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18章:莫急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18章莫急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上飘着小雨。冷极了。

玉凝擦干了嘴角血迹。脸颊火辣辣的痛。

一时不知道要去哪里。

想到了表嫂就在养心殿的客房。不知不觉来到了林可儿房外。

屋里亮着灯火。心想:表哥、表嫂在屋内,我此去怕是多有不便,还是不要进去吧。

转身欲走。忽然听到孙婆婆的声音:“玉凝姑娘,怎么不进去屋内?”

玉凝摸摸垂在肩边的发丝,笑着道:“不了,不打扰表哥、表嫂休息了。”

孙婆婆道:“皇上不在,只林姑娘一人。”拉着玉凝进了屋里。

林可儿刚沐浴罢,在梳妆台边摆弄头发,见了玉凝,笑着迎了上来:“是玉凝,快进来。”

玉凝问道:“表哥呢?怎么只你一人?”

林可儿脸上一红,说道:“进宫之前,我在城外百里的地方看到了一家糕点铺子,方才突然嘴馋想吃那家的糕点,让你表哥给我买去了。”

玉凝心中又是羡慕又是温暖,心想:表哥待表嫂真好,而凌烨宸方才却狠狠打了我一个巴掌。

一时委屈,落下泪来。

林可儿见玉凝左颊红肿,有五个指头印,担心的道:“玉凝,谁打你了么?”

林可儿有孕,玉凝生怕她知道事情原委一时气怒动了胎气。而且表哥的脾气,若是知道了她受了委屈,定要跟凌烨宸拼命。说道:“没有。不小心跌倒了。”

林可儿当下猜到了几分,见玉凝不愿多讲,也不做强求。

又见玉凝满脸不悦,泫然欲泣的模样实在可怜,拉着玉凝的手,说道:“玉凝,有什么心事,给表嫂说说吧,好么?”

玉凝一怔,叹了口气,随即将薛府上下都被关在大牢,她担心亲人会有性命之忧一事都给林可儿说了。

可儿想了想,笑笑的道:“玉凝,要救薛府上下性命也不难。凌烨宸爱你,不会教你伤心,你晚上在他耳边吹吹枕边风,他准依你,放了你父母性命。”

玉凝眨眨眼睛,问道:“什么是枕边风?我没有吹过。”

林可儿“嗯”了一声,说道:“你回去,今晚待他温柔一点,他昏了头,准什么都听你的。实在不行,你将衣服都退去,身上只披一层薄纱,他瞧见了,早就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你趁势便要他下令饶你家人性命。待他清醒过来,再要反悔,已经迟了。”

玉凝怔愣半晌,说道:“表嫂,我表哥是这样才对你死心塌地的么?”

林可儿脸红一笑,说道:“这…哈哈。”

门突然被打开,宋哲提着点心回了来。进屋一瞬,见到玉凝脸上红肿手印,立时怒了。扼住玉凝的手腕,说道:“是凌烨宸打的你,是么?”拉着表妹向外走去:“表哥为你讨回公道。带兵将皇宫去给他夷为平地。”

玉凝忙道:“表哥,你别。我挨了一个巴掌,已经羞人,你还要让多少人知道表妹挨了打?我不去丢人现眼。”

林可儿忙抱住丈夫的腰,说道:“宋哥哥,你回来。听我说。”

宋哲因顾忌可儿腹中胎儿,停下脚来,说道:“你说吧。”

可儿道:“宋哥哥,咱们到底是要回去碧月国的。你能逞威风帮得了玉凝一时,却不能永生永世护着玉凝。眼下舅舅一家身在大牢,玉凝日子已是难过,你再去找凌烨宸母子闹上一闹,待到咱们离开了,表妹的日子,可还能过?”

宋哲听着妻子所言句句在理,长叹一声:“怪只怪,舅舅所做之事实为弑君谋反,我根本无从帮他。若他有一点对的地方,我就是舍了这条命也救他,可…”

玉凝说道:“表哥,这不怪你。你莫急。这都是我爹爹的错。”

宋哲拉着妻子、表妹在窗边小桌坐下。打开买回的糕点,沏了一壶好茶,让两名女子饮食。

说道:“表妹,救薛家,还得求凌四。倒也别无他法。劫狱也不现实。你在凌四手中,凌七和我都不敢妄自去劫狱。都怕凌四那小子一翻脸将你给砍了。到时表哥哭也不及。”

玉凝道:“我知道表哥已经尽力。”递去茶水:“表哥,你来回奔了两百里地,一定累了,吃茶吧。”

三人坐在窗边桌前,嚼着糕点,谈天说笑。一个时辰很快过去。

玉凝见天色已晚,却迟迟不想离去。大感出了这屋子没地方可去。

林可儿连连打了几个哈欠,却依旧陪着玉凝闲聊。

又过半个时辰,宋哲也哈欠连连。

玉凝知道不便多做打扰。说道:“你们早些休息。我走了。”起身要走。

宋哲早已经看出表妹不想离开。拉住表妹手腕:“你今晚跟可儿一房歇息。表哥去别处歇下。”

玉凝推开宋哲的手:“不。你伴着表嫂吧。我突然想起回宫之后还没有喂过我的小狐狸。它倒要饿死了。我得回去。”

辞别了表哥表嫂。出屋走到院中,养心殿宴席正巧散了。

玉凝心想:我还是回去我的储秀宫歇着吧。

微微一叹。转身要出养心殿。

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凌烨宸的声音:“雪儿,你快快随我回房去吧。”

映雪说道:“皇上,莫急。雪儿这便来。”

玉凝心中大恸,躲在树后一看,正巧看见凌烨宸和映雪并肩进了卧房。

眼泪一下子便涌出了眼眶。哭着跑回储秀宫。

洗漱沐浴后。

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会想凌烨宸和映雪进去卧房做了什么,一会想到凌烨宸打在自己脸上那一巴掌。一会又想到表嫂说的吹枕边风。

突地跳起身来,翻箱倒柜,找出了一块薄纱,拿在手里,在身上比来比去。

心想:要是我给他看几眼就能救下我爹妈性命,那也值得。只怕,我就是给他看上几天几夜,他也无动于衷,他现在不是正在养心殿和映雪同房么。

一时气恼,将薄纱扔在地上去了。

坐在窗边,点着烛火,忽然又想到:我即便在此处等到了天亮,他也不会来。

又枯等一个时辰。

门板被人轻轻叩响。

玉凝一惊,是凌烨宸,忙问:“是谁?”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天色不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