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08章:英雄救美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08章英雄救美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懿轩听到他四哥的声音,当即吃了一惊,心想:我仅道我乔装打扮已经掩人耳目,没想到四哥一开始就瞧见了我,方才问凝儿当不当要难民进城,想必也是警告给我听的。我竟不知呢。

耶律婉从方才从城墙跌下,就被一个乱民搂着胸~脯,抱在怀里,此刻见到抱着自己这难民前面那人竟然是凌懿轩,当即“啊”的一声,忙抬头看向搂着自己这男人,但见他虽脸容黑灰,一双眼瞳竟分外睿智,透着十分俊朗,喊道:“你…你..是凌武!”

凌武冷哼一声,将耶律婉仍在地上,不悦道:“麻烦你下次在坠地,莫要砸到我身上,重死了。”

耶律婉脸上一红,起身打着衣服上的土,说道:“我..是你自己出手抱住我的。”

凌武一怔,方才见耶律婉誓死保护林可儿,勇敢又义气,当即心中一软,不忍她摔在地上头破血流的死了,下意识伸手救了她。

连连摆手道:“莫要说了。要不是你那什么郝仁爷爷,使个轻功窝囊的像只熊,我才懒得搂你。而且,虽是我主动抱你,可...方才那么许久,可是你死死攀住我脖子不丢的。”

耶律婉胸口突突乱跳,她长这么大没给男人抱过,更是没给男人碰过胸~脯,三年前,凌烨宸也只是戏弄的将她衣襟挑开,露出颈项而已,可没像凌武这般两只大掌朝胸前虎抓上去。不由得身子一软,窝在他怀里动也不动。

此刻被揭穿,恼羞成怒,拔剑相向:“我要杀你!”

凌武拿出手绢擦擦手掌,将手绢扔在地上,理也不理耶律婉。

婉儿眼眶红了,问道:“你干什么擦手?”

凌武道:“方才摸到了脏东西,不擦擦手,心中总是难过。”

耶律婉气的倒抽一口气,半天都没吐气出来,这男人竟将她胸~脯说成是脏东西,攥拳长喝:“弟!郝爷爷,有人要将我气死啦,你们还管不管我?”

邢掣、郝仁走来,一人架住耶律婉一只胳膊,云天新帝说道:“八爷,你多多见谅。家姐神神叨叨,是家父管教不严。你手绢不够用了,再管月下去要。”拉着气到几近昏厥的耶律婉走回凌烨宸身后。

月下一个激灵,心想:邢掣,这关我鸟事。我站着都能中箭。什么手绢不手绢!眼看咱们在此处深处危难,恨生娘娘已经丧命,双儿那妮子却还在树林里苦等我去寻她,也罢,她来了,我还得保护她。不来正好。

凌武见耶律婉怒目瞪着他,心中大乐,正要冷言讥讽。就听七哥说道:“八弟,不得无礼。耶律婉毕竟是个女孩子。”

耶律婉听罢这话,立刻被气得内伤,喊道:“我本来就是女子!你们当我是男人么!”

凌武不予理睬,立在七哥背后,和凌思远并肩而站。见凌思远正自发呆,问道:“小十二,你怎么发呆?”

十二说:“四哥有玉凝、映雪,七哥有雨晴、玉凝,宋哲有可儿,邢掣有冬儿,月下也有双儿,你方才认识了个婉儿。我算了算,这里便只剩下我和郝仁大爷是孤身一人。”

小八说道:“哈。别提耶律婉。凶死了。啊,不过,郝大爷跟孙婆婆眉来眼去。孤身一人的,只有你。”

两人小声嘀咕。忽的听到七哥严肃担忧的声音传来。

“四哥。害玉凝的人,就是我的敌人。我愿跟你联手。你可有办法么?”放眼朝城上看去,只见薛晟、陈凤仪,不见玉凝身影。

凌烨宸想了想,环视乱民装扮的数万人。问道:“这些百姓中,你的精兵有多少人?”

凌懿轩一怔,果然什么都瞒不住四哥。坦诚说道:“六万人中,半数皆是。”

凌烨宸点点头。沉声道:“我先将凝儿救下,随后薛相和陈凤仪必对咱们痛下杀手,若我没有猜错,陈凤仪要乱箭将咱们射死。到时劳你的精兵护一齐挡箭吧。你跟四哥的恩怨,暂缓一缓。”

凌懿轩微微一笑。眼中满是怀疑的神色。

“四哥,你若能将玉凝救下,以你自负又爱出风头的性子,早就出手了,还用等到现在么?这里除了三岁的甄儿不懂之外,我们哪个人不明白,玉凝在握他们手中,我们就绝对没有胜算。”

凌烨宸看了七弟一眼,抿嘴轻笑:“四哥到底比你多活一个年头。我自有我的办法。”

掏出兵符,对城楼上喊道:“母后,丞相,要兵符么?”

