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12章:你说这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12章你说这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烨宸听到那麻兮兮一声,浑身一个激灵。没来及反应就给一团香气围住。

拉手搂腰,亲脸挠颈,不一会儿,俊俏的脸上就落了十几枚红艳的唇印。有一枚,正巧在他唇上。

双儿突然蹲在地上,托着小脸呵呵直笑。月下好奇:“你笑什么?”

双儿说:“你看四哥哥开心的,脸都绿了,浑身直抖。你来,我也给你脸上咬一个红印。”

月下看了眼他家主子,回身敲了下双儿的额头:“你哪只眼睛看到你四哥哥开心了?脸都绿了、浑身直抖,那是快昏死了。留着你的红印,给你弟印去吧。”

邢掣道:“我不要。我自有人给我印。”深情款款看着冬儿。冬儿羞涩唤了句:“邢爷。”

宋哲看着被众女包围的凌烨宸,喟然长叹:“这…才是男人该有的生活啊,想当年…我也…”

林可儿拧住眉毛,牙缝挤出声响:“嗯…?宋哥哥?”

宋哲骇得身子一颤,拥着可儿,说道:“我是意思是,凌四才出去宫中几天啊,这些女人就急不可耐,成了这般。要将他生吞活剥了。”羡慕看着一脸盛怒的凌烨宸,喊道:“哥们,你小心铁杵磨成绣花针。”

玉凝吃了老醋,大声道:“表哥,什么磨成针?”

凌烨宸百忙之中,从脂粉堆偷得一空,冷声说道:“宋哲,你别对凝儿污言秽语,我儿子才一个月,需要胎教。”

凌懿轩拉着玉凝的手,叹口气,说道:“让四哥忙他的,咱们走吧。”

玉凝也不知道凌懿轩说的是要带她远走高飞,只道他说的是暂行避开,说道:“好。”

凌烨宸立时发威,旋身将数百女人震得七零八落。说道:“统统,统统拉下去砍了。”走去拽住玉凝的手臂:“你当着我的面也敢跟七弟逃。要将我气死么。”看着七弟说道:“四哥还没死呢。你就抢你嫂子。”

凌懿轩抓住玉凝另一只胳膊,不甘示弱:“玉凝是我妻子,我们拜堂成亲,这里的人都知道。宋兄是媒人。八弟、十二弟是见证人。当时你也看到了。眼下,是你纠缠你弟妹。”

宋哲一想:当媒人一事,承认的话,得罪凌四,不承认得罪凌七。忙拉住可儿胳膊,说道:“你跟为夫快走。免得老七、老四俩人一块揍我。到时你哭我不及。”

凌烨宸、凌懿轩四目相对,斗得你死我活。刚想打口仗。玉凝将他两人手臂甩开,说道:“都别吵了。我谁的都不是,我的我自己的。”

跌倒在地的女人,头冒金星。知道皇帝要斩人,哭天抢地的求饶。

尤怜之,第一美人说道:“玉凝姐姐,咱们好久不见。念在以前我跟你情如姐妹,你救救我吧。”

玉凝知道尤怜之头脑简单,徒有美貌,绝对不至死罪。看了眼众女人,又望着众女人的男人,说道:“别杀她们性命。错在你。你如果不招惹,她们不会在你身边。”

凌烨宸,想了想,说道:“此言甚是。”招来月下,说道:“去敬事房,取来记录册,凡侍寝过的女子,皆剃度出家。没有侍寝过的女子,身子干净的遣散回家,婚嫁随她,身子不干净的,抄家,斩。”

月下奔去敬事房。双儿一道跟着,说道:“为什么身子不干净的女人,要抄家,要斩?”

月下眯眼看了双儿半晌,发现她一脸茫然,两眼澄澈极了,说道:“你不懂。不要问。”

没有侍寝过,又非处.子之身,定然是偷了人,给皇帝抹了黑。这种事情,宫中总会出现。只怪,女子太多,皇帝爱的,却极少。

回来后。月下翻着记录册,一个个的归类。女子多半是干净之身,侍寝过的却也不在少数。

玉凝暗地里数了数,九十七个。心想:我可算知道了他是什么样的男人,一天跟一女亲热,三个多月才能见他一面。当即气的手脚发凉,喊道:“凌烨宸,你混蛋。”

凌烨宸忽然左眼直跳,动容说道:“凝儿。我...左眼直跳。”

玉凝没好气的一笑,小声道:“跳瞎了你,我也不管。”

月下突然翻到了一个妃子的记录,满页都是侍寝时候和皇帝的对话,连翻数页,都是同一人的记录。

双儿望着那上面的字,念道:“皇帝说‘喜欢我摸你的腰么’,妃子没有说话,皇帝说‘你不说话就是默认’,妃子说‘你好没羞’,皇帝说‘你的技术真差,让爷好好调教你。’一个时辰以后,皇帝说‘乖,宝贝,唤朕的名字’,妃子哭着说‘沉...沉...沉死了,你从我身上起开吧。’”

双儿拧眉:“月哥哥,你这记的都是什么?我怎么一个字都看不明白?”

