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07章:约好了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07章约好了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眼见剑尖就要刺进恨生后心,凌烨宸紧闭双眼。心口却疼得越发厉害。他理不清为什么会情毒发作。只知道他是吝啬的,对恨生最为吝啬。

城楼上忽的一道白影闪过,跑来陈凤仪身边,在长剑刺下之前,伸出双手猛地抓住了剑刃。

此人正是玉凝。她嘴角都是血迹。拢着眉头,斥道:“陈凤仪,你住手吧。”

陈凤仪吓了一跳,朝身后看去。

两个士兵肩膀各掉了一大块肉,“太后,薛玉凝疯了,居然将我们肉都给咬掉,不然她也逃不脱我们手中。”

恨生回头,瞅见玉凝一双白皙小手使劲捂着锋利的剑,嗔道:“薛玉凝,你疯子,不要手了么?谁让你用手抓剑刃的,快丢开!”

玉凝坚决摇头,“你娘亲不爱你,将你砍了那么多剑,她不心疼,可是我好心疼。”

陈凤仪嘿嘿一笑,猛然将剑从玉凝手中拔出。一脚踢在玉凝胸口,将她踢到在地。

凌烨宸一瞧玉凝受苦,再也无法冷静,什么国家利益,什么林可儿、耶律婉全都忘了。立刻令道:“恨生,将绳梯扔出,誓死护着凝儿,不要让她受半分损伤。”不等宋哲出声,接着又说:“宋兄、郝仁使轻功上去接大公主、和林可儿。她们两人若是不慎死了,我的首级摘给你们赎罪。”

众人一凛。凌烨宸的语气不容置喙,竟无人提出一个字的异议。颔首道:“是。”

恨生脸容猛地一僵,嘴角苦涩的笑,施展最后内力将绳梯向外用颈抛出。

随着绳梯甩出的弧度,耶律婉顺势飞落数丈。眼看要摔在石板路上,她猛地蹬在城墙上借力,双掌轻飘飘托在林可儿身上,将她推送到迎面飞来的宋哲怀里。

宋哲抱住林可儿,稳稳落在地上。运功给可儿输了真气。林可儿醒来,喊了句:“宋哥哥。”钻在她丈夫怀里哭了起来。

耶律婉身子重重砸下,却也未落在地上,却也没被踉跄飞来的郝仁抱住,而是落在了一名脏兮兮的难民怀里,被抱个正着。

那难民一双大手好巧不巧,抓住了耶律婉的胸~脯。耶律婉脸颊噌的羞成酱色。动也不动窝在那人怀里。

城墙上

玉凝双手满是鲜血,跌坐地上。陈凤仪怒不可遏,剑指着玉凝面门:“是你逼我。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不讲方式,没有剑招,直直刺去玉凝肩头。

恨生手上没了负累,伸手出掌,打在陈凤仪腕上,震得她手上长剑落地。

陈凤仪大喝:“来人,杀了这个贱人。”

玉凝大惊,挡在恨生前面,看着薛晟道:“爹,救救我们。”

薛晟为难啧啧出声。

“女儿,爹救了你,皇上和你二妈妈就要杀我。你还有八个哥哥,你难道不为他们着想么?你一条性命换咱们全家平安,你死的也值了。”挥手招来百兵,令道:“杀了恨生。活捉玉凝,若她不配合,杀。”

玉凝心中大恸,亲生父亲竟对自己狠下杀令。

百兵请出寒光长剑,劈头砍来。

恨生捞起玉凝,护在身后,似真似假道:“薛玉凝,你欠我一条命,要还的。”赤手跟白剑斗在一起。

她双臂已经被陈凤仪砍得伤痕累累,此时双臂出掌对付陈凤仪那种软棉花还好说,对付百名训练有素的士兵根本难以匹敌。更何况还要保护身后的薛玉凝,不多时便已经处在下风。

腹部、胸口、腿上受了多处剑伤。

玉凝哭着道:“恨生,你不要管我,你走吧。我一个人死就好了,我不要你死,你走吧,好么?”玉凝不会武功,又不会使兵器,只会拿身体帮恨生挡剑,可是,每每挺身挡在恨生身前,都被恨生一个巧劲拽到了身后,那剑反而落在了恨生背后。

玉凝骇得动也不敢妄动,生怕再给恨生平添伤痕,哭着一遍遍道:“凌烨宸,你快来,救救我们啊!”

