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23章:对换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23章对换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哲在她唇上亲了一口,说道:“他问我昨夜去百里之外什么地方给你买的糕点。想来是要给我表妹去买。”

原来凌烨宸昨夜见到玉凝对林可儿满是羡慕,一时之间,便起心也出去一趟,逗她一笑。

可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以后不用再担忧玉凝了。凌四也是个有心的男人。”

玉凝望着人马渐渐远去,不久便拐过墙角,心中一时伤痛,落下泪来。凌烨宸拥住她的肩膀,说道:“宴席终须散,何必伤怀。又非不能再聚。你若思念他们,我随时便能带你去。”

郝仁突然说道:“掣儿,你此番也别过西岩君主,早些回去云天,好让你父皇安享晚年。”

邢掣看看凌烨宸,随即道:“郝爷爷,你与家姐先回去,我再要多耽些时日,再要回去。”

双儿走来,说道:“弟,我和阿姐要走了。你要留我多陪你一些日子么?”偷偷看着凌烨宸背后的月下,只见他别开脸颊,似根本没有看到她。她哪里知道,月下心中早已绞得生痛。

邢掣是木头,不知双儿的心思,径直说道:“过去十八年都是我孤单一人,此时当然不需你陪伴。更何况,我已有了伴我之人。”所指冬儿。

双儿叹口气,走到玉凝面前,又道:“玉凝,我要走了。”

玉凝知道双儿是让她挽留,可是,觉得自己出言挽留,到底无济于事,月下到底不能给双儿夫妻之实。说道:“双儿慢走,我会想念双儿。”

双儿泪珠顷刻从眼眶滚出。心想:玉凝聪明伶俐,却不知我想法,看来我此番是走定了。

缓步走到凌烨宸面前,哽咽着道:“四哥哥,你保重啊。”

凌烨宸嘴角噙着笑,斜斜望了眼月下,淡淡道:“保重。回去莫要调皮。”

双儿心中大恸,大感绝望,四哥哥说话最最有力,竟也不留她,她..是走定了。

最后来到月下面前,眼泪倏地便滚下脸颊。月下心中猛地一跳,向后退了一步。

双儿猛地拉着月下的手说道:“月哥哥,你若是不想让我走,我就不走,在这里跟你玩。我也不当公主了,此生此世也不要什么驸马,我当你的丫鬟,好么?”

月下心中砰然一动,随即沉下眉眼,拨开双儿的手,说道:“你是去是留,与我没有什么相干。我也不需要丫鬟。”咬咬牙,冷冷道:“走好,不送。”

双儿身子向后退了几步,心想:罢了,罢了,我走就是。良久说道:“月哥哥保重。”走去跃上马背。

耶律婉叹口气说道:“妹,你莫怪他。他想留你,却有心无力。”看着凌烨宸俊美的脸庞,可惜道:“四爷,我此次前来为的是做你的皇后,可看来你心中满满当当,再容不下任何人了。也罢,咱们还是做兄弟吧。”想了想又道:“莫要忘了你说过要给我找驸马。”

凌烨宸颔首,“我会问过凌武的意思。成就大公主一桩美事。且走好。”

耶律婉大喜。挟着双儿、郝仁轻装上路。未带兵马,离去。

月下望着双儿离去的方向,只见双儿人在马背,却时时回眸朝他望来,满是不舍情丝。月下心中怅然若失,眼眶一涩,落了泪。心道:我从未得到过什么,怎么此刻倒似失去了所有。

邢掣问:“你不去追我姐么?”

月下摇摇头:“不去。”

冬儿突然拉着邢掣的手腕,小声的道:“邢爷,你也回去云天吧,好么?”心想若是邢掣离开的话,吴欣便将兵符、玉玺归还,万不能再害主子。

邢掣讶异,冬儿一向唯唯诺诺,今日怎么突然催他回去云天,问道:“冬儿,发生什么事了么?”

冬儿从不说谎,当即便想说出事实,可突然看到吴欣手比作刀,从脖间划过。冬儿大骇,当即道:“没,没什么。”

玉凝未见异状,眨着大眼,取笑道:“冬儿,莫不是想要嫁人了吧?”

