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03章:不妨事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03章不妨事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林可儿白他一眼,从他怀里滑下来,让孙婆婆扶着坐在城门前石墩上,娇嗔:“我女儿怎么会有你这么没深度的爹?”

看了眼小心护着薛玉凝俊美男人,有感而发道:“还是西岩国的男人有担当,够沉稳。表妹好福气。”林可儿家乡是西岩,前几日见凌烨宸为了夺回她表妹费尽心思,险些丧命,对西岩的男人是赞不绝口,喜欢的不得了。

宋哲心里酸溜溜,冷哼一声。背身对着她,却也小心的将拥堵的难民从她身前隔开。

孙婆婆道:“主子,老婆子我看西岩皇帝好不到哪里去,你看他身边女人多少个?哪里有咱家皇上对你专一?你失踪那些日子,皇上可是天天茶不思饭不想的找你呢。”

林可儿脸一红。低下头去。

凌烨宸搂着薛玉凝挤过人群走了过来,眯眸望着玉凝的小腹,问道:“凝儿,我儿子还在么?别给挤没了。”

薛玉凝脸一阵红一阵白:“去你的。哪里能给挤掉?”

凌烨宸皱眉,薄唇轻佻上扬,笑道:“听你的意思,难道挤得多怀了一个?”

林可儿扑哧一笑,喃喃道:“男人原来都是一模样的。我宋哥哥也没什么坏。西岩皇帝说的荤话比我宋哥哥还要羞人。”

玉凝在凌烨宸胸口捶了一拳,跳在地上,跑去冬儿站在一起去了。

映雪悄悄走来玉凝身侧,温柔笑着,轻轻的说:“皇上真是的,把妹妹一个人扔在街口,执意护送我来城门下,非得抱着我、缠着我、陪着我,怎么都不肯回去接妹妹呢。”

玉凝比映雪小了几岁,不如映雪心眼多,经不住挑唆,当即小脸垮下,冷冰冰问道:“你想说什么?”

映雪掩嘴轻笑,斜斜看着玉凝:“玉凝妹妹真凶啊。亏了我方才求着皇上回去接你,皇上心疼我,才勉为其难的去了。你却不知道感激我呢。”

玉凝心里又酸又恼,朝几步之外,跟宋哲、邢掣等人站在一起款款而谈的凌烨宸,狠狠剜了几眼,原来他那句‘你以为我想回来么’是这么回事。

醋坛子被打翻,不悦道:“映雪,你走开。我不理你。”说着说着就委屈开来,抬袖抹着眼泪。

林可儿、冬儿、孙婆婆一道上来围着玉凝,六道目光直直射向映雪。映雪骇得连忙躲到吴欣身后去了。

恨生嘴角血迹已干,蹲在墙角,长睫上还挂着泪。玉凝叹了声,走去给恨生递了一块手帕。

耶律婉道:“我去找我弟。”几步钻到凌烨宸身前,说道:“四哥哥,我弟当你手下,你用着还舒心吧?不舒坦了,给我说,我调教他。哈。”笑的万种风情,千般娇态。

凌烨宸忍俊不禁,覆在婉儿耳边,轻轻的道:“大公主,你瞧见我背后那几个女人没有?她们只是我后宫一角,如果再多个你,我家后院准着火。咱们还是当哥们吧。我认你当妹。给你找个好驸马。”

耶律婉飞快的摇头,拽着凌烨宸的手臂,晃啊晃:“我不,我不,除了你,我谁都不嫁。我嫁过去,帮你管着后宫啊。谁不听话我就打谁。保管你后宫秩序井然。”

月下不耐道:“大姐,你起来吧。”拎起耶律婉扔到郝仁怀里去了。耶律婉喊了句:“郝爷爷。”

郝仁哈哈一笑:“大公主,你别急,我已经感觉到了,你的驸马就在不远处。你饶了西岩皇帝吧,好么。”

耶律婉铁了心,只想嫁给凌烨宸,又想开口。邢掣大手捂住他姐姐的嘴,说道:“大姐,你收敛点吧。”

耶律婉听到她弟冷冰冰的声音,骇得点点头:“弟,你比咱爹有魄力。”

邢掣失笑,仰头看了眼城门上的侍卫长,大喝道:“睁开你等大眼看看清楚下面站着的都是谁,还不开城门么!”

