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10章:自立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10章自立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城墙高二十余丈,将凌懿轩、宋哲、邢掣、月下等人困在外围,连凌烨宸都无计可施,这也才使得恨生丧命。

而这男子竟赤手,轻飘飘便落在了城墙之上。他武功内力已然深不可估。

见他从光滑墙面一步步迈下。墙面跟地面垂直,他走在其上,如履平地。喘息之间已经来到众人面前。

林可儿将她丈夫的手死死攥住,小声道:“好冷的人。宋哥哥,我怕。”

不能怪可儿胆小,只是这名男子一身黑衣,唇无血色,一张脸面竟不见丝毫笑意,更甚者,这人不会笑。

宋哲拢眉,抱起林可儿向后跃出五丈,坐在屋顶,吻了吻她的额头,温柔的说道:“这男人不简单,来者非善,八成又要出人命。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了。其他的事,咱们少参与吧。”

望着玉凝,心想:表妹有凌四、凌七争抢护着,我也不需担心什么。

映雪直直看着黑衣男子的脸容,暗想:我仅道皇上已是俊美无双的人,竟不想,这位公子竟比皇上还有俊美三分。倒不知他为谁而来,他从方才就一直看着恨生,难道就是为了一具腐臭的死尸而来?那他可就是有眼无珠,竟不知这里我是美。

黑衣男子眼中除了恨生,无旁人。径自行走。

郝仁唯恐他伤到邢掣姐弟三人,大喝一声:“公子,你止步吧。”推掌朝他胸膛打出。

黑衣男子仅微震双肩,竟在周身隆起一圈真气,郝仁拍掌打在真气圈上,竟被反力震得倒退飞出,连连撞上几根木桩,才停下身来,连连叫道:“好,好。”

双儿大叫:“郝爷爷。”上前扶住。

黑衣男子举步走到恨生身边,摊开手掌,手中白色花瓣飘下,落在恨生眼睫,又被风吹走,吹到玉凝手边。玉凝抬手将那花瓣接住,看后心中吃了一惊,喃喃道:“是铃兰花瓣。”

跟凌烨宸互看一眼,只见他眼中没有丝毫讶异,竟似认得这黑衫青年一般,吴欣也同样对这青年表现出几分关切亲近。

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是旧识么?”

凌烨宸叹了口气:“是啊。是旧识。”

“他爱铃兰,所以你也爱。若你知道,他并非爱铃兰,而是中意喜爱铃兰的人。你死了,也不瞑目。我活着,也不快活。你爱铃兰,我爱你,我也爱铃兰。你去了,我还剩下什么。”

黑衣青年说的悲伤低沉。众人心中亦都下沉了几分。

凌懿轩看着那青年手中不断翻落的花瓣,心想:前几日和玉凝成亲时候,用铃兰铺成花路。此刻这人口中又提到恨生爱铃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凌懿轩那时正值宫宴被凌烨宸逐出宫去,自然不知道凌烨宸为了取.悦玉凝,跟她共同种下铃兰,后来恨生瞧见凌烨宸摆弄铃兰种子,觉得凌烨宸浇花的样子清秀又俊逸,喜欢极了,也喜欢了上了那盆铃兰。

黑衣男子俯身伸出大掌朝恨生脸颊探去。

玉凝见状大惊,生怕这男子伤害恨生。立刻从凌烨宸怀里脱出,跑去挡在恨生前面,望着黑衣男子的脸,说道:“她已死了,不要再伤害她。”

男子冷恻恻看着玉凝:“让开。”没半点怜惜,猛然出掌,朝玉凝胸口拍去。

凌烨宸惊出一身冷汗,闪身,钳住玉凝腰肢,将她带开数尺,说道:“雨寒,这丫头是恨生舍命救下,你杀了她,岂不是让恨生,死的没有价值。”

黑衣男子正是夜雨寒,暗阁前任阁主夜不悔的义子。

无人知晓他出身,也无人知道他姓甚名谁。

夜不悔十几年前在一个雨夜,于荒郊捡到这孩子,因得他一双眼睛冷冷冰冰,取了个名字叫雨寒。

他来暗阁的那夜,似乎饿坏了,那时恨生正在用饭,见他快饿死了,于是把吃不完的剩饭递给了他。那是夜雨寒最暖的一餐。

从那以后,他不知是饿、还是怪癖,最喜欢吃恨生吃剩下的吃食。恨生剩下了一口粥,他就着她噙过的地方给吞掉。她吃剩下半口肉馒头,他拿着一口就给塞嘴里。

恨生最厌他。处处提防他。将剩下一口的东西偷偷扔掉,也不留给他。

那次,恨生八、九岁的时候,花了很大力气烤了一个玉米,才吃了一口,突然腹痛,把玉米搁在桌上,去了茅房。待到回来时候,那烤玉米就只剩下一个玉米棒棒,紧紧握在雨寒手中。

恨生气的大哭,从那以后,开始恼起夜雨寒。说道:你怎么不去偷吃你义父剩下的鸡鸭鱼肉鹅蛋奶,偏偏眼巴巴瞅着我碗里那一口两口饭菜?

