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14章:十步以外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14章十步以外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下哭笑不能,看到她娇俏的模样,一时心动,没忍心将她推开,在她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她身上的温软香气,让他阵阵燥热。

双儿感到他身子变得僵直,抬头看着他的眼,两人目光相交一瞬,竟满是浓浓情意,绵绵柔丝。

耶律婉想道:我妹钻了一趟静思园,月下那小子就对她那样温柔,我要是钻进去,再出来,保不准四爷突然就把我抱怀里了,四爷不抱,凌武总该抱吧。

呼喝一声,踹门进了静思园。一个屁的功夫果然吓得跑了出来。却见路上空空如也,众人都已经离去。只剩下白色大鸟在她头顶飞啊飞,叫着:“叽喳,叽喳。”

养心殿。

婢女看茶。

众人歇息片刻。

凌烨宸说道:“天已经近黄昏,月下,你快快命人去备膳,款待各位。”顿了顿,又道:“先问过各位是否忌口什么食物。”

月下道:“是。”

凌烨宸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凝儿爱吃海里游的。多备些海鲜来。”

甄儿突然又大哭,喊道:“爹爹,疼。爹爹。疼。”

映雪满眼泛着泪光,低头不语。

凌烨宸叹道:“雪儿,你…”想了半晌,才意识到,和映雪一起几年,竟连她饮食偏好都不知道。说道:“你喜食什么,去报给月下就是。”

映雪心中大喜,心想:皇上待我已经没有之前那般抵触,之前只是一时生我的气罢了,迟早还是会惦念我的好,回到我身边,皇上最爱的,还是我。

巧笑嫣兮,说道:“雪儿不挑剔,什么锦衣玉食,什么绫罗绸缎,雪儿都不要。雪儿只要能陪在皇上左右,就心满意足了。”

凌烨宸见她说话温柔有加,知书达理,微微一笑,道:“嗯。”

玉凝说道:“给凌烨宸准备一斤砒霜过来吧。”

月下愣了半晌,道:“......那个,双儿,吃什么?”自动将玉凝的话忽略。

双儿举手说道:“月哥哥吃什么,我吃什么,我跟月哥哥一个碗。一会吃饭的时候要跟你坐在一起。哈哈。”

月下一怔,说道:“我爱吃屁。你吃么。”又道:“走开。”

拿起小本子问过每个人,记录各人忌口的食物。

记到最后跳脚大喊:“邢掣,你吃什么长大的,你不吃米、不吃面,不吃菜、不吃肉,你连汤水都不喝,你回去云天国之后,宫里的厨师可以卷铺盖滚蛋了。”

邢掣挠挠鼻子,说道:“…豆腐,嫩的。谢谢。”

月下倒地。被双儿拖到了御厨房才醒了过来。吩咐了事宜。

两人刚要离开御厨房。迎面走来一个人,双儿喊道:“郝爷爷。”

原来正是郝仁。

月下道:“郝大爷,你饿极啦?里面馍框还有半个馒头,你去垫垫吧。”

郝仁说道:“不是,我在找你们内侍总管,跟他深入探讨身为宫人的心得。”

月下一震:“那有什么好探讨的。我们总管不轻易接客…不,见客,你快回吧。”心中大叫:死老东西,我好不容易拖到现在也没人喊我一句月公公,你跑来找我做什么,谁要跟你讨论心得。你自个慢慢探讨去吧。

拉着双儿就跑。

突然,御厨手持擀面杖,破门而出,拿着一个小本子,喊道:“月公公,月公公,月公公...”连喊十几声。

越喊声音越大,越喊声音越刺耳。月下拉着双儿奔的就越快,直到把双儿拖得凌空飞起。

双儿看着月下道:“月哥哥,他在喊谁?”

月下头也不回:“喊他亲爹。我不认识什么月公公。”

大厨恼了,中气一冲到天,张开大口,喊道:“月下!月公公!”

月下脚猛地止步。身子绷得紧紧的。

双儿身子猛地发颤,脚底心透着阵阵凉意。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看着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

双儿指着月下的胯间,说道:“你…你……这…这…”

‘啊’的一声,甩开月下的手,哭着说道:“你为什么欺骗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你跟郝爷爷一样,不能娶媳妇啊。”

想了想,恨恨的道:“你是太监!”

月下听到‘太监’两个字,一张白净的脸涨的通红。脚像是钉在地上一样,动弹不能,浑身力气都被抽干。

邢掣天天‘阉人阉人’的喊他,他都没什么感觉。怎么‘太监’两个字从双儿嘴里说出来,就这样的刺耳、心痛。

尴尬一笑:“我能不能娶媳妇,跟你有什么相干。我需要跟你解释什么吗?耶律双。”

双儿心中大恸,双拳握紧,猛地砸到月下眼睛上,说道:“太监。我最讨厌太监。你是太监,太监,太监!”

每说一次,都似用刀在月下心中捅了一下。

月下眼眶一涩,险些哭出来。倏地摸在双儿脸上。“我是太监。没错。”

“不要你碰我的脸。”双儿说过,把月下的手打开。看着他半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她哭的越痛,月下就当她越是嫌弃他,索性让她厌他到底,笑笑的道:“你不是要给我脸上咬个红印,现在给你咬。”将脸凑到双儿嘴边。

双儿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容,心中猛地一动。慌忙将他推开,说道:“我才不要跟太监亲近。”

月下叹口气。问那大厨:“你是大哥,喊我做什么?拿个擀面杖要劈谁?”

大厨鲜少见到月下发威,此刻竟骇得退了几步,说道:“月公公。”

双儿一听‘月公公’三个字,哭声更痛了几分。

月下咬咬牙,冷声道:“月什么月,公什么公。有事说事,不行么。”

大厨指着小本子一处,说道:“这里,只写个嫩豆腐,要凉拌,还是热炒?”不怪大厨发问,其余的菜都写着不吃这不吃那,偏偏邢掣那一栏,只写个要吃嫩豆腐。

月下笑的有气无力,说道:“凉拌、热炒,随便你。还有事么?”

大厨道:“没了。月公公好走。”连连又道:“不,不,我没喊月公公。”

郝仁道:“月下,原来你也是个小太监,你跟爷爷探讨探讨心得,也行。”

月下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感觉十分的、他妈的、祖宗十八代的好。下辈子还要当太监。”转身就走。

双儿见月下走,于是边哭,边跟在他身后,距离不远不近,正巧能让月下听到她的哭声。

月下突地转身。双儿就停下脚步。

月下接着走,双儿接着跟。

双儿道:“你等等我。”

月下道:“不等。等到了你,又得被喊太监。”

双儿喊道:“你本来就是,还怕我喊么?”

月下默不吭声,奔进养心殿。就要进屋。

双儿擦开了眼泪,一把拽住月下的胳膊,认真说道:“我想好了。我还是要跟你在一块。等我回去云天的时候,你跟我走。去我寝宫伺候我吧,等我有了驸马,你也一直跟着我,我对你好。行么?”说这话又把月下当成了小猫小狗。

月下听到‘有了驸马’几个字,心中又疼又闷,说道:“你都有了驸马,还要我伺候你么?驸马会将你伺候的舒舒服服。你会乐的忘了我这小太监。”

月下口中的‘伺候’,显然是男女之事。而双儿对那事是一窍不通,她说的伺候,仅是想把月下带在身边,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一辈子打打闹闹也不厌烦。

喃喃道:“我…我…”

月下气恼,大掌拍在双儿手背,将她小手从他胳膊上打掉,说道:“以后见了我躲开十步以外,不然见你就要打你。”一把推在双儿肩头,将她推倒在地。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布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