城楼上一对男女身子一震,眼中满是希冀的光。女人尖锐道:“皇儿,你要呈给母后么?”

她皇儿将兵符在手中抛了几抛,朗声笑道:“没错。不过,让我看到凝儿。”

薛晟、陈凤仪稍一审度,后者道:“薛晟,将你女儿拉过来,推到墙边给宸儿看。他交给我兵符,我就还给他薛玉凝。”阴狠一笑,还给他死掉的薛玉凝。

薛晟依言,从地上将捆绑手脚的玉凝扶起,推到墙边,将玉凝头按下,喊道:“皇上,你看到了,凝儿安然无恙。”

玉凝胸腹撞在石头墙上,小腹牵的一阵阵疼痛。眼睛直直看着城下地上安静躺着的恨生,一时难过不已,又落下泪来。

凌烨宸看见玉凝,心里突地一动,又是怜惜,又是心疼,笑着说道:“凝儿,还记得前些日子[gong]宴前,你差点掉进水池,我救你脱难,你却错喊七弟名字,将我惹怒,我把你带到皇宫最高钟楼么?”

玉凝泪眼婆娑,点点头。

“记得,你把我带到钟楼,拿匕首划我胸口。你说我只能喊你一人的名字,否则就要教我好看。”心中本来已经悲戚难过,想起那日凌烨宸待自己如何狠辣,委屈的低声抽泣了起来。

凌懿轩闻言,气的身子发颤,瞪着凌烨宸,鄙夷道:“我道你那天将玉凝带去了哪里,原来是将她逼在墙角威逼利诱去了,真卑鄙。”

凌烨宸哭笑不能,心想:看来凝儿在我身边着实受了委屈,她仅记得我怎么愧对于她。又道:“凝儿,除了拿匕首划你胸口,还发生了什么?记得么?”

薛玉凝想了想,恨恨道:“凌烨宸,你疯了?有什么话直接说,不行呀?恨生死了,我的手刚才也快被割掉,现在你还有心情让我回忆你怎么恶劣的待我么?”

凌烨宸急的来回打转,望着月下,冷声:“你知我要说什么吗?”

月下重重点头,一脸‘爷,我懂你’的表情,热切道:“我知道,可是没有用,玉凝主子想不起来。”

凌懿轩垂眸一想,莫非四哥的话不能教薛晟、和陈凤仪听到,想来让玉凝回想那事,正是救玉凝的办法。

玉凝见凌烨宸着急拢眉,忽的脑中一转,惊觉:那日四爷将我从钟楼推下,后来又随我一起坠下,抱我在怀。莫非他要让我从此处跳下去,接我在怀里?

登时吓得一身汗湿,心想:这里可是钟楼两倍高度,我若摔在地下,不死才怪。随即又想:不过,跳下还有一线生机,即便死了,也比落在陈凤仪手中好过。摔死了,兴许还能赶上和恨生一起去投胎。

哭着喊道:“凌烨宸,四哥哥,你的意思,难道是那样吗?!”

眨着大眼,挑着弯弯的眉毛,古怪精灵极了。她这副可爱的样子看在陈凤仪眼中,惹得陈凤仪连连咬牙不耐。恨不得将她立时砍死。

凌烨宸大喜,啪的一声轻轻击掌,说道:“你乖,就是那样。”

玉凝哭丧小脸:“可,可,如果那样了,我..我..会怎样?”脑中想到自己被摔得脑浆迸裂的惨状。

凌烨宸柔声诱哄:“即便你那样,也不会怎样。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做。”

玉凝哭笑几声:“那..那好吧,既然那样了也不会怎样,那我就那样做了哦。”说的可怜兮兮,柔柔弱弱。

凌烨宸连连道:“好。”

数万人的脑袋一仰一低,看着西岩皇帝和他宠妃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仿若此处只他两人一般。

凌武、凌思远不解的对视。

映雪恨得牙痒痒,皇上和薛玉凝竟有私密的事情瞒着她。甄儿突地哭了,映雪喝道:“哭什么哭,母妃要给你哭死了。”甄儿哭声猛地止住,看着母妃一脸凶相,立刻哭声震天。

凌懿轩叹气,暗道:玉凝和我便没有这般说过话,她跟我说话总是客客气气,没有跟四哥这般自在。喊道:“玉凝,就按四哥说的办吧,即便你那样做了,真的怎么样了,我也不会教你怎么样。放心啊。”

凌懿轩虽不知‘那样’指的是什么,可他口中‘怎么样’三个字等于‘死了’两个字。

宋哲眉峰高高隆起,打了个死结,暗想:老子从来说话办事简单明了,这一群人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喃喃道:“打什么哑谜。”

在可儿嘴唇狠狠亲上一口,学着凌烨宸的口气,肉麻兮兮道:“可儿,你还记得那天我带你去山洞发生的事情么?”