雨寒说:我只觉你碗中食物要比我的香。

他当时也八、九岁,说话天真烂漫。其实两人碗中都是一样的东西,他是瞧着恨生小口小口慢慢嚼,香极了,他自己呢,狼吞虎咽,饭菜一点味道都没。总想着为什么她能吃的那么香,趁她不在,偷她剩下的东西,吞下腹后,果真比他的香。

就此养成了习惯,到了二十岁,还改不掉。有次他说:恨生,你吃一口我的饭菜,将我的也染的香喷喷吧。

他此刻才知,原来是喜爱那人,便觉得那人什么都是香的。

后来,有恨生的地方,雨寒不得入内,否则,乱棍打昏。

于是,雨寒不知昏了几次。时不时就在暗阁一个角落,发现他鼻青目肿的挺在地上。而恨生手持木棒站在他身侧。

恨生进宫后,夜雨寒这孩子也从暗阁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一天,夜不悔在暗阁饮酒,义子被雨淋了个透,跃进屋来。

喊道:义父,今日雨寒做了错事。

雨寒已经二十年纪,生的高大俊挺,漂亮极了。只话说得一如孩提时候慌张无措。身为杀手并未抹杀他那份真。

夜不悔大笑:孩子,自打你杀第一个人起,你这一生就没做过对的事。

雨寒伸出大掌,手中攥着一个人皮面具。正是凌烨宸的模样。说道:今天皇帝在映雪房里寻欢,恨生未央宫独自落泪,儿子窗外看的不忍,扮成皇帝去陪她饮酒,酒后失德,将她身子占了,她干干净净,是我的女人。

义子不加修饰的话,使得夜不悔掉了手中酒杯,惊诧:皇帝知道了,定赐死恨生。

我找皇帝说清楚去。雨寒说罢,跃出屋去。奔向皇宫。

夜不悔酒醉不已,只当雨寒说的一时义气之言,连连道:傻小子,怎么说清楚。你去了,不是你杀了皇帝,就是皇帝杀了你。

又过数日,雨寒竟然安然回到暗阁。说道:义父,这几天我接连做了错事。

夜不悔惊得浑身变色,问道:所以呢。

雨寒说:想一错再错,错上加错。

夜不悔靠在墙上才能稳住庞大身躯,骂道:什么错不错,恨生知道那人是你么?

雨寒垂眸,摇摇头,突然道:义父,我要离开暗阁了。

去哪里?夜不悔惊问。

夜雨寒找出山河图铺在桌上,指着说道:这里是西岩,这里是碧月,这里是云天。义父,你知道三国之外这片白茫茫的大地是哪里么?

夜不悔丢掉手中酒瓶。瞪大眼睛看去:重山叠嶂,荒蛮野地?

雨寒道:不是。重山叠嶂是外围,你焉能知道山峦中,是何处?

夜不悔惊觉,捡到雨寒那夜,正是在西岩、云天、碧月三国之外的荒蛮之地。且这孩子通体冰凉,跟西岩人体质大不相同。似是异域之人。

莫非,那白茫茫没有勾画在山河图上的地界,还有什么国家么?

夜雨寒用食指,在山河图上画了一个大圈,这个圆圈,比西岩、碧月、云天三国地界加起来总和还要辽阔。

说道:半年之后,儿子再要回来,这片白茫茫的地界,就有了名字了。到那时,我用自己的样子,去占恨生。

他不笑,也不骄,更没有一丝轻浮,似在说最普通、最真挚的事。

说着,摸摸腰间佩剑,咧咧嘴角,转身走了。

夜不悔五十几岁年纪,惊的身子发颤,方才我儿子朝我咧咧嘴角,是在笑么。暗暗觉得:雨寒真有出息,他所有钱财皆由我保管,此去路途遥远,他竟一分钱的盘缠都不向我讨,真是自立的好孩子。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追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