凌烨宸双眼早已经泛红。望着近二十丈高的光滑墙面,猛地拳头砸在墙壁上,心想:用来防御敌人的城墙,自负坚不可摧、攻也不破的城墙,竟将他阻隔在外。

恨生道:“城墙高二十几丈,他非神仙,怎也上不来。莫要给他多添烦恼。藏在我身后吧。”反腕夺过士兵手中长剑,接连刺死十几人,自己身上又连受数出剑伤。

恨生持剑要杀薛晟,玉凝大呼:“不要杀我爹。”

恨生闻声及时收剑,士兵见她疏忽,纷纷出剑刺到她胸口。她旋身将身前数柄长剑从中间截断,挥剑刺向陈凤仪,陈凤仪连连惊呼:“女儿,你真要杀了母亲?”

恨生一怔,手顿在空中。心想:她到底是我母亲...我真要杀她么?..不,此刻不杀她,是因她手中攥着凌烨宸心口毒蛊的解药。不是我不舍得杀她。

士兵有缝隙可循,持剑从四面刺到。恨生闪避不及。

玉凝扑身挡在恨生身前。

恨生惊喊:“薛玉凝!你小心。”将玉凝抱住,按在城墙,自己用身体将她挡住。百剑刺到,扎得恨生后背满是窟窿,血肉横飞。

血从恨生口中喷薄而出,她急促的喘着。眼睛眯起,在城下寻找着那道白色的身影,他的话,她没有当做耳旁风,她将玉凝护的没有一丝闪失。

玉凝惊恐睁大双眼,眼泪扑簌落下:“恨生,为什么…为什么要舍命救我。”

恨生喉间被血水堵着,呜咽不清,气息奄奄道:“我…我并非舍命救你…而…而是他的话,我不能不从,…你知道…知道吗?方才,他命我抛开手中的绳梯…,是因为,你…当时双手受伤,被陈凤仪拿剑指着…唯有我放弃林可儿、耶律婉,才能腾出手来保护你。他宁可舍弃林可儿、耶律婉,宁可得罪两个国家的人…也要救你。我..不能让他的希望落空…”

玉凝身上的白裙子被恨生的血染成鲜红,她害怕极了。想碰碰恨生,可她身上处处皆是伤,竟不知该碰哪里,最后轻轻摇着恨生的肩膀。

小声道:“恨生,你怎么样…你流了好多血。我好怕。你不要死,好不好。我们回去宫里,你还是他最最宠爱的妃子,我还是那个人见人厌的玉凝,我任你欺负,好不好。”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恨生轻轻一笑:“薛玉凝…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来到皇宫,遇到了一个不爱我的男人…可是,命运不是我..能选择的…”说着猛地咳出一口鲜血,身子无力的向前趴下,如一片树叶,轻飘飘的顺着城墙飘落而下。

玉凝大惊,趴在城墙上大喊:“恨生!”

红衣飞舞如谪仙,嘴角挂着一抹绝美的笑,是恨生嘴角凄绝的笑。

玉凝喊道:“凌烨宸,快救活恨生!我不要她死,她不能死!”