月下满意说了句:“看不懂才招人爱。看懂了,我要修理你。”想了想,又道:“这不是我记的,是敬事房的小太监,负责记录皇上和妃子侍寝时候的话,是那人记的。”

玉凝斜斜看着凌烨宸,气鼓鼓的道:“沉死了。哈。”

凌烨宸眉眼冷冰冰,向月下扔去一眼,不耐道:“少说废话。”那女人记录连翻数页,他怎不记得是谁,竟还跟她说了那么多令人作呕的话?说道:“快说出那人名字,让她走到剃度那列,不,将她立地杀死。”看着玉凝说道:“这样,你可满意?”

玉凝冷哼一声。别开脸去。和凌懿轩俊朗的脸容看个正着。

月下翻啊翻,终于将这人记录翻完,看到侍寝妃子的名字,半天说不出话。末了才道:“爷,君偶尔也会戏言。你的话收回吧。”

凌烨宸当即明白。轻轻一笑,在玉凝耳边小声的说道:“你猜那女人是谁?”

玉凝环指九十七个女人,说道:“我猜不过来。”

双儿看着这页内容念道:“帝说‘天色还早,再陪朕睡会’,妃子说‘要睡自己睡去,我骨头都散架了。’帝说‘你还有力气说话,证明朕没本事,要将你宠到说不出话’,早上罢朝。中午不吃午饭。半下午时,帝汗流浃背,气喘如猛龙,问‘满意了?’,妃子没有回答。帝好本事。”

凌烨宸双眉拧紧,想到:是哪个太监,将我房中的话全都记下,还加以点评。

玉凝只觉得凌烨宸下流至极,和女人在房中对话也实在羞人,一脚揣在凌烨宸靴面,笑着说道:“哥,不知是哪个嫂子,让你如此费力?汗流浃背、气喘如猛虫啊。”越说越气,额头渗出颗颗汗水。

凌烨宸笑而不答,心想:那句‘要将你宠到说不出话’真是我说的么,今晚再说一次也好。啊,可凝儿怀孕才一个多月。对,医生仅说我不可碰她,却没说她不可碰我。

动容无比喊了句:“凝儿!”

玉凝眉梢眼角都是气怒,问道:“喊什么,名字都给你喊脏了。”

双儿突然意外叫道:“啊,最后写着呢,今夜侍寝,储秀宫妃,薛玉凝。”

宋哲领着妻子在御花园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哦’了一声。哈哈一笑,说道:“原来是我表妹说凌四兄弟沉死了。”

玉凝浑身出了冷汗,跑去将那本子夺过,撕个粉碎。脸红似血,说道:“定是...同名同姓的人。”

凌烨宸见她脸红的模样,心中喜爱极了。轻咳一声,转身挑衅看着凌懿轩,只见凌懿轩两个眼圈都红了,更觉酣畅痛快。

衣袖一拂,立刻命各女人快离去,剃度、嫁人、抄家、斩刑都忙起来。

尤怜之跪在地下,哭的柔弱无比:“皇上,我是西岩第一美人,难道你舍得让臣妾去当尼姑么?”

凌武轻轻嗤笑一下:“什么西岩第一美人,长得比耶律婉还难看。”

耶律婉心中一乐,心想:我看那姑娘长得极俊,第一美人当之无愧,凌武说她不如我,那不是说我比第一美人还好看。说道:“凌武,我用我被你救下的左眼,看着你被我救下的右眼,发现你眼中闪着真挚无比的光,你是个实在人。净说大实话。”

凌武爽朗的笑,说道:“耶律大姐,我用我被你救下的右眼,回望你被我救下的左眼。你太客气了。”心想:说她难看,她还开心,大傻瓜。

众女人皆退。各自奔赴命运。

宋哲笑道:“凌四,夜雨寒迫你写休书那会,我就说了,你得做好准备清空后宫,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你果真为我表妹清空后宫。”

凌烨宸抿嘴的笑,拥着玉凝的肩膀,说道:“我这么做,你怕是丝毫都不领情吧。若是换做别人,早已感动落泪。”

玉凝道:“我自没求你赶这些人走。”

凌烨宸叹:“你嘴上没求,可你心中不如意。我看了出来,就不能让你再有不快。以后,我也仅你一人。”

玉凝看看旁边的映雪,暗道:只怕你说得出,做不到。

邢掣突然说道:“爷,映雪主子,还在。”

月下没轻没重:“映雪主子属于侍寝过的,按说,该在剃度一列。”

映雪闻言,大惊落泪。跪在凌烨宸腿边,将他结实的腿抱住。

悲苦道:“皇上,难道过往几年,我们之间情分当真说没有就没有了么?从相识到相知,难道说皇上一点都不留恋,真的要让雪儿跟那些女人一样的下场么?若是那样,雪儿宁可一死。”

暗暗在甄儿屁股上使劲掐下,甄儿痛得哇哇大哭,口中直喊着:“爹爹,疼,爹爹,疼。”

凌烨宸听在耳中,这三岁小娃娃的话,本来就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当即给理解成了甄儿要爹爹疼他。一时之间,心肠软了下来,当年映雪在溪边怎么舍命相救,后来三年战场杀敌,映雪又是怎么日日陪伴身边,一幕一幕都浮现在脑海。

心想:甄儿到底是我的儿子,难道我真要让他长在没有母亲的环境里么。凝儿心地善良,映雪一事,交给凝儿去处理。说道:“凝儿,你说这…”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拍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