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04章:大惊失色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04章大惊失色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慢着!”宋哲突然出声阻止。抬头对薛晟道:“舅舅,外甥有礼了。”

薛晟仔细看看宋哲,‘啊’了一声,欢喜非常,轻轻拍掌,笑道:“哲儿,你妈妈可好?”

宋哲说:“好。我妈妈让我问你好。”

“好,好。你爹爹可好么?”薛晟记忆还停留在多年前带玉凝去碧月那时,还不知道宋哲杀了生父一事。

宋哲听到‘爹爹’二字,皱起眉头,刚要答话。

林可儿忙道:“舅,他爹爹的事说来话长,待咱们进了城,你外甥跟你促膝长谈啊。哈。”笑的尴尬十分。

宋哲拥着他妻子,不满问道:“可儿,为什么不让我说那为老不尊的混账被我杀了?”

林可儿敲了他脑门一记。

“你要是说你爹被你杀了,你舅肯定问你为什么杀你爹,你准又要说我跟你爹有染之类的荤话。”环视街上几万人:“你真要让这点丑事弄得人尽皆知么?”

宋哲想了想,说道:“可我不说出来,心里憋得难过!我舅不会刨根问底,不信你看。”抬头一拱手:“舅舅,我爹做了蠢事,被我刺死了。”

薛晟惊得双眼血红,嘴唇发颤,胡子飞啊飞,愣了半晌,差点摔倒,慌忙问:“你为什么刺死你爹?”

林可儿猛地跺脚,恨恨道:“宋哲,你看你办的好事!还说你舅不刨根问底么?你敢再说我一个字,我就领着你女儿逃了。”

宋哲嘿嘿一笑,道:“那不能。那种混账话,我不能再说。”

凌烨宸和薛玉凝并肩而站,看着表哥、表嫂打情骂俏良久,玉凝捣捣凌烨宸:“我表哥让‘慢着’,不让开城门,他是要怎样?城下风光独好么?”

凌烨宸吸了一口气,惊道:“我倒给忘了还有开城门一事,你表哥表嫂是活宝。”蹙着眉头上前几步:“宋兄,方才你喊‘慢着’,是要…?”

宋哲笑着,拍了拍脑门:“倒没什么要紧的事,凌四兄弟,乱民人数众多,你我身边都带着女眷,城门一开,乱民一涌而进,万一出个好歹,哪个女眷再落在歹人手里,岂不麻烦么?”

凌烨宸垂眸一想。

“宋兄所言极是。是我考虑不周了。该让女眷先行脱身才对。”抬袖示意:“月下。”

月下一凛,知道凌烨宸不愿意跟薛晟多言。忙点点头,对城门上的玉凝她爹喊道:“放下绳梯,将众位女主子先拉上去。”

薛晟一愣,看了看玉凝。

玉凝喊了句:“爹爹。”

薛晟心里猛地一软,忙道:“好好。”令左右:“快放绳梯。快放绳梯。将女眷都拉上来。”

侍卫依言,拿出两盘长达二十几丈长的绳梯垂下。

百姓见有绳梯垂下,争抢而上,邢掣令城下千名士兵将百姓拦阻在外圈。

“百姓莫急,皇上已经下令让你等进城,稍事等待,皇上必不会食言。”

百姓民众纷纷看向凌烨宸,但见他年轻俊俏,眉宇之间尽是帝王之相,实在没有险恶的模样。莫非,八爷、十二爷的说法都是错的?皇帝并未有杀害亲兄、更没有鱼肉百姓。当下都暗暗觉得,皇帝一定是好人,不然怎么会不问根据就轻易放难民进入城内?

士兵内圈。

宋哲说:“可儿,两个绳梯紧紧挨着呢,一会你和表妹一起上去吧,城墙太高,你两人到了半中腰,都别往下看,免得害怕。”觉得不放心,又道:“干脆我陪你一起上去吧。”

二十丈有余的城墙上,手拉绳梯的小士兵喊道:“宋..宋大爷,不行啊,你身高体长,少说也百六七十斤,我可拉不动你跟你夫人两人。”

玉凝笑着走到林可儿身前,拉着她的手:“表哥,你别瞎担心了,我跟表嫂都不害怕,一人站在一个绳梯上,一盏茶不到就上了城楼。”扶着林可儿朝墙边走去。

凌烨宸突然握住玉凝的手腕,将她捞回身边,看了眼耶律婉:“大公主,你和林可儿一起。”

耶律婉一怔,忙道:“四爷,我什么都听你的。”上前扶住林可儿道:“姑娘,四爷有心,你和玉凝都不会轻功,找会武功又轻巧的人护着你们,才万无一失呢,你放心,你要是摔下来了,我立刻抱着你,保证稳稳当当落地。”

宋哲听到‘你要是摔下来了’七个字,骇得嘴角抽搐,冷冷道:“耶律婉,邢掣他大姐,你靠谱点,行不行?咱能不说摔下来这样的话么?”

