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24章:茶水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24章茶水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武、凌思远依言,将身上的死囚扔进牢房。

凌懿轩给薛晟、三夫人递去干净衣裳,说道:“你们快些穿上,一会随我一起扮作探监的人一道离开。我立即送你们出了西岩,到时,行刑那日,四哥发现你和三夫人不见了,五湖四海、天涯海角再要去寻,也难。”

薛晟和三夫人将干净衣裳穿上。指着那两名死囚,问道:“这两人是要替我夫妇死么?”

凌懿轩说道:“他二人原本就犯了命案,罪有应得。能救下玉凝的父母,也算是功德一件。”拉着薛晟、三夫人疾步而走。

薛晟犹豫,指着西边角落趴在地下的三个男子,说道:“这是我的三个儿子,可是能救么?我的另外五个儿子、大夫人、家眷老小都在别的牢房里,能救么?”

凌懿轩犯难,额上出了汗水,思忖许久,沉声道:“当务之急,我将你两人先行救出。剩下之人,倾尽我所有钱财、动用我多有人脉,尽我所能的去救。”

薛晟跪地,泪纵流,由衷道:“七爷,大恩不言谢,大恩不言谢啊!”三夫人亦随丈夫跪下道谢。

凌懿轩将二老扶起,说道:“不必谢我。为玉凝做任何事情,我都心甘情愿。莫要多耽,快走。”

凌氏三位王爷,挟着薛晟夫妇迅速离开大牢。

狱卒从门外回来。将牢门关住。似什么都没有发生那般。

牢房里。

西边角落,薛晟的三个儿子,醒来起身,长腿缓迈,信步踱出牢门。

为首之人,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冷若寒冰。

第二人脸容白净,身材瘦挑。

后来那位,冷冷硬硬,笑也不笑。

众名狱卒纷纷跪倒,“参见皇上。”袖子忙擦凳子、桌子,让为首男子坐下。

原来,正是凌烨宸、月下、邢掣主仆三人。方才出宫之后,径直赶到狱中,洒下迷香,挪走薛晟三位儿子,伏在昏暗一角。

邢掣问道:“爷,为什么要让七爷将人救走?来此难道不是为了将七爷抓个现形?”

原来,这几日,凌懿轩动用人脉,与典狱长碰面几次,若典狱长肯开牢门一盏茶功夫,便给他黄金百万,典狱长大为心动,正自动摇,却又心知薛晟非普通人犯,未敢轻易接纳钱财。

熟料,今日皇帝亲自进了大狱,要典狱长接下钱财,将门开得一隙。

凌烨宸垂眸一笑:“朕也是受人之托。”那人指的正是玉凝。心想:我无法违背母后之意,那便借七弟之手,网开一面吧。兴许,在得到凝儿的一瞬,我早已经罢手,将对薛晟的恨放下了。

指向劳房内,凌懿轩带来的两名昏睡囚犯,说道:“月下,你去,帮七弟将劫狱一事做的完美一点。”

嘴角微讽扬起:“七弟真的以为,朕发现薛晟无故消失,便无法追究么?他又真的认为,若我不松手,他能安然救下薛晟。”

月下说了一句‘是’。拿出化妆易容所有家什,走去劳里,将那两名死囚装扮做薛晟、三夫人的模样,竟看不出一丝破绽。

妥当之后,三人出大狱。

邢掣、月下问道:“皇上,可要回宫?”

凌烨宸看看天色,跃上马背,拉着缰绳,道:“朕需去往百里以外走一趟。”圈转马头,疾驰去了。

月下叹了一声,也跳上马背,说道:“邢掣,我需去往千里之外一趟。”

邢掣一怔,说道:“这…爷去给薛主子买糕点,你是去哪里?”

