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05章:真威严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05章真威严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城下众人大惊失色。

月下惊道:“皇上,两位娘娘被擒!”

宋哲大喊:“舅舅,你干什么捉住表妹!”

薛晟也一脸讶异,弄不清楚状况,“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忽然朝城楼里侧看去,惊得倒抽一口气。

宋哲道:“薛晟看到了谁?这么吃惊?”

邢掣走来凌烨宸身侧,道:“爷,我立刻去城外调来救兵。”

凌烨宸扬手阻止道:“来回需要半天,救兵赶到,一切皆晚。先看看状况。”

宋哲当即凌空飞出,要上城楼去救玉凝,可是他奋力跃出,最高才跃出五六丈,怎也不可能跳到二十丈高的地方。郝仁也试了,同样无力上去。

月下摇头:“两位都不要再试,这墙面光滑无比,为的就是防人攀爬。你们还是听我家主子的话,静观其变吧。”

城楼上,玉凝大惊,看着脖间的刀刃,颤声问道:“爹爹,这是怎么回事?”

恨生不言不语,冷静观察形势,审度:薛晟一脸诧异,显然不知情,生擒她两人必不是他所为。那会是谁?

此时,从屋内走出一名妇人,穿的雍容富贵,端得眉眼含威,目光带着怒恨在恨生、玉凝脸上扫过。

薛晟忙躬身上前:“太后娘娘,你干什么命人用刀架在凝儿和恨生娘娘脖子上啊?伤了小女事情倒还好说,伤了恨生娘娘,皇上那里怎么也没法交代啊。”

这妇人正是当朝太后,陈凤仪。

陈凤仪轻扯嘴角,低声道:“不把刀架在她两人脖子上,到时死的就是你我。”指着恨生道:“你知这美貌的小贱人是谁么?”

薛晟一凛,眼睛定定看着恨生,又看看陈凤仪,她两人竟有五分相似,薛晟脑子快速转了转,推敲道:“莫非是…小公主么?”

陈凤仪颔首:“没错。正是哀家当年生的孽障。”走去,鲜红的长指甲捏着恨生的脸颊:“你怪我,恨我,是么?你以为你和那个婊~子盗去我的兵符,让我空有太后名分,我就奈何不了你们,是么?”

恨生轻轻一笑,猛地别开脸颊,将陈凤仪的手甩开:“陈凤仪,不,我该叫你一声妈,你死的时候,是要我割了你喉咙,还是长剑惯透你心脏?”

陈凤仪脸容一动。吊起眼角。眯眼看着恨生。

“哀家真后悔没有在生你的时候,将你摔死。那样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麻烦。”甩手打在恨生脸上,血丝顺着恨生嘴角流下。

玉凝见了恨生受苦,心中一酸,喊道:“陈凤仪,你不是人,她是你亲生女儿,你竟狠心打她!”

薛晟上前捂住玉凝的嘴巴。“凝儿,闭嘴。不得对太后娘娘出言不敬。”

玉凝泪水顺颊流下,喃喃道:“爹,我是你女儿,你不跟我亲,却袒护着陈凤仪么。”

薛晟冷声喝道:“住口!不得直呼太后名讳。”

陈凤仪眼梢上翘,令左右道:“将两位娘娘推到城墙边。”

“是。”侍卫得令,将恨生、玉凝两人推到城墙边,按在墙上。

城墙下一阵骚动。凌懿轩轻轻的道:“八弟,十二弟,如有需要,立刻攻破城门。”

凌烨宸拳头紧攥。不动声色,朝陈凤仪拱手道:“儿臣参见母后。母后怎么不在宫中歇着,倒亲自来到此处接儿臣?”

邢掣小声道:“竟把陈凤仪那老东西忘记了。”月下道:“是啊,一个老妇人不再宫里享清福,来此闹什么!”

宋哲懊丧不已。垂头丧气道:“都怪我要什么绳梯!方才该听凌四兄弟的,开了城门咱们进去。人多拥挤怕什么呢。也不会让表妹和恨生置身危险。”

郝仁道:“碧月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看了眼绳梯,接着道:“不过,现在被绳梯拉到城墙中腰的是你媳妇吧。”

宋哲闻言大惊,啪的一声猛地拍手,直直看向城墙上被拉至十丈高的林可儿和耶律婉两人。

“凌四兄弟!你..快想个主意啊!我怕城楼上那两个小兵会松手扔下绳梯!”

凌烨宸沉声道:“宋兄,你冷静点。薛晟、陈凤仪两人暂时未注意那边绳梯上的人。两士兵没有得到命令不会冒然松手。你若再围着我大呼小叫,让陈凤仪瞧见了绳梯上的人,林可儿准没活路。”

宋哲一听‘准没活路’几个字,猛地攥住凌烨宸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的心是什么做的?我表妹教人用刀架在脖子上,恨生被陈凤仪打得口吐鲜血,你难道一点都不心急?什么让你这么冷静!咱们几人武功哪个不精湛?想办法跃上去跟陈凤仪还有我舅那老糊涂拼了,还救不出几个女人么!”

凌烨宸微微笑了下,脸上依旧不见半丝忧色,将衣襟上宋哲的大手拨开。

“宋兄,你最心急,可是有用么?即便你的轻功能纵跃二十丈。而剑刃离你表妹的脖子只有一毫。两个小兵随时松开手里绳梯只需要一眨眼的功夫。一眨眼,你能救下几个?救谁,舍谁?你告诉我?”

