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19章:天色不早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19章天色不早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道女声传来:“主子,我是冬儿,你且早些休息吧。皇上说你不必等他。他有事,暂时过不来。”

玉凝身子猛地一僵,心里如刀在绞。说道:“我知道了。冬儿,你也早些去休息。”

随即出屋,坐到门槛,依着墙壁。呆呆的坐着。

瞧着柳絮飞来打在秀帘,一时之间悲戚委屈出自无处,环膝抽泣了起来。

哭到累了。便沉沉睡去。

待到子夜时分。

月下挑着宫灯,走在前。

凌烨宸手中拎着一个小盒子,走在后。

两人出了养心殿,快步朝储秀宫走去。

进了储秀宫,见到卧房宫灯亮着。凌烨宸微微蹙起英气的眉,唤过回廊中守夜的小婢,轻轻问道:“我差人来给你主子说我晚些过来,让她早些休息,为何此时还亮着灯?你们可有将话带到?”

小婢道:“回皇上。奴婢已经给主子说过皇上有事在身,无法脱身,让主子莫要等,可主子却总也不睡,在窗边坐了一个时辰,随后便蹲坐在门口,盯着院门发起呆来。”

凌烨宸心中猛地被揪了起来。叹了口气。说道:“下去吧。”

月下挑灯朝卧房门口望去,只见那门边有抹瘦小白影蜷在秀帘下边,指着小声的道:“爷,你看,薛主子。她穿的单薄,别着了凉。”

凌烨宸眯眼看去。只见玉凝环着膝盖,脸埋在腿间,可怜极了。几步走去,将她抱在怀中。掀帘进屋去了。

坐在榻上,退了玉凝鞋袜,方要给她盖上被子。忽的发现玉凝正两眼泪光莹莹的望着他,一双水样明眸闪着委屈的光。说道:“怎么醒了?”

玉凝落下泪来,问道:“你的事情忙完了?”此话指的正是他带着映雪回去卧房之内的事。

凌烨宸一怔,说道:“嗯,忙完了。”

玉凝心中猛地一窒,一时之间呼吸不能,心想:忙完了倒去搂着映雪睡去,还来我这里做什么。

凌烨宸托住她的腰身,将她拥在怀里,瞧见她脸颊高高肿起,温声问道:“方才是我出手重了,还疼么?”

玉凝听到他的语气透着关切,没有一丝虚情假意,心中猛地一暖,随即想到自己立誓永生永世不再理他,又想到他方才与映雪在房内所为之事,冷冷说道:“让我在你脸上打上一巴掌,你来告诉我,疼不疼。”

凌烨宸轻轻笑出声响,从衣襟取出一包药,轻轻给她涂在颊上,说道:“小脸才刚刚复原,不要再留下疤痕。快给你上点药。”

玉凝说道:“呸,我不稀罕。你打得我,又来给我上药。你没安好心。”

凌烨宸静静看了她一会儿,玉凝被他看的心中没了主意。只见他突然扼住她的腕,往他脸上挥去。

玉凝惊得大叫:你做什么,又要发疯!”当即抽回自己的手。

月下在一旁看的直乐,说道:“薛主子不是怪皇上动手打了你么,皇上这就给你打回来。你倒又舍不得打下。”

玉凝脸上一红,说道:“谁说我舍不得打。”抬手便要打在凌烨宸左颊。只见他抿着唇,噙着一抹笑,因为饮了酒,眼中带着几分醉意,竟越发的俊俏好看。巴掌怎么也落不下去。

在他胸口猛地捶了一下,问道:“你来做什么?你不是…不是…哎呀,谁要你来的。”

凌烨宸拉住她的手腕,将她细嫩的手拉至唇边,轻轻含在唇间,说道:“不想让我来?”

玉凝心中砰砰乱跳,立刻摇头摆手:“不想。”

凌烨宸问道:“那方才又是在窗边枯坐,又是在门边张望,是为的什么?”

