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09章:什么人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09章什么人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烨宸不慌不乱,丢开绳头,将兵符慢条斯理的装进胸襟,扬起头,眯着漂亮的眼眸,看着天上一抹白影飘飘落下。伸出双臂静静等待。

凌懿轩被邢掣拖着脚,伏在地上,动弹不能,急的捶地大叫:“四哥,你要是只顾着自己姿势样子好看,接偏了,教玉凝摔在地上,你看我能不能将你剁了喂狗!”

话音未落。

玉凝“哇”的一声,落进了凌烨宸手臂上,接着痛哭出声,心中直喊:这辈子怎么自杀,绝不跳楼自尽,太折磨人了。

凌烨宸稳稳将她抱住,吁了一口气。问道:“凝儿,你还好么?”出剑划开她身上绳子。

玉凝摇头,落泪,身子发颤,钻到他怀里痛哭了起来,又怕又难过,泪水将凌烨宸衣襟都打湿了,良久说道:“恨生死的不值。你要替她报仇。”

凌烨宸心中一痛,深深看了眼不远处的恨生,说道:“一定不会让她白白死去。”抱起玉凝几个起落,来到众人身前,低声对玉凝说道:“你去跟恨生道别吧。”

玉凝从他怀里跳脱,跪坐在恨生身边,拉着她的手,默默哭了起来,跟恨生种种过往在脑中回放,虽有过节,却对她无法有丝毫恨意,有的仅剩下感激和心疼。

陈凤仪、薛晟万没想到玉凝有胆量从城墙跳下,他们手中没了把柄,当即慌乱。陈凤仪大喊:“快来人啊,快放箭,将城下所有人射死。”

凌烨宸不屑一笑。

邢掣道:“果然是咱们使剩下的破烂法子。”

月下说:“是啊。”忽然想到几日前在和七爷对峙的战场之上,双儿挺剑护着自己腰侧,心中一软,长叹一声,当即决定擒住了薛晟和陈凤仪之后,就去树林里找双儿,告诉她自己的个阉人,让她断了念想。

只见,城墙出来黑压压士兵,手持弓箭,拉弓射出,箭雨朝众人飞驰而至。

玉凝见状,生怕箭羽射到恨生身体,猛地趴在恨生身上,替她遮挡。流泪,却笑:“方才你保护我,现在..该我保护你了,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伤你一个指头,再动你一分一毫。”

凌懿轩令道:“百姓快退。三万精兵布阵挡箭。”三万百姓立时避退,精兵层层布阵,自护门户,应对挡箭。

凌懿轩前去和凌烨宸并肩站在玉凝身前唤了句:“四哥。”

凌烨宸反腕出剑,眉眼舒冷,说道:“七弟,你日后有什么打算?”这口气倒似再说:七弟你快从我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才好。

凌懿轩说道:“没有什么特别的。想办法,将你打倒,跟玉凝快快活活的过一辈子吧。你呢,四哥,以后有什么打算。”

凌烨宸冷冷一笑。不搭理他七弟。

邢掣、宋哲、月下、郝仁、凌思远、凌武、耶律婉等人亦都拔剑自理门户,兼顾女眷,将林可儿、冬儿、映雪、吴欣、孙婆婆等人护在身后,竟都护的疏而不漏。

箭雨层出不绝。众兵纷纷被箭射倒。

凌七爷见属下有难,大叫:“四哥,这般下去,咱们迟早被陈凤仪给弄死。”

凌烨宸张张嘴,不悦道。突然冷笑道:“那,为兄派你用头将城门撞开。”

宋哲哈哈大笑:“你们兄弟两个感情似乎挺好的。”

懿轩摇头也笑,竟笑的越发开怀:“没想到四哥还懂得诙谐、幽默。小弟以前没有发现呢。”

凌烨宸挑挑英眉。

“现在发现,还不晚。如果你不跟为兄抢凝儿,为兄能对你更诙谐、更幽默。天天将你逗得开怀大笑都行。”将手中长剑挽成箭花,把层层飞至的箭雨打得四下飞散。

此时。

一支箭朝着耶律婉的左眼珠射到。郝仁大叫:“大公主的左眼,小心啦。”

凌武近水楼台,勾手挥刃,打在耶律婉眼前那只箭上。箭变方向,斜斜飞出。

婉儿脱险,惊魂甫定,感激道:“凌八,你救了我的左眼。我的左眼跟你说声谢谢啊。”

凌武扯扯嘴角。“我的嘴唇,告诉你的左眼,不用客气。”

此时。

一支箭朝凌武右眼射到。

耶律婉长剑劲挺,将箭羽削飞。嫣然一笑。

凌武说的言不由衷。“耶律婉,你救了我的右眼,我右眼谢谢你啊。”

耶律婉挑眉道:“不必,从此,我的左眼是你的,你的右眼是我的。哈。”笑的没心没肺。

凌武心中一颤,忍不住朝耶律婉看了几眼,登时觉得这人长得还不赖,两人忽的一对视,竟一时不能分开视线,你看我,我看你,又朝彼此走近了几分。

凌十二连砍几层箭雨,弄得众人无事可做,问他为什么,他说:“孤家寡人,我落寞。砍箭充实自我。”

陈凤仪大叫:“教你小子充实自我,射死你。”令兵将:“放...放...快放箭啊!”

