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22章:且慢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22章且慢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下停下脚步,说道:“你们方才让皇上斩谁?外面那位女子便是谁。”出殿去了。

众臣远远朝那女子看去,但见她娇小玲珑,仅达皇帝胸口,一身白裙,不染纤尘,怎么看去都不似魅惑君主的妖精。

不禁多朝她看去几眼。又见皇帝轻轻抚顺她耳边发丝,温柔备至。却怎么都不像方才的冷魅帝王。

殿外。

柳絮翻飞,时至四月,天已渐暖,阳光大好。

凌烨宸握住玉凝的手,说道:“今晨我起的早,未将你唤醒。差人给你送去的药膳,可是喝下了?”

玉凝飞快的点点头:“冬儿服侍着喝下了。”忽然间想到昨夜在他身上亲了那些下,脸颊烫了起来,心中又惊又乱。低头看着他的脚尖。心想:却不知,他可有意放过我父母么?昨夜可已经没了羞耻心了。

月下在旁看着,忽然间想到:唉,今日早晨我起身也早,也没有唤醒双儿,不知她是不是还蹲睡在我门口,昨夜我一夜未睡,差点便将她抱到榻上跟我同睡,可...唉。想到此处,连连叹气。

凌烨宸见着玉凝羞怯的娇态,心中喜欢极了,问道:“你来此张望,有事找我?”指尖捏了捏她的脸颊。

玉凝‘啊’了一声,这才想起正事,“我表哥表嫂要动身回去碧月国。”

凌烨宸淡淡道:“嗯。他也离国数日,国不可一日无君,也是时候回去了。”

玉凝见他语气冷冽,不甚在意,犹豫道:“我想着…你是不是…”

凌烨宸见她吞吞吐吐。不禁皱起眉来,却也不将她打断,静静不语,耐心等她把话说完。

玉凝却心想:他是我丈夫,我表哥要离开,他若在乎我,按理该去送送我表哥才对。我都已经说了表哥要走,他却没有自觉要陪我去。说明他不想。我便独去送表哥吧。

叹道:“没什么,皇上国事缠身,日理万机,快快忙去。我走了。”转身迈步。

凌烨宸抢上一步,扼住她的腕。玩味勾起薄唇:“怎么说着说着,倒又成了没什么?你可从不会主动前来找我。说半句留半句,好有趣么?今日不将话说完,立时扛你进了金銮殿,百官面前要了你。”

玉凝停下,怔怔望着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怎么什么样的话从他嘴中说出,都不像假话。

良久后,低下头,小声道:“我想你陪我去送送表哥表嫂,你若不想去,也无碍。”

凌烨宸轻笑了下,原来是这样的小事,却将她难为成这样,我往日待她到底有多么卑劣?

对月下说道:“去备百箱珠宝,百匹绸缎。”

月下领命去了,一盏茶不到,领两列侍卫,抬来珠宝绸缎。

玉凝吃了一惊,环指耀眼珠宝,刺目绸缎,问道:“这些是…”

凌烨宸道:“宋兄离去,我当略表心意。他自是不缺珠宝绸缎,不会放在眼中,便都给孙婆婆吧。昨日我与宋兄饮酒时候,得他告知,孙婆婆以往待你友善。你是我的女人,那么她也算是于我有恩。”

玉凝心中猛地一暖,心想:他也有细心的时候,如此说来,他心中也有我...吧。

羊肠小道上几经徘徊,踏着落花,一行人走向宫门。

月下又是拧眉又是叹气,连连拽下几根柳条,终于问道:“薛主子,邢掣回去云天国么?今早不见他人影。”邢掣的一举一动,冬儿定是会给薛主子说的。

玉凝想了想,回道:“暂行不回。”心知月下要问的绝非邢掣的去留。

月下心中大乐:“那就好。”

玉凝看了眼月下,提醒道:“两位公主还有郝仁要回去了。”