林可儿脸羞得紫红,冷冷回道:“凌四爷、表妹他们说的绝对不是你在山洞里对我做的那种龌龊事。你快快住口吧。”看着恨生的苍白脸颊,又落下几滴泪水。

陈凤仪不耐踢了玉凝小腿一下:“薛玉凝,别捣鬼。宸儿没长翅膀,飞不上来救你。什么这样、那样、怎样的?听的哀家一个脑袋涨成十个大了。”

薛晟看见玉凝疼得低吟出声,到底是父女情摆在心间,柔声说道:“女儿,你老实点吧。免得再多受皮肉苦,爹爹看到了会心疼。”

玉凝听到‘爹会心疼’四个字,觉得耳朵被刺得生疼,爹的话可笑极了,这是十七年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薛丞相,我身上的绳子就是你亲手绑的,刚才下杀令刺死恨生、刺死我未遂的也是你。这就是你说的心疼?爹爹,你的心疼,让女儿受了好多的哭,让恨生丢了性命。你...狠心到底,女儿还觉得你有担当一些。”

薛晟老脸臊得通红,长叹一声,负手站着,看着万里山河。无奈道:“爹爹也是逼不得已。太后说的对,大义灭亲,大义灭亲啊。”

玉凝在心里恨恨道:你所谓的‘义’,不过是巴结、阿谀陈凤仪罢了,爹啊爹,到时凌烨宸要斩你,吴欣要杀你,女儿求情也求的没有底气。你教女儿好绝望。

苦于脸颊被侍卫紧紧按在石壁上,玉凝大眼一转,软声道:“爹,你要是真的心疼女儿,就让侍卫放开女儿吧,女儿被困住了手脚,你还怕女儿逃了么?”

薛晟见玉凝说话乖巧温柔,又见她手掌满是鲜血,可怜极了,心中不禁泛起怜惜,父爱泛滥开来,腾地一声推开按在玉凝身上的侍卫,喝道:“没看看这是谁的女儿,下手如此之重!活腻了么!”

陈凤仪对此没甚在意,量薛玉凝一个十几岁的娃娃也兴不起什么风浪。落在她手里,就别想逃,叫道:“皇儿,母后续根绳子下去,你把兵符系上去吧。随后啊,母后把凝儿完好无损的还给你啊。”

凌烨宸点头,依顺道:“好。”举起兵符,顺势走到玉凝正下边的位置,将兵符高举过头顶:“母后,你续绳子下来吧。”

凌懿轩急忙道:“四哥,别信陈凤仪,兵符到她手上,玉凝就没命了。”

凌烨宸却朗声道:“我相信母后一言九鼎,不会为难凝儿的。”

陈凤仪听了‘一言九鼎’这几个字登时飘飘然入了九霄,心中无比的舒坦受用,说道:“好皇儿。”令人续下绳索。

凌烨宸扯过绳头,作势要系上兵符。吴欣心急火燎,却也不出声阻止儿子,知道她儿子自有打算。

玉凝望着下面小的像是一颗小石子一样的人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瞅见凌烨宸便在自己正下边,心中突然安稳了起来。倏地转身,直直看着薛晟,说道:“爹爹,你若及时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否则终酿成祸。女儿免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

薛晟怒气飙升,斥道:“女儿,你咒为父死么?一会儿兵符上来了,天下就是我和太后的。你看不明白吗?”伸出粗厚大掌朝玉凝领口抓去。

玉凝心中暗道:我坚信,无论从哪里、从多高跳下,我都死不了。

突地向后仰去,身子翻过宫墙,在空中翻转一次,急速驰下。

众人大惊。

凌懿轩惊得双手汗湿:“四哥,这就是你的馊主意!”宋哲惊得大喊:“表妹。你以为这是客栈三楼么?那次表哥接住你,已经废了老力,你跳上瘾啦?”

两人凌空跃出,踏在众人肩头、脑顶,朝玉凝飞去。

邢掣、月下“啊呀”一声,同时跃出,邢掣扯住凌懿轩的脚,“七爷,你保存体力,一会攻城使吧。”

月下抱住宋哲的肩膀,呵呵笑道:“宋大爷,救美一事,还是交给我四爷去办,你好生歇着。”

宋哲大骂:“你说我不是英雄么?”

月下脸一黑,将宋哲打横抱起,送林可儿身边:“林姑娘,管好你的英雄。”

宋哲道:“双儿她月哥哥,你力气好大。”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什么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