烨宸的怀里。温柔慈祥道:“凝儿,咱们娘俩好容易有个单独相处的机会,好好说说知心话啊。你不想和欣姨说话么?”

玉凝骇得身子抖了几抖,干笑两声,甩开吴欣的钳制:“知心话,还是欣姨您说,我听吧。”一步步朝马车走去。

“你去坐马车。我骑马载你多有不便。”

凌烨宸冰冷、刻薄、残酷、阴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玉凝心里一疼,心想:我知你多有不便,载着映雪还怎能方便?我都已经识相的离开了,你还要补说这么一句么?

不经意和恨生对视,恨生眼中似乎有一分羡慕?

玉凝一愣,自嘲笑着心想:恨生姐,你羡慕什么,要不,换你和吴欣大妈单独相处去?

“你还不回来?”

凌烨宸又冷冷的说了一句,声音里似乎还多了几分薄怒和...抓狂?

玉凝摸不着头脑。他让谁回去呢?映雪从他身边跑开了?不过,那关她鸟事,想着不忘重重点头,对,和她一点鸟关系都没,抬脚便往马车上爬,姿势不雅又难看,诅咒一句:“谁把马车造的这么高?”

“薛玉凝?”

凌烨宸环胸而立,声音最后一丝耐心也用完了,连名带姓的喊着拼命往马车上穷爬的女人,她就不能回头看一眼?

玉凝听到自己被点名,吃了一惊,又慌又乱,脚嗖的一下踩了个空,向后仰去。暗叫糟糕。

身子却在落地之前,稳稳当当落进了一个温暖又宽阔的怀抱,带着清香和浓烈男子气息,这怀抱她再熟悉不过。正是凌烨宸。

玉凝疑惑眨眨大眼,愣愣看着他俊逸隽永的脸颊,只听他不耐道:“祸害。唤你几声,听不到么?一定要和我对着来?”似乎怒不可遏、恼羞成怒一般几步走回马边,作势要狠狠将她扔上马背,大掌却轻柔托住她腰肢,生怕伤到她腹中胎儿。

玉凝坐在马背上,看着不远处被吴欣拉上马车的映雪差点摔在地上,没有缘由的,呵呵傻笑了,她自己听到自己的笑声都觉得可恶极了,突然道:“我不是幸灾乐祸哦,我...只是那马车却是好高,不让人扶真的上不去,映雪一个大美人爬马车姿势也好丑。”

耳边传来了宠溺一般的轻浅笑声。她倏地抬起头,想捕捉凌烨宸唇边的笑意,却额头一下子和他线条冷硬的下巴撞在一起,她疼得皱紧一张小脸。

凌烨宸闻声,摇摇头,骂道:“笨蛋。”大掌按在她额头轻轻揉抚。

玉凝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是什么状况,她怎么就被凌烨宸给抱上了马背。直到映雪投来怒恨的一眼,才恍然大悟,原来凌烨宸那句‘骑马载你多有不便’是说给映雪听的,他是让映雪去乘马车。

玉凝心中一阵欢喜一阵忧愁,莫名其妙捧起凌烨宸的脸颊,肯定的道:“你别忘了,你是我亲哥哥,我不能爱你。”

凌烨宸轻佻一笑,淡淡道:“这话,你拿去说服你自己就好。不需说给我听。从头到尾只有你自己在意那个问题。”圈转马头,跟宋哲夫妇并驾前行。

恨生驾马车缓缓跟上。

双儿坐地上环膝盖哭了良久。耶律婉道:“妹,你哭、哭、哭了两顿饭的时间了,哭够了没有?咱们去追四爷吧?不然他就将你美貌如花的姐姐给忘了。”

双儿埋首膝盖道:“月哥哥讨厌我,我弟也嫌弃我,郝爷爷已经叛变投降我弟,阿姐只想着四爷。”抹了把眼泪道:“阿姐。你走吧。月哥哥不来找我,我就不离开这里,让野狼把我吃了好了。”

耶律婉长叹一声,看看前方的凌烨宸等人,说道:“双儿,我知道你那别扭脾气。月下那小子哪里好?一会好一会坏,哪里迷倒你了?你在此坐一会,静一静吧,记得追上来。”扬鞭策马走了。

一时之间只剩下双儿一人留在林间。哭声和着风声,拂动着枝头的叶。

———————————————————————————————————————————————————

一众人来到城门外街道,停了下来,前面状况,让众人寸步难行。

长长的街道,被难民堵得水泄不通,这些难民不知来自何处,竟不下几万人,各个衣衫褴褛,面容肮脏。

“快开城门!让我们进城。我们所食水源被人投毒,城外无法生活,快放我们进城。”

“皇帝老儿,你藏在皇宫府邸吃香喝辣,咱们百姓要喝有毒溪水受死么?”

“开城门!让我们进去避难!”

百姓怒声如潮,将天地震得轰轰直响。

被痛骂吃香喝辣的那位皇帝老儿,俊逸的眉皱了一皱,问邢掣:“这些百姓何以在此?”

邢掣回道:“这数万百姓原居碧翠山下,食用水源的溪水,前些时日突然被投毒,这些百姓无法生计,于是涌来城内避难。”

凌烨宸心中几分了然,如此看来,投毒之人必有图谋。淡淡问道:“城门上守着的官员是谁?”

邢掣一凛,瞥了眼薛玉凝,道:“是薛晟。”

玉凝心惊,是爹爹,忙问:“我爹为什么不开城门让百姓进去避难?”

月下应道:“薛丞相认为突然几万难民涌进城内,必然有蹊跷,怕难民中有叛党,进城之后和外援内外接应,攻破西岩都城。”

凌烨宸冷冷一笑:“若薛晟仅仅是为此不开城门,那他也算是功臣良将。”

玉凝不解他话中意思,难道爹爹还有其他意图?

宋哲稍一思忖,他猜得不错,凌烨宸方才问他拒开城门的人当不当杀,果然不是随便一问,拒开城门的是表妹的亲爹,是他宋哲的亲舅。心想:幸亏我他娘的没说当杀,不然凌烨宸那货把我舅砍了,我也无话可说。

凌烨宸环紧玉凝,冷冷令道:“咱们弃马,穿过难民,到得城门下,看一看我这一国之主,能不能回得去家门。”

———————————————————————————————————————————————————

【亲,谢谢读文,那个。。。明天去外地玩。。。后天接着更。。。给亲造成的不便,深感sorry~~~】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懂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