凌烨宸冷冷说道:“云天距西岩,逾万里,来去一次着实不易。”

月下心中猛地一揪,说道:“那姐妹两人最是讨人厌,早就该走。”声音满是失落,心想,我昨夜该要把双儿抱回屋内搂她一夜,今日再别,也不会如此难过。

宫门前。车马成列,侍卫成行。

映雪搀着吴欣、邢掣攥着冬儿。

宋哲拥着可儿,耶律婉、双倚在宫墙。双儿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皇帝等人。

立刻在众人当中找到了月下。紧紧盯着,心中说道:月哥哥嫌我厌我暂且不说。西岩国大业大,他在此位高权重,定然一百个不愿意伺候一个小小的属国公主,罢了,我还是打消了强硬将他带在身边的念头吧。

宋哲久久望着玉凝,眼中满是不舍,最后那双比女子还要水灵的大眼,落下两行泪,喊道:“表妹,哥哥走了。你多保重。上次相见是多年前,此次一别,倒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玉凝心中一酸,说道:“表哥,你也保重。”想了想,接着道:“你要好好待我表嫂,莫要让她再离家出走了,上次落在我家皇上手中,下一次便没有那般的运气,万一落在了土匪强盗手中,可怎么办?”

凌烨宸一听到‘我家皇上’四个字,心中大喜。握了握玉凝的手。

宋哲连连说是,越哭越痛,可儿给他递去手绢,他擦擦鼻涕又塞回可儿手中。唤了一声:“表妹。”大步向前要将玉凝抱在怀里。

结果软香温热的身子没抱到,却将一个比自己还高还硬实、却香气喷喷的男人给搂在怀中,撞得胳膊生疼。

原来正是凌烨宸见宋哲夹风带电的奔向玉凝,当即身子一侧,挡在玉凝跟前。声音冷硬又不悦:“宋兄,你丢开我吧。”

宋哲身躯一震,啪的松开手臂,惊得退开几步,只见玉凝正在凌烨宸背后,探出脑袋,两眼泪光莹莹的望着表哥。

宋哲微微叹气,平视凌烨宸:“我表妹交给你了,你好好爱她。昨夜咱们边沐浴边谈天,也算是坦诚相待,你是什么模样我看的一清二楚,我是什么模样你也明白,如果我一旦发现你待我表妹不好,立刻杀回来,跟你闹得天翻地覆。”

凌烨宸听到‘坦诚相待’几个字,不由得一阵寒颤,说道:“你且放心。绝不给你杀回来的机会。不过宋兄,昨夜,你是什么模样我一眼都没瞧。”

月下听到此处,哈哈笑了出来,双儿见月下笑,说道:“月哥哥,笑的真开心。”跟着赔笑。月下横她一眼,未作理睬。

宋哲哈哈一笑:“这,四兄弟,…昨夜我也非有意看你什么模样,你不是上去取了酒水,你出寒潭一瞬,我正巧侧眼给看到了。”

林可儿揪住丈夫的耳朵:“宋哥哥,你有完没完,谁要知道你们两个大男人一起沐浴的事。”

宋哲一听妻子声音。立刻精神一振。对玉凝认真的道:“表妹,要是你有什么不如意,给表哥飞鸽传书,表哥前来救你。”

玉凝重重点头:“好。”心想:鸽子飞出万里,可要累死啦。

吴欣拉住玉凝的手,对宋哲友善一笑:“凝儿这丫头乖巧懂事,从哀家这里也不能让她吃了苦去。”

映雪落了泪,握住玉凝另一只手,说道:“我和玉凝情如姐妹,自然不能让皇上欺负了妹妹。”

玉凝看看身侧两人,心想:我仅觉得自己脚底凉飕飕,大难要临头。

宋哲猛地皱起眉头,映雪是什么样的人他不甚清楚,可是吴欣曾经毁了表妹的容貌,又将表妹投到溪水之中,那可是一个大恶人。还好表妹此刻容貌恢复,他心中才得以宽放些许。当即道:“凌四,你若敢让你母亲再害我表妹,我跟你势不两立。”