玉凝被拆穿心事,双颊生晕,“我”几声,也没有说得出来自己是为了什么,等到半夜还不休息。

凌烨宸见她脸红的样子羞涩又俏丽,不禁在她脸颊亲了一口。

月下吓得‘哎呀’一声,忙别开脸去。小声道:“爷,你怎么也没个预兆,说亲就亲。”话说得倒像是凌烨宸亲在了他的脸上。

凌烨宸这才发现,原来屋里还有个人,挥袖冷声的道:“这里不需你伺候了。下去吧。”

月下俯身退下,将门掩住。信步回到养心殿自己的屋子。开门时候,见自己的门边也蜷着一个娇小身影。想到:原来爷看到薛主子蜷在门边是这般感觉,当真是心酸又心痛。

踢了门边的女孩一脚,说道:“好狗不挡道,耶律双,二公主,请让一让。”

双儿登时惊醒,起身说道:“月哥哥,你回来了。”从衣襟掏出自己从晚宴拿出的那包点心,说道:“我知道你没吃晚饭,专门给你留的。”递给月下。

月下朝她手上看了一眼,一巴掌将糕点打在地下,说道:“二公主回吧。我这地方太下贱、窝囊,别降低你的身份。”进屋摔上房门。

双儿手上伤口崩开,涌出,却丝毫不在意,连连敲门:“月哥哥,你开开门。下雨了,你要让我一人淋在雨里么。”

月下躺在榻上,心烦意乱,当即灭了烛火,两手捂住耳朵。任双儿在外唤他。双儿累了,坐在他门边,等了起来。

储秀宫内

凌烨宸忽的发现那地上一块薄纱,问道:“那纱是做什么用的?你要披纱舞给我看么?”当即想到那日玉凝舞姿,心中猛地一动。

玉凝一怔,说道:“你想的多了。”心想:他怎么一下子就猜个差不多?难道以前谁身披薄纱取.悦于他?想到此处,立刻心中酸涩无比。

凌烨宸没甚在意。将手中的盒子放在桌上,打开来,里面是几盘清淡的粥食小菜,说道:“凝儿,方才你也没吃什么东西,我恐你腹饿难忍,给你带了吃食过来。用些吧。”持汤匙要喂。

玉凝推开他的手,说道:“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万不敢再让你喂我吃饭。我怕你妈剥了我的皮。”

凌烨宸手一顿,须臾后说道:“母后人不坏,只是长辈皆是如此,严肃认理。她说她的,我喂我的,也不会改变什么。”送粥到她口中。

两三口就再吃不下,说道:“我方才在我表嫂那里食了许多糕点,那糕点,是我表哥连夜奔出百里特意为我表嫂买来的。”不知为什么,非要提起‘连夜奔出百里’六个字。

凌烨宸了然轻笑:“你若喜欢,明日,我也奔出百里给你买来。奔出几百里也行。”

玉凝听后,虽不愿承认,可是心中甜蜜了几分。忽的记起了表嫂说的要吹枕边风,于是愣愣的看着凌烨宸。

突然唤了句:“皇上。”

凌烨宸吓了一跳。问道:“怎么了。”

玉凝摇摇头:“没怎么。”想了一会,突然想起他还没有服下情毒解药,于是捞开他衣裳,小手探进,翻找半晌,找出解药,递到他手中,催促:“你快些服下解药吧。”

凌烨宸说了句‘好’,将瓶中仅有的一颗解药倒在手心,握住。看着玉凝。

玉凝好奇:“你怎么不服解药?看着我做什么?”

凌烨宸摇头轻笑,猛地运气掌心,将那药丸震成碎末,两手一拍,落在地下。

玉凝大惊,拉着他的腕:“你毁了解药,可就再也无人去讨。你的毒,这辈子,可还怎么解?”

凌烨宸朝她睇去一眼,“你若是此生此世皆都陪伴我左右,我还恐毒发么。如今毁了解药,你便再莫要起心要逃。你若逃了,我立时心痛致死。”

玉凝猛地一惊。“你…真笨!”

凌烨宸抿唇一笑。沉思一会。捏着玉凝红扑扑的脸蛋,说道:“有件事情,我需给你说一说。恨生死时,我心痛非常,呕了血。倒似情毒发作。”

玉凝一想起恨生,伤怀起来,叹口气说道:“她为完成你的命令,命都舍弃,你为她情毒发作,也算是你还有一点良心。不然,她死的可就真的不值的。”

凌烨宸点点头:“我亦怜她、敬她。”垂下罗帐,揽住她的腰肢,一齐躺下,“天色不早。早些歇息吧。”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四百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