月下喝了一声‘驾’,朝南狂驰而去,马蹄直翻的灰土四溅,马鞭直挥得马臀道道血痕,可见心中急切不已。

一路疾奔,追出百余里,终不见双儿身影。望着日头已近西下,村落炊烟已起,黯然神伤,心想:我此生再也见她不得,望她有位好驸马,此生此世爱她守她。我便一生为奴为婢,伴在皇上身畔。从此与她各不相干。

——————————————————————————————————————————————————

玉凝于储秀宫榻上正歇息。

忽听得院外传来欢快的男子声音:“玉凝。”

玉凝心中一乐,说道:“是懿轩。”披衣起身,迎出门外。

“懿轩,你这两天去了哪里?怎么都不见你身影?”

凌懿轩听到玉凝语带关切,心中大感宽慰,心想:玉凝心中到底是记挂着我,我为她死也甘愿。拉住玉凝的手,柔声说道:“此事,说来话长,外面天凉,咱们进屋去说吧。”并肩步入屋内。

坐在桌边,凌懿轩将玉凝的两手紧紧握住,心中又是满足又是甜蜜,说道:“玉凝,两天不见,可有想我么?我时时都牵挂着你。此刻见你,比前天还要美好几分。”

玉凝一想,叹了口气:“我怎么能不想着你,仅有你是真心待我。”想起狱中父母,忽然难过起来,落了几滴泪,说道:“我爹妈待我也是极好的。爹爹那日若非鬼迷了心窍,怎么会…怎么会身落大狱,我只恨自己一介女流,不能左右什么。”

凌懿轩忙帮她拭去颊边眼泪,温声道:“你莫哭,我今天来便是要告诉你…”

话还未完,玉凝就道:“看看我,你来了我屋里,我却连杯茶水都没有给你倒上。”拎起茶壶,里面却无茶,说道:“冬儿,快快看茶。”

冬儿持茶进来,为凌懿轩、玉凝两人各倒一杯茶水。

凌懿轩似乎渴了,将碗中茶水一饮而尽,又自己倒上一杯,喝过还觉不够,便又吃一杯,竟连饮三杯。

玉凝见状笑出声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琼浆玉露,瞧你喝的多乐。”

凌懿轩擦擦嘴角,说道:“你给我的茶,可比琼浆玉露还要甘甜,不信你自己倒也吃上一口。”将玉凝茶杯拿起递到她手上。

玉凝挑挑眉,说道:“我却不信,当真那样甜?我天天都饮这茶,却没觉得甜呢。”轻轻啖了一小口。

冬儿慌张道:“主子,你别…”

玉凝蹙眉,见冬儿欲语还休,不解道:“冬儿,别什么?”

冬儿忙摆摆手:“没,没什么。”

玉凝没有在意,将碗中茶水小口饮尽,手帕沾拭嘴角。

凌懿轩见她白皙手指拿着罗帕擦拭嘴角的姿态,又娇美又羞怯,心中喜欢极了,痴痴看着她,说道:“玉凝,我看你一生一世都看不够。”见玉凝脸上一红,他柔柔一笑,又道:“怎么样,那茶,可甜么?”

玉凝想了想,“嗯”了一声,说道:“被你那么一说,倒真的比琼浆玉露还甜。”问道:“懿轩,你方才想说什么?”

凌懿轩说道:“我…”说他已将薛晟、三夫人送去安全之地的话还未出口,忽然就觉得下腹阵阵燥热,暖流窜起,身上滚烫起来。连呼吸亦都粗重了许多。

玉凝见他额头、脖间渗着颗颗汗水,双颊泛着红晕,慌忙问道:“懿轩,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手探向凌懿轩额头,惊道:“你的额头好烫。”

凌懿轩被玉凝一碰,额上一凉,心中大感舒坦受用,抓住玉凝的腕,猛然拥住她腰身,将她抱在怀里,说道:“玉凝,我…我好难过。”

玉凝一怔,正待要将他推开。忽然身体便软绵绵再无所依,体内阵阵热浪涌开,凌懿轩冰凉的衣料,也使得她心中快意不少,一时不愿松开,攥住了他背后的衣裳。

伏在凌懿轩肩头,喃喃道:“那茶水…”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端倪”↓↓↓更精彩哦!