箭雨来势凶猛,层层射到。

月下怪叫:“这么打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仰头望天:“天啊,给咱们赐个救星,行么?么?么?”

“救…救…救星来啦!”

远处娇声娇气的一句方过,马蹄声骤然响起。震得地面直颤,朝着城门飞驰而来。

凌懿轩三万精兵朝路两侧靠立,给来人让出一条路。

一绿衫女子骑着花驴,率领一千重甲铁骑呼啸而来。

月下大叫:“双儿!”突然觉得自己态度太过惊喜热忱,冷冷的道:“邢掣,来的人是谁,看着好面生啊。”

邢掣一副‘你嗑药了?’的表情看着月下,说道:“面生你妹啊。”

婉儿大叫:“妹!你来啦!”

原来花驴上哭的眼睛肿成核桃一样的娇美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耶律双。

只见她跃下马背,奔去月下身边,抱住他的腰身,竟对身后乱窜横飞的箭丝毫不放在眼里,委屈道:“月哥哥,我在树林里等了你快一个时辰,你为什么不去寻我?你知不知道,我将狼打死了几头?你真的要让双儿喂狼么?”倚在月下怀里蹭啊蹭。

月下可没她那般舒坦,又要挡箭,又要护她,忙的不可开交,心里却突然不再烦躁,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份,猛地推开她,不耐道:“我要救星,怎么送来个麻烦精?没见咱们生死一线么,没空应付你。找你姐姐玩去。”

双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不是麻烦精。”掌风震碎数支箭羽,惊得月下脸色白一阵红一阵,暗道:日后跟她打起来,我绝对讨不到好。

双儿娇声说道:“月哥哥,你说怎么才能救你们,我就能救你们。”

月下瞅着这个只到自己胸口的小女孩,觉得她口出狂言,于是难为她道:“要救我们的话,其一呢,要有一张长、宽各二十丈的细密大网,能够将陈凤仪的箭雨兜住拦下。”

双儿一抹眼泪,小手不老实的在月下脖间肌肤捏啊捏,月下身子一震,咽咽口水,低头看着双儿红扑扑的脸蛋,竟有咬上一口的冲动。只听她对铁骑士兵道:“把我准备逮月哥哥的那张大网拿来吧。”

士兵牵马而来,从马背拿下一捆大网递过。

双儿道:“这网又细又密,长宽足有四十丈。够用了吧?”

月下虽疑惑她竟真带了大网来,却心中为之一振,接过大网,说道:“爷,接住。”将大网抛去凌烨宸手里。

凌烨宸扯住大网一角,心想:什么时候凝儿能像耶律双缠着月下这般缠着我,那滋味定然不错。

将其余三角,抛给凌懿轩、邢掣、宋哲三人,四人齐飞而起,将四角用剑固定在四周城墙,箭雨射下,竟无法射进网内,纷纷软绵绵落在网上,网下众人皆毫发无伤。

双儿攀住月下的脖子,嘴唇离月下的唇只有一毫远,又问:“你还要什么?”

月下挠挠鼻尖,生怕一说话就亲到了她的唇。小心翼翼道:“其二,再要长足二十余丈的绳索,能够套在城墙上,让精兵上去,生擒陈凤仪、薛晟。”

邢掣叹口气,月下若非太监,跟我二姐倒也般配。

双儿点头,摆手道:“将我准备捆绑月哥哥用的绳索拿来。”

士兵将数十绳索送到。

凌烨宸轻轻一笑,说道:“双儿,为了逮住月下,你费尽了心思。”数十绳索分发给书名精兵,士兵将绳索倏地抛出套在城墙凸处,攀爬而上。

原来双儿并非有意前来相救众人,而是等待月下不到,心急如焚,于是带了百种兵器、各路暗器前来要将月下擒住束在身边。

被凌烨宸猜中心思,赧然一笑,说道:“四哥哥,你见笑了。待我回云天的时候,把月下给我吧,好么?我回去一定好好喂养他。”只觉得月下好吃好喝,一定会乖乖待在她身边。

众男子皆笑。宋哲最坏,说道:“双儿,你怎么喂他啊?你知你月哥哥爱吃什么?”

双儿好奇,连忙问道:“宋哥哥,你快说啊,月哥哥爱吃什么?”

宋哲笑道:“那当然是你嘴上的...”