凌烨宸当宋哲所提是昨日晚膳时候玉凝受委屈之事,说道:“那种事情,不会再发生。”

吴欣也道:“对,不能再发生。”生怕宋哲说出玉凝毁容一事。

宋哲听得凌烨宸笃定的语气,又得吴欣保证,当即放心。哪知道他和凌烨宸两个人说的根本不是一件事情。宋哲当凌烨宸已经知道吴欣所做之事,而凌烨宸却是一无所知。

林可儿突然一笑,拨开吴欣、映雪。拉住玉凝的手。

映雪娇弱,一下子倚在了凌烨宸的怀中。凌烨宸问道:“还好么?”映雪道:“臣妾没事,多亏了皇上抱住了臣妾,否则...否则...”

玉凝喊道:“否则,你倒要摔倒在地了么?我表嫂只是轻轻的碰了你一下...”

映雪被玉凝凶巴巴一斥,委屈极了,扬起脸颊,望着凌烨宸,说道:“皇上,臣妾不是有意惹妹妹动怒的。”

凌烨宸点点头。将她推开,说道:“没事就好。”

可儿何许人也,当年在碧月可是斗遍众妃,对映雪所为丝毫不放在心上。双手拉住玉凝的双手,兴冲冲说道:“玉凝,表嫂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我有个提议,不知你意下如何?”

玉凝长叹一口气,问道:“什么提议,说来听听。”

可儿摸着隆起的小腹:“我和宋哥哥只盼着生个女儿,从四兄弟话里,是盼望你为他生下一个儿子。咱们此刻指腹为婚怎么样?将来,我的女儿嫁给你的儿子,给你当儿媳,到时咱们可就是亲上加亲啦。”

玉凝看了凌烨宸一眼,凌烨宸点点头。两人对视间满是浓浓情意,竟心有灵犀,夫唱妇随。这一幕落在映雪眼中,着实让映雪痛恨难当,拳头在袖中紧紧攥住。

玉凝对可儿说:“我看如此甚好。到时,我儿子非表嫂的女儿不娶。待要不从,妈妈不饶他。”笑着拉着可儿的手。

凌烨宸和宋哲对望一眼,亦都任着薛玉凝、林可儿两人去决定。

可儿也开怀道:“我已给女儿取名宋玉。你可有想好儿子的名字么?”

玉凝‘嗯’了一会儿,摇摇头。

宋哲哈哈大笑,说道:“依照凌四兄弟那骇人的性格,他的儿子还不得叫霸天、霸地、霸道之类么?”

凌烨宸摇头轻笑,拥着玉凝的肩,玩笑道:“霸天,霸地,霸道,那不够响亮,我儿怎么也要傲天、傲地、傲娇才好。”

映雪心中难过极了,心想:曾经甄儿未出世之前,也没有见到皇上如此开心,若是长此下去,日后这皇位万不可能是甄儿的了!

林可儿笑道:“傲天好。玉凝,我们可是说定了,你的傲天,将来可只能娶我的宋玉。如若另觅红颜,咱们不容他。”心中满是女儿日后能够幸福美满的期望。

玉凝点点头:“嗯,说定了。”表嫂为人极好,将来她的女儿配我儿子,可再好不过。看看天色,说道:“快些上路吧。莫要多做耽搁。”

凌烨宸命人将珠宝、绸缎装上马车。又令百兵驾马先去清路,避退城中杂乱人等。

宋哲扶着可儿上了马车,刚要跨上,凌烨宸喊道:“宋兄,你且慢。”上前拉住宋哲,避开众人说了句什么,宋哲看看玉凝,笑了笑,小声回答了一句。

宋哲走回上了马车。兵马拥护,浩荡南行。

马车内,可儿倚在丈夫怀里,问道:“宋哥哥,方才凌四找你说了什么?”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对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