冬儿脸上一红,搀住玉凝,说道:“主子,你又来笑我。”

正在这时,一名侍卫疾奔而来,在凌烨宸耳边说了句什么。凌烨宸面上先是一惊,随即轻轻笑开。挥袖说道:“母后、凝儿,雪儿,朕有事在身,你等退下,各回己处吧。”

映雪扶着吴欣先走一步。映雪说道:“母后,薛玉凝肚子里怀那个什么傲天,当真要让他出生么?怕是小傲天出生了,可再没有甄儿的好日子过。”

吴欣抿唇,心想:我儿和薛玉凝有血缘,生出的孩子也是怪胎异类,净是让我儿子给人笑话。说道:“让她将孩子带到阴曹地府去,生下婴孩去做个鬼雄。”暗比一尸两命。

玉凝让冬儿搀着在后面跟随。怎也不愿与吴欣、映雪两人同行。

心想:方才凌烨宸面容又是担忧又是欣喜,不知方才那侍卫给他说了什么?唉,我爹爹妈妈现在可还好么?

腕上一紧,被人攥住,随即撞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抬头一瞬,只见凌烨宸嘴角勾着一抹轻佻的笑,“爱妃,怎么不行礼,就要退下?你眼中还有朕么?”

玉凝喃喃道:“可是,母后、映雪都没有行礼。就都退下。你怎么不去追究?”随即想到:罢了,他有意要为难我,我不出丑,他不开怀。

福了福身,说道:“皇上千好万好,臣妾告退。”

凌烨宸两只手臂钳住她的腰身,将她按在自己身上,深深嗅着她身上暖软馨香,低声说道:“跟你分开不足两个时辰,我已想你入骨。待我将下午之事忙完,你必将对我千恩万谢。以后可要都像昨夜那般待我才好。”

玉凝不知他话中意思,什么‘下午之事’,什么‘千恩万谢’?只知道自己一颗心心突突乱跳。慌忙点头说道:“你丢开吧,你的属下都在,你不羞么?”跳脱他怀里,拉着冬儿跑开了。

凌烨宸冷冷望了邢掣、月下一眼。

两人一凛,忙道:“方才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凌烨宸道:“方才探子来报,这两日帝都有人高价变卖宅子、商号,兑换成了银票。你两人看,此事有没有意思?”

邢掣想了想,说道:“爷,这两日,狱中也有动静。这两件事情,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凌烨宸问月下:“阉人,你怎么看?”

月下望着凌烨宸、邢掣,半晌后,叹气说道:“双儿,你问我什么?”原来他方才心中只想着双儿此刻已经到了哪里,根本没有听到凌烨宸、邢掣两人的话。将‘皇上’唤成了‘双儿’。

凌烨宸和邢掣对看一眼。邢掣道:“月下,谁是你双儿。”跟着凌烨宸朝养心殿走去。月下随后。三人退了宫装,着便服,出宫去了。

———————————————————————————————————————————————————

帝都大牢

污浊阴潮。虫鼠乱窜。

“薛丞相,你快快醒来。”

薛晟满身是血,显然被用了私刑。直直挺在地上。朦胧之中听到有人唤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跪地连连喊道:“莫要再打,莫要再打!我有小女在朝为妃,我有爱子是朝中皇帝。我有欣儿在朝为太后。莫要打我。我妻子儿女不会杀我。”

喊得尽是疯话。想来是吃了不少苦头,吓得疯疯癫癫。他正后面是一名姣美妇人,和玉凝几分相似,正是玉凝的母亲,薛晟的三夫人。西边角里趴伏着三个男人,角落漆黑,看不清楚脸面。

“薛丞相,休要再喊,我是凌懿轩。当年我曾多次拜访你门下,你可还记得我么?”

凌懿轩当时和玉凝一再错过,寻玉凝时候,多次到得薛晟府上,与他下棋煮茶,两人有些交情。

薛晟睁开昏花血红的眼,道:“七爷,念在你我往日情分,你救救老夫!救救老夫。”

凌懿轩说道:“薛丞相,我已买通狱卒牢头,重金买下你和三夫人的性命。你且快快换了衣裳,随我出去。”

原来凌懿轩在帝都有多处商号,酒楼茶馆皆有。回宫那日,凌烨宸将薛府抄家,他知薛府必亡。见到玉凝满腹愁容,于是当即起心,不能救得薛府全部,也要救下玉凝的生身父母,那夜晚膳借故离开,操办此事,费尽周折,总算天随人愿,进得大狱。

挥手一招:“八弟,十二弟,快将你两人背上伏着的那两名死囚送入牢中,跟薛丞相、三夫人对换。”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茶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