侍卫长闻言向下一看,只见一袭白衫、琥珀眼瞳的高大男人正是皇帝陛下。当下大惊失色,快速跑回屋子里去禀报。

“丞相大人,皇上在城门外,请立刻下令开城门。”

桌边正啖着茶水的中年男人,浓眉大眼,一派凛然,听到‘皇上在城门下’几个字,手中茶水猛地一震,茶水泼溅在衣袖上,湿了一片,腾地起身,茶杯啪的一声放在桌上,慌忙道:“快随我出去看看。”大步出屋。

屋内,帷幔后慢步走出一名中年妇人,看着薛晟的背影,双眼倏地眯起,闪过几丝精光。

薛晟来到城楼上,喊道:“老臣薛晟,参见皇上。”声音中气充沛,城楼高十几丈,他的声音却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传到下面的人耳中。

百姓一听到有官员出来露面,立刻沸腾。

“狗官,为什么不开城门?难道眼睁睁看着百姓饿死么?”人群中一高大男子喊道,他衣衫褴褛,脸上满是油黑,虽是难民模样,一双眼睛精明有力,却是不凡。

他身后一男子轻捞他胳膊,低声道:“凌武,不要急于求成,暴露了踪迹。”原来这人正是八王爷凌武。

凌武看着方才出声提醒他那人,道:“是,七哥。”凌武身后这人将帽檐压得极低,遮住了脸庞、头发,正是凌懿轩。

“七哥、八哥,薛晟老奸巨猾,不肯开门,定是知道其中有诈。”此人美貌尤甚,正是凌思远。

原来那日凌烨宸将薛玉凝带走之后,凌懿轩并未走远,而是着手联合碧翠山下百姓,商讨如何混进城门一事,百姓喜爱七爷温润的脾性,自主献计,将碧翠山饮用水源下上剧毒,几万大众逃难到帝都,声讨入城,凌懿轩及手下多员大将,就藏身难民之列。

凌烨宸听到薛晟的话,轻轻一笑,眼中满是痛恨和怪责。

“薛丞相,你多礼了。”伸手将身侧的玉凝揽进怀里,轻轻拥着

。玉凝如小老虎一般猛地推他数次,却依旧被他嵌在怀里。

凌烨宸不解,低头望了她一眼,问:“凝儿,你又怎么了?”

玉凝正为方才映雪给她说的那番话气恼,回道:“关你什么事。”

凌烨宸邪肆一笑:“不关我事,做什么对我又打又咬又踢?”

玉凝瘪瘪嘴,倏地掐住凌烨宸的胳膊里侧,狠狠道:“你走开,我不理你。”

薛晟看见了皇帝怀里那不老实的女子正是自家女儿,惊得大喊一声:“凝儿。你…你…莫要伤了龙体。皇上可是你的天。”

玉凝从进宫为妃那日起再没见过父亲,这一见,已经隔了数月,不禁鼻尖一酸,落了泪。喊了句:“爹爹。”

凌烨宸低声笑着,瞥见她眼角泪水的时候,笑意变成了心疼,揶揄道:“你爹让你莫要伤了我龙体。我是你的天。”

玉凝怪笑几声,“我的天!我拜拜你,你松开我吧,可以么?”趁他不备,跳脱他怀里,仰头望着城楼,问道:“爹,为什么不开城门让百姓进去?”

薛晟长长一叹,负手而立,望着城下百姓。

“女儿,你有所不知,为父并非没有怜悯之心,也不是不心疼百姓受苦,而是,为父已经开仓放粮给这些难民,也分发了饮用之水,他们却不知足,执意入城,这其中必然有诈。”

薛晟的话随时回答玉凝,但是两眼却直直瞅着凌烨宸,分明是说与他听。

玉凝点点头.

一名百姓喊道:“不是我们不知足,而是你所发粮食不够我们食用一顿,这一餐饱腹,下一餐怎么办?”

凌烨宸嘴角自始至终都挂着莫名的笑。玉凝看在眼里,心中越发的对他心生畏惧。似乎他对此刻的局势已经了然于心。

他忽然低下头,温柔的看着玉凝,玉凝骇得身子微微战栗,他一向冷漠疏离,此刻突然的温柔让她觉得危险。

“凌烨宸,你做什么这样看着我?”

他挑眉,笑道:“凝儿,你说,朕该不该放这些乱民入城。还是说,该将他们尽数杀死,一个不留?”

玉凝大惊,抱住他的手臂:“不准你杀人。”即便凌懿轩不在民众之列,也不能杀人。

凌烨宸点点头:“那你的意思是,放他们入城?”勾起薄唇,抬头看着丞相,令道:“开城门,放百姓入城。”

薛晟为难,来回踱步:“皇上,不能啊。万一进来了乱臣贼子,里应外合,谋西岩天下,我们再要防范,可就晚了。”

“不妨事。”凌烨宸无谓的笑。

薛晟一凛,长叹一声,恭敬道:“臣遵旨。”示意城下侍卫:“快快打开城门。”

“慢着!”宋哲突然出声阻止。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惊失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