凌烨宸早已经候在城下,待到恨生落到离地面三丈远的地方时候,他凌空跃起,将恨生稳稳抱在怀中,落在平地之上。

不是查看恨生伤势。而是立刻仰头看着城楼之上。

只见陈凤仪已命人将薛玉凝擒住,玉凝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叫道:“陈凤仪,你看清楚我手中兵符。兵随符动,即便你杀了我们所有人,你得不到兵符,士兵也不听你的!想得到兵符,便不要动凝儿一根汗毛。”

陈凤仪一怔,眯眼看着凌烨宸手中的令符,说道:“薛丞相,将你女儿绑起来。咱们先诱出兵符再说。”

薛晟亲手拿绳子束住玉凝手脚。

凌烨宸松了一口气,低头看着恨生。

只见她眼睫扇动,气若游丝,脸如白纸,竟依旧美得摄人心魄。这是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着恨生的脸颊,不可否认的,她的脸容足以让任何男人动心,他也是男人,也不例外。

只可惜,恨生使他动心,玉凝却让他心痛、不甘心、让他不能不去占有。以至于,毁灭所有,亦要薛玉凝为伴。

修长的指轻轻抚摸恨生的脸颊,轻轻道:“谢谢你,舍命护她。我对你,唯有感激不尽。”

恨生心中一涩,泪水若珍珠一般颗颗滚落,她觉得自己摇了摇头,可是却因早已没有气力,脖子动也没有动,气息游离:“四..四爷,我死后,你…会..记住我么?”

凌烨宸心口热血猛地翻涌,剧痛不止。他点点头,温柔的笑:“会。”

恨生心中大喜,满是鲜血的手扬起,小心翼翼的拂过他英挺的鼻,浓密的眼睫,以及他薄幸的唇,嫣然一笑:“…嗯,我也会记住你……”拉着他的手。蹙着眉毛说道:“约好了...来生..爱我...好么?”

凌烨宸手一顿,眼眶酸涩,闭眼一瞬,落下两滴泪,责备:“先将这一辈子过完,再说来世。”在她胸口衣襟翻找,问道:“追魂丹呢?你说过,你有许多颗。”

恨生心口猛地一窒,鲜血从唇间、鼻间冒出,痛苦的哽咽:“四爷…我好冷…抱着我…让我…死在你的怀里…”

凌烨宸将她紧紧抱住,泪眸抬起,看着吴欣,问道:“追魂丹呢!快拿追魂丹给她续命。”

吴欣叹了口气,两行泪水落下:“只有一颗。她背着我,偷偷给你,让你救了薛玉凝。”

凌烨宸脑中轰的一声,一瞬间竟什么都无法思考。紧紧将恨生拥在怀里,在她耳边一遍遍道:“恨生,你这般待我,让我如何是好...”

恨生双手虚弱的抬起,拥在他腰身,“这是..你对我说过的…最真心的一句话了…我不怪你…爱你…我从不后悔…”嘴角的笑僵在当下,手掌骤然收紧,紧攥凌烨宸衣裳。喉间似要用力发出声响,却力不从心。

凌烨宸心中大恸,附耳到她唇边,问:“你想说什么?小声说给我听。”

“四爷…回宫后,不要让欣姨…接近薛..玉….”话还未完,恨生突地口喷鲜血。手臂松开,无力落在地上。合上了眼睛。

凌烨宸问道:“接近什么?恨生...”

邢掣、月下两人对望一眼,心中隐隐觉得恨生所说那两个含糊不清的字是‘薛..玉..’。

吴欣心中难过,抱住恨生嘶声哭了起来。

林可儿、耶律婉亦都伤心落泪。冬儿跪在恨生身前,一遍遍道:“恨生娘娘,我代我家主子给你叩头了。”重重磕下。

凌烨宸猛地吸了一口气,退了外衣扑在地上,将恨生搁在衣服上。

起身看向难民中间几名身材高大的男人,轻轻一笑,径直道:“七弟,咱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联手入城,你意下如何?”

几名高大男人一怔。

其中一人倏地脱下帽子,露出了三千雪发,一双眼眸同样血红,担忧心疼的神色,不下于凌烨宸。这人正是凌懿轩。他担心的人,除了玉凝,再没旁人。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__*)】

……本章完结,下一章“英雄救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