宋哲愣在当下。

凌烨宸道:“更何况,咱们不可能翻越这道宫墙。”

宋哲叹气连连,走到一旁,静静看着林可儿。若是士兵松手,扔下林可儿,他随时准备施救。关键时候,他…只能选择其一去救,那人只能是林可儿。而表妹...他只能对不住了。

凌烨宸冷冷看了一眼城门前的侍卫,令道:“打开城门,朕去给母后问安。”

侍卫得令,喊了句“是”,在城门上连敲三下,喊道:“里面的侍卫听着,快打开城门。”

咯噔咯噔的声响,门内侍卫几人合力移动门闩,眼见各有五尺宽厚的三根门闩就要被推开。忽然城楼上传来尖锐的一句:“不准开门!违令者,死!”

侍卫闻言立刻将巨大门闩上死。

凌烨宸紧闭了双眼,嘴角含笑,道:“母后,儿臣进不去家门,还怎么孝敬母后?”

陈凤仪细声大笑,喊道:“皇儿,你不乖,偷了母后的兵符,母后要好好的教训你。不然你不会知道怎样孝敬母后。”

恨生心知陈凤仪要以她和薛玉凝的性命威胁凌烨宸,怒道:“陈凤仪,要杀要剐随你,不要为难他。”

陈凤仪夺过士兵的剑,刺进恨生左臂,血水顺着手臂流下。怒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薛玉凝见恨生手臂受了重伤,大喊:“陈凤仪,不要伤害她。虎毒尚且不食子,她是你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怀胎十月的母女情分,你都忘了吗!”用力的挣脱身后士兵的束缚,脖子上被剑刃划得一道道血痕。

凌烨宸双眼倏地眯起,眼瞳被玉凝脖间的血迹刺得生疼,使力将拳头攥得格格直响。

凌懿轩、凌武、凌思远几人暗中穿过人群朝城门处移动。

陈凤仪倏地眯起眼睛,看着玉凝,恨恨道:“我怀胎十月生下了她,可她带给我的只有羞辱。”长指甲掐住玉凝细腻的颈项,又道:“你又有什么资格给她求情?你曾骂哀家是疯狗,哀家还没跟你算账。”甩手打在玉凝下颌,厉声道:“待哀家杀了恨生再来跟你算算旧账。”

凌烨宸大喊:“母后,你手下容情。莫要动凝儿,还有恨生。有什么不满,冲着儿子发泄便罢。”

邢掣、月下知道凌烨宸盛怒,都不敢冒然相劝。映雪走来环住凌烨宸的腰身,柔声道:“皇上,命不由人,你还请看开些。”言下之意,上面两个女人死就死了,皇上不要难过。

凌烨宸冷冷一笑,喝道:“滚开。”

映雪吓得身子猛然战栗,哭着躲去吴欣身后。吴欣小声道:“你莫急,回宫后,薛玉凝的命我帮你解决。”

打在玉凝脸上那一巴掌,也被薛晟看在了眼中,他紧了紧拳头,叹了口老气,终于别开脸,当做没有看见。

玉凝心里像是被铁锤砸中,闷疼开来。“爹,你看着女儿受辱,无动于衷么!这个女人对你来说,比女儿还重要吗?”瞪大眼睛看着薛晟。

薛晟重重叹气,笑呵呵来到陈凤仪身边,软声道:“太后,恨生杀了就杀了,玉凝是无辜的,你放了她吧。”

陈凤仪轻轻捂住薛晟的腕,薛晟手腕被那细腻柔滑一碰触,浑身一震。想当年他和陈凤仪亲梅竹马,却遗憾之极,从无有过肌肤之亲。他娶得三房妻子都是按着陈凤仪模样找的,对陈凤仪是早已经思念入骨,此刻被她这么一抚触,立刻便激起了尘封二十几年的欲~火。

陈凤仪笑着说道:“玉凝是我后半辈子的保障,我不会杀她的。有她在手,我还怕皇儿不服我么?”

薛晟顺势拍拍陈凤仪的手背,柔情道:“是啊。皇上年纪轻不懂事,当年你、我所做的事,不都是为了他好吗。他竟不知好歹,要来反你。”

薛玉凝又气又恼,看着像狗一样臣服在陈凤仪身边的父亲,哭喊道:“爹,我从不知道,你原来是个怕女人的主。在家里时候对你三位夫人怎么没有这种温柔!”

薛晟脸色一黑,喝道:“凝儿。为父一向最疼你。这是你跟父亲说话的态度?是老夫把你惯得没了尊卑之分么!”

恨生大乐,笑的肩头微微抖动。望着玉凝,讽刺道:“你爹真威严,好本事。”

玉凝见恨生笑,哭的越发委屈,连喊几句:“爹爹。”

薛晟闻也未闻,拉着陈凤仪的手不愿丢开。陈凤仪挑挑眼角,看着玉凝。“怎么样?不服气?”

凌烨宸恨得双眼喷出怒火,沉声笑道:“母后,有话好说。你莫要动气。兵符,待我回宫之后,一定双手奉上。儿臣到时亲自给您赔罪。”

琥珀色的眼瞳满是担忧,暗中跟绳梯上的耶律婉对视。

耶律婉一凛,立刻会意。小声对林可儿道:“可儿,一会儿上去城楼之后,你立刻跑到暗处躲起来。”

林可儿不安的问:“大公主,那你呢?”

“我趁人不备,偷袭薛晟、陈凤仪,给四爷争取时间上来营救。”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__*)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对不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