月下心知宋哲说不出好话,一定是逗着双儿玩罢了。立刻将双儿拉在身后护住,警告看了眼宋哲:“宋大爷,可儿姑娘嘴上的胭脂,可是都入了你肚里了。”

林可儿羞得“啊”的一声捂住小脸,一脚揣在宋哲腿上,不悦道:“让别人把你奚落了。”宋哲无所谓道:“谁说我被奚落了,我就爱让他们知道,我跟妻子亲热。”

双儿拉着月下,问道:“宋哥哥方才说你爱吃我嘴上的什么?”

月下忽然不悦了起来,猛地缠住双儿的腰肢,将她身子按在自己身上,手指狠狠揉着她饱满的唇瓣,覆到她耳边,沉声说道:“以后不准你对哪个男人都哥哥长哥哥短。否则,我永生永世都不见你。”

双儿被他一碰住嘴唇,身子猛地一颤,又听到他霸道的话,心中又是喜欢又是惊异,愣愣的望着他。

凌懿轩趁人不备,走去玉凝身边,见玉凝正蹲跪在恨生身边落着泪,他心疼极了,拉住玉凝的手道:“人死不能复生,玉凝,看开一些。”

玉凝点点头,一个字没来得及说出口,突地给人拽进了怀里,只听那人憋了半晌,说出一句:“凝儿,人死不能复生,看开一些。”

玉凝抬起头,撞进了一双琥珀色的深邃眼眸。说道:“你们两个莫要再斗。让恨生安静的歇着吧,好么。”跳脱凌烨宸怀里,回到恨生身边去了。

攀爬到城墙的重甲士兵,身上盔甲刀枪不入,不消片刻便制伏反兵,擒获薛晟、陈凤仪。

双儿撅着小嘴,乖巧趴在月下怀里,柔柔的说道:“我以后只叫你哥哥。”连着唤了两句:“月哥哥。”见月下脸容恢复了以往的笑颜,又问道:“月哥哥,薛晟、陈凤仪都给逮住,你还要什么?”

月下想了想,说道:“其三…”啪的拍在双儿脑门:“要你个头啊,还不教人开了城门,拉陈凤仪出来服罪。”

城门开。

拖出陈凤仪、薛晟,迫两人跪地。

吴欣站在两人身前,轻轻笑出声响。

“陈凤仪,说出宸儿心口毒蛊的解药在何处,否则,立地就要你死。”巴掌火辣,落在陈凤仪脸上,打得自己手掌隐隐作痛,心中却无比痛快。。

陈凤仪阴狠一笑:“你以为我信你么,那是我活着的最后砝码,我说出了解药的下落,我必死无疑。”

吴欣气的大喝一声:“你,贱人。”

薛晟抬头看着吴欣,只见吴欣肌肤细腻,竟没有一丝皱纹,竟比二十年前还要美貌,问道:“欣儿,这二十年来,你…好吗?”

吴欣斜斜睨了眼薛晟,忽的想起两人当年怎么洞房花烛,怎么花前月下,虽薛晟对她没真情实爱,她却是真的爱他。两人也曾欢喜过,心中猛地一软,不忍了起来,回道:“我…”刚想说句软话。

又听薛晟道:“念在我们夫妻一场,你放过我和凤仪吧,好么?我和她远走高飞,再也不出现在你们眼前了。”

吴欣心中怒火中烧,又想到了薛晟当年为了陈凤仪,如何薄情寡义,如何分散她和凌烨宸母子两人,如何挥剑斩断了母子脐带,恨恨道:“你休想我放过你。等着受死吧。”

玉凝惊得身子一颤,轻轻拽着凌烨宸的衣摆,小声说道:“四爷,陈凤仪、丞相两人害死了恨生,我知道他们罪无可恕。陈凤仪死一万次我没甚知觉。薛晟是我爹爹。我…便是再恨他,也不能见他死,用我的命,换他的,好么?你放了我爹爹吧。”

凌烨宸微微一叹,若是舍得她死,何须救她,这丫头当恨生的死是为了谁?将玉凝拉起拥在怀里,说道:“此事,你莫要多言。”挥袖令左右:“将薛晟、陈凤仪押进大牢。”

士兵得令方动。

忽的狂风乍起,卷起黄沙,枯叶翻飞。迷得众人睁不开眼。

城下万人衣衫被风呼呼吹起。各个士兵都是七尺的汉子竟被这阵狂风吹得险些趔趄倒地。

凌烨宸将玉凝紧紧护在怀里,琥珀色的眼眸眯起看着这股怪风。

只见这风似长了眼睛一般,将在场的每个人都吹得狼狈不已,独独温柔无比的饶过了躺在地下的恨生。

玉凝从凌烨宸肩头看出去,只见片片洁白花瓣出自无处,飘忽而至,落在恨生脸颊、身侧,似男子柔情的指,轻轻拂过恨生的肌肤。

风骤然停止。就像风起的时候一般突然。

“什么人!”月下突然惊喝出声,将双儿护在身后。

众人纷纷朝月下望着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道黑影轻飘飘从空中落下,垂手立在城墙之上。

———————————————————————————————————————————————————

【亲,谢谢读文哦。。明天见~~~~~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自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