邢掣摇头一笑,对冬儿道:“你等到最后,女主子都上去了,再去吧。”冬儿点头:“好。”

凌烨宸眼角余光看到恨生蹲在墙角不声不响,唤了句:“恨生。”随后将玉凝推到恨生怀里,说道:“方才在街口是我鲁莽。你知我脾性易怒,莫要跟我计较。我还将她交给你,你保护好她。”

恨生闻言眼眶一热,凌烨宸道歉的时候并不多,虽是为了薛玉凝才说了软话,可是听到耳中却是分外受用,再有他将最爱的女人交给她保护,这份信任,她也喜欢极了。拉着玉凝的腕,冷声说:“不怕我中途把你推下去,就跟我走吧。”

映雪眼睛一转,心想:恨生定要中途使坏,薛玉凝死期到了。拧眉又想:皇上将我和吴欣留下,这说明皇上将我看得和他母亲一样重要,让我和他母亲一道上去城楼,皇上最爱的还是我!

恨生拉着玉凝上了绳梯。

玉凝双手抓着眼前横杠,恨生则轻松的一手捏着绳索,一手小心扶着玉凝的腰肢。

城楼两个小兵喊了句:“起!”向上拉动绳索。

绳梯越来越高,不一会儿就升至十几丈。玉凝向下一看,地上的人变得越发的小了起来,她脚底一软,一声不吭,死死搂住恨生的肩膀。

民众中,凌懿轩紧紧的看着玉凝身影,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凌烨宸也好不到哪里去,死死攥着拳头。月下挠挠鼻子,说道:“爷,你抓疼我了。”

凌烨宸低头一看,竟然将月下的一只大手给攥在了手里,两人对看一眼,互觉恶心,忙将彼此甩开。

恨生见状,少有的轻轻笑了起来。

玉凝闻声十分讶异,斜斜朝恨生的脸颊看去,但见她唇欲滴,眉眼婉转流波,竟是比林可儿还要美上几倍。

“薛玉凝,被人深深爱着,是什么感觉?甜蜜,还是…幸福?”

恨生突然淡淡开了口,语气里竟满是失落和忧伤。

“恨生…我…”

“你知道吗,我有好多次做梦,梦到我小时候没有被娘亲抛弃,我还是西岩国的小公主,每天穿着最华贵、最漂亮的衣服,什么事情都不用懂、不用顾虑,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嫁个爱我的皇宫贵族,无忧无虑的过一生…”

恨生没有将玉凝推开,而是单臂环住她的肩,脸颊轻靠在玉凝脖间,轻轻的说着,仿佛两人是最好的姐妹那般。

玉凝忽然觉得脖间微微湿凉,她抬手轻轻抚向恨生双眼,竟都是泪水。

“恨生,你怎么哭了。”

恨生委屈抽抽鼻子,在玉凝背上重重打了一下,说道:“薛玉凝,我比你更爱他。如果,他爱的是我,我绝不会让他受一点苦,将我最好的东西都给他。我..比你更懂得爱他。”

玉凝点点头,在她背上一下下拍着,宽慰道:“不要哭了,好么?”想了想又道:“他也不爱我。。。”

恨生未及答话,两人已经到得城楼上。让士兵扶着稳站地上。

玉凝跑到薛晟跟前,靠在他胳膊上,亲昵喊了声:“爹爹。”

恨生站在城楼向下看去,眼中只有凌烨宸一人。

映雪恨恨的想:恨生方才怎么不将薛玉凝推下来?教我失望透了!她什么时候变成了好人?伪装什么!

凌烨宸见玉凝安全上了城楼,吁出一口气。一挥衣袖,道:“大公主、林可儿,你们去吧。”

士兵兵将绳梯垂下,耶律婉和林可儿一起踏上了绳梯,吱呀一声,缓缓上升。

城楼上。

突然铮铮数声,银刃出鞘,划破天际。

数十侍卫上前将长剑架在薛玉凝、恨生两人脖子上。

城下众人大惊失色。

———————————————————————————————————————————————